「馬已今服」:上交所暫緩螞蟻集團上市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周二(11月3日)晚些時候,上交所發布公告表示,暫緩螞蟻集團在科創板上市。

公告稱,螞蟻集團原計劃於11月5日於科創板上市,“但因近日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及董事長、總經理被有關部門聯合進行監管約談,且螞蟻方面也報告所處的金融科技監管環境發生變化等重大事項。該重大事項可能導致螞蟻集團不符合發行上市條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因此上交所決定暫緩螞蟻集團科創板上市。

周一,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董事長井賢棟、總裁胡曉明剛剛被中國四大監管機構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保監會、中國證監會和國家外匯管理局聯合約談,引起大量討論與猜測。

馬雲等人被約談的具體內容並未得到披露,此後,螞蟻集團方面回應稱,“會深入落實約談意見,繼續沿著‘穩妥創新、擁抱監管、服務實體、開放共贏’的十六字指導方針,繼續提升普惠服務能力,助力經濟和民生發展”。

馬雲的質疑與北京的警告

這一切並非毫無征兆。近日,《金融時報》、銀保監會接連發表數篇評論文章,談及金融創新與監管等問題。

馬雲十月底曾在上海一個論壇上,質疑國際金融監管法例是否適用於中國經濟模式。

中國銀保監會消費者權益保護局局長郭武平周一(11月2日)在報章撰文指,螞蟻集團旗下貸款公司如“花唄”和“借唄”需要受到最嚴格的監管。他認為,這些金融科技公司有著銀行的功能,因此應該向其實施相類似的風險管理。

郭武平在文中如此形容:“金融科技公司侵害消費者權益的亂象更加值得高度關注。”他點名質疑“花唄”與銀行信用卡業務基本相同,但分期手續費卻較高,不符合其普惠金融的理念,“實際上是普而不惠”。他說金融科技公司往往對借款人“形成過度授信”,“與場景誘導共同刺激超前消費,使得一些低收入人群和年輕人深陷債務陷阱”。

另外,由中國副總理劉鶴領導的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也在周日(11月1日)提示金融科技業快速發展所帶來的風險,被外界視為北京對螞蟻集團此等企業冒起的警告。

目前正值中國人民銀行和銀行監管機構推出新的小額貸款草案,限制放貸公司必須持有最少50億人民幣(7.48億美元)注冊資本,才能在網上進行貸款業務。雖然草案沒有明確提及螞蟻集團,但近日中國部分銀行倚重螞蟻集團等小型貸款公司和第三方科技平台向消費者承保,當局憂慮中國經濟在疫情打擊下,銀行會面臨違約率增加和資產品質惡化。這份草案將開放公眾諮詢至十二月二日。

螞蟻集團由阿裡巴巴集團持有,本周四(11月5日)在香港上市集資344億美元,將成為全球最大型新股。它旗下擁有支付寶等多個網上金融業務,壟斷了中國的移動支付市場,同時提供貸款丶保險丶資產管理等服務。根據它的招股書,支付寶已擁有超過10億年度活躍用戶,至今處理的中國內地總支付交易額達118萬億人民幣。

“求錘得錘”?

關於馬雲等被約談和螞蟻集團暫緩上市的新聞引起中國輿論巨大關注。一時間,“馬已今服”成為了社交媒體的熱詞。

很多網友提到了馬雲10月24日在金融會議上的“驚世言論”,以及銀保監會消保局局長郭武平近期關於“掠奪性貸款”的表態。不少評論對中國當局的做法表示了肯定,指責螞蟻的“借唄“就是高利貸。

有網友批評馬雲,想要降低對金融科技的監管,“是太缺乏對風險的敬畏”。也有網友表示,馬雲所說的“當鋪式金融”格局太小,不利於中國”,尤其是在中美對抗的背景下。還有人嘲諷,馬雲是“求錘得錘”,或者稱 “這是馬雲修來的福報”(影射馬雲曾說996是福報)。

在知乎上,一位中國網友寫道,馬雲不要以為自己“too big to fail”。另一位則表示,“事實證明,螞蟻終究是姓馬,馬克思的馬”。

Phoebe Kong/王凡/楊威廉 (綜合報導)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