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汗海灣:石油富國的「現代奴隸」

世界走走 鍾巧庭
·6 分鐘 (閱讀時間)

中東國家阿曼的首都馬斯喀特(Muscat)。這裡的街景和其餘靠油氣資源致富的鄰國沒什麼不同,一棟又一棟摩天大樓在沙漠拔地而起,想必也令初來乍到的伊莎(Isha)目眩神迷。

27歲的伊莎來自非洲的獅子山共和國——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度之一,她飄洋過海來到阿曼,深信有一份收入不錯的餐廳工作等著自己;但隨著手中護照突然被奪走,伊莎對未來的美好想像全在那一刻戛然而止。

仲介搶走伊莎的護照後,將她塞進車內,驅車送她到一處民宅,並告訴伊莎:從今天起,她就是這戶人家的女傭。隔天凌晨5點,才抵達新住所數小時的伊莎就被雇主叫醒,命令她打掃房屋,準備送家中孩子去上學。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我不是為了這份工作來到阿曼,」伊莎向《衛報》表示:「仲介對我說,他已經把我買了下來,所以他可以拿走我的護照。我覺得很困惑,你怎麼能「買下」一個人呢?」

卡法拉制——全球首富國的外邦人

波斯灣六國——沙烏地阿拉伯、巴林、科威特、阿曼、卡達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於1981年共組海灣合作委員會(GCC),這幾個阿拉伯國度「富得流油」,公民往往享有令人稱羨的社會福利,並引入大量外籍勞工投入本地人不願從事的三K(骯髒、危險、辛苦)行業。

環顧GCC國家,家務勞動與建築業的從業人員逾9成由移工擔綱;以2022年世界杯足球賽主辦國卡達為例,該國以購買力計算(PPP)的人均GDP高居全球第一,但全國近三百萬名居民中,只有30多萬人是「真・卡達人」,其餘全是來自南亞、東南亞、非洲窮國的外籍勞工,阿聯酋、科威特的比例也差不多。

血汗海灣:GCC國家有多依賴移工?(風傳媒製圖)
血汗海灣:GCC國家有多依賴移工?(風傳媒製圖)

血汗海灣:GCC國家有多依賴移工?(風傳媒製圖)

在移工人數是本國公民好幾倍的人口結構下,GCC國家發展出卡法拉(kafala)制管理外籍勞工,黎巴嫩、約旦等鄰國也跟進採用。卡法拉制度由雇主擔任外籍勞工的「擔保人」,掌控移工簽證與合法身份的生殺大權,而不受地主國勞動法規管轄。

在卡法拉制實際運作下,雇主可以單方面決定、終止勞動契約,移工的護照往往被雇主扣留,不得自由轉換工作,甚至不能在未經雇主同意下離開工作場所,休假日、工時等基本勞動條件自然也難獲保障。

儘管遭受剝削的情形十分普遍,卻也無法尋求工會救濟,勞資雙方的權力關係完全失衡。若移工不堪虐待而成為非法「逃跑外勞」,則將面臨被遣返回國的命運。

儘管卡法拉制長年為人權組織所詬病,甚至批為「現代奴隸制度」,科威特、卡達也因「菲律賓女傭遭雇主殺害」、「籌備世足賽期間數千名移工客死異鄉」的勞權爭議,在國際壓力下著手改革部分規定,但法規改善與實際落實往往是兩回事。

東南亞移工常遭雇主剝削,圖為赴科威特工作卻遭雇主殺害的菲律賓移工德瑪菲里斯。(AP)

菲律賓移工喬安娜赴科威特工作卻遭雇主殺害棄屍於冰箱。(AP)

2018年2月,菲律賓女移工喬安娜(Joanna Demafelis)在科威特遭雇主殺害、棄屍於冰箱內的案件震驚全球,杜特蒂政府甚至包機「召回」科威特境內數千名菲籍移工,兩國外交關係一度陷入冰點。

她們為什麼來?為什麼想逃?

從海灣國家的角度觀之,來自海外的低薪移工填補了國內勞動力空缺;而貧窮和絕望則是移工被仲介半哄騙來到沙漠國度的原始驅動力。

剛從大學護理系畢業的迪亞(Dija)是伊莎的獅子山同胞,2015年,迪亞的伴侶被伊波拉病毒奪去性命,為了撫養兩人的女兒長大,她決定出國打拚——仲介介紹她到一家位在歐洲的醫院工作,月薪500美元(新台幣約14000元)、還有自己的公寓房間。

迪亞的仲介安排她先經陸路抵達幾內亞,飛往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再轉往馬斯喀特。迪亞當時不知道,阿曼就是這趟旅程的目的地。如今她在阿曼第三大城撒拉拉(Salalah)擔任家庭幫傭,「我登機時還以為自己要去歐洲......對我而言這裡就像地獄一樣。」

而在新冠疫情之中,千千萬萬個「伊莎」的處境愈發艱難:由於海灣產油國的經濟同樣因疫情重挫,許多雇主首先就苛扣幫傭的薪資,家事移工在封鎖令下坐困屋內,不只工時因此拉長,雇主暴力相向甚至伸出狼爪的案例也屢見不鮮,但發生在家門內的一切卻難以為外界看見。

月薪180美元(約合新台幣5100元)的伊莎說,她在雇主家中沒有休息時間,雇主不但會打她、甚至心情好才給她東西吃,她的手機也被沒收。在雇主連續欠薪3個月後,忍無可忍的伊莎決定逃走,但獅子山共和國並未在阿曼設立使館,無處可去的她最後還是被雇主尋獲帶回。

伊莎的雇主表示,如果她償還雇主當初付給仲介的1560美元費用,就讓她如願離開,但伊莎自然是付不起這筆錢,雇主選擇將她賣給新東家,「他說有另一個男人想要我去工作,叫我包袱款款跟著他走......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真的很想設法回到家人身邊。」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世界走走 想想台灣

如今在台灣,合法移工數量超越70萬人,靠移工撐起製造業、營造業、漁業、家庭看護等產業的半邊天,與前文介紹的海灣國家「卡法拉」制相對照,根據我國《就業服務法》,移工只有在取得原雇主同意或權益受損(遭毆打、欠薪等)的情況下,才得以轉換雇主,但後者往往舉證不易。

值得關注的是,在台20多萬名外籍家庭看護工並不適用勞基法,亦無專法保障他們的勞動條件,意即雇主要求外籍看護全天、全年無休也並不違法;前述仲介「掛羊頭賣狗肉」、雇主扣留護照、要求移工償還仲介費、施暴剝削等現象,同樣不時登上新聞版面。

當西方媒體將阿拉伯世界的卡法拉制形容為「現代奴隸制」,我們引以為傲的人權之島,在世界眼中是否也是移工的血汗之島?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熱血賽事的代價是他們的性命!卡達緊鑼密鼓準備世界盃,逾6500名移工喪生沙漠國度
相關報導》 為什麼不捲袖子就好?歐洲男性政治人物有志一同:接種疫苗要拍半裸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