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軍駐防多選廟宇 以免擾民

編纂者/胡故上將紀念集編輯委員會 作者/劉殿富
·6 分鐘 (閱讀時間)
1996年,各界於中山堂紀念胡宗南將軍百歲冥誕。(黃玉淇攝)
1996年,各界於中山堂紀念胡宗南將軍百歲冥誕。(黃玉淇攝)

「做一個今日的戰士,永遠要抓住現實,站穩腳跟,與天爭,與物爭,與艱苦爭,與錯誤爭,與強權暴力爭,以熱力推動時代,以心火點燃文明,這樣才能做勝利的事,做勝利的人。」

這幾句話,真是如雷貫耳,開啟了官兵終生為三民主義犧牲奮鬥的抱負,而以「鐵肩擔主義」一份子自居。

其次,主任更要求在場師生,要做一個堅強的戰士,必須先瞭解環境。主任說:「宇宙是一個大戰場,人類在戰場中做主角,在戰場中生活,在戰場中發展;好山脈,好河流都是戰場的佈景,好身手,好學問,都是戰爭的技術;一切計劃,都是戰爭的劇本,人類要想做戰爭中的主人,就要做一個堅強的戰士。」

戰鬥才能做勝利的事

接著又說:「要做一個堅強的戰士,必須要一切的思想、生活、精神、技術都必須與戰爭相配合,成為戰鬥的思想,戰鬥的生活,戰鬥的紀律,戰鬥的精神,才能適應戰爭,把握戰爭,推動戰爭。」

又說:「今天以戰場為出路,以戰爭為前提,惟戰鬥才能做勝利的事,惟戰爭才能做勝利的人。」

這一番講話,無形中又一次激發在場師生的戰志,又一次的做了全副精神武裝。

歷史使命與工作責任是奮鬥的指標

做一個堅強的戰士,首先應當知道你的歷史使命是什麼?你的工作責任在那裡。

主任曾具體的指出:「不要忘記,祖宗的遺產,交在你們身上;黨國的命運,握在你們手上;先烈的眼睛釘在你們頭上;你們必須把黨國的責任,擔負起來,而且不要忘記,痛苦的民眾,要你們去拯救;淪陷的山河,要你們去恢復;廣大的土地,無盡的寶藏,要你們去保障;幸福的國家,光榮的歷史,要你們去建設,去創造。」

講到此處,主任便大聲呼喚:「這是歷史的使命啊!」在這一莊嚴的召示下,在場師生無不動容。

談到工作責任,主任則另有一番新解。他認為在「無名」「無我」「下層」中才能真正找到自己的工作責任。他曾訓示學生「無名為大,爭責任不爭權威;無我為大,爭道義不爭利害;下層為大,爭貢獻不爭階級。」他懇切的說:「我們要爭的是做大事,而不是做大官」,「責任重於權利,什麼都可讓人,責任不可讓人」,這是何等光明磊落的訓示,自然,「無欲則剛」,而所向無敵了。

主任曾勉勵師生「做一個今日的戰士,永遠要抓住現實,站穩腳跟,與天爭,與物爭,與艱苦爭,與錯誤爭,與強權暴力爭,以熱力推動時代,以心火點燃文明,這樣才能做勝利的事,做勝利的人。」

聞者莫不刻骨銘心,永誌不忘。

做人要講人格 重道義

一般人都知道,主任為人講人格,重道義,不矜功,不伐能,謙以自牧,故部屬無不敬之愛之。但就一些學生的角度來看,主任的處世待人,確乎是嚴以律己,厚以待人,風骨嶙峋而仁心內向,他對於「人格」及「道義」兩字有其非常深刻的解釋。

主任說:「人格重於生命,什麼都可犧牲,人格不可犧牲,渴不飲盜泉之水,熱不憩惡木之蔭。」這就是「有所為」與「有所不為」之分野之所在。

對於道義兩字,主任曾經對學生們說過:「做人要有一種道義精神,所謂道義精神,就是不貪名利,不圖享受,淡泊明志,寧靜致遠;摩頂放踵,冒險犯難,捨己救人,捨身衛道;不背叛國家,不出賣夥伴,患難相扶,生死與共。」

「做人要沒有隱瞞,沒有污點,像日月一樣的光明」,以這種「道義精神」,要求到一個堅強的戰士身上,可謂既高明且又合中庸之道,非但不苛,反覺至當,尤以戰場中為然。

前方生活士兵化 後方生活平民化

主任一生廉介,日常生活,除一襲軍衣之外,從來不治生產;行軍駐防,也多選廟宇、祠堂,以免擾民,為眾人皆知之事,平生尤不喜歡自我宣傳,從不招待記者,當十五期學生畢業時,請求發一張照片,印在同學錄上,也遭婉拒;直到今天,在同學錄上還沒有一張主任的照片。其律己甚嚴,在簡樸、規律,乃至苦修方面,無不力求臻於至境,不能不令人望而起敬。七分校地處西北,生產比較落後,經濟發展自然不能與沿海或內地各省相比,生活條件本來就差,主任教誨我們曾說:「一個革命軍人,應戰勝敵人,並應戰勝自然。」他曾這樣的說:「今日的英雄,是從群眾生長出來的,並非由天上掉下來的,所以要做到前方生活士兵化,後方生活平民化。」「要以身作則,實行新生活規條。」「日行百餘里,背負三十斤,一切自己來。」「燒餅、油條、高粱麵、小米稀飯,是上等的伙食,粗布衣,麻草鞋,是我們上等的衣冠,茅屋土坑、窯洞硬板,是我們美麗的住室。」(見主任講詞「今日的戰士」。)

七分校就在這種環境與這種教誨與陶鑄之下,教育出來了成千成萬,為國家民族犧牲奮鬥的青年戰士。就我親身體認,七分校學生,因補助副食,曾利用假期,走上終南山麓砍柴,曾利用空暇,整修窯洞,除濕土坑,以實踐「戰勝飢餓,戰勝寒冷,戰勝自然。」我們到今天還可以發現七分校畢業的同學,服務於任何單位,其吃苦精神,總是不落人後,都是由於胡主任的這種教誨所陶鑄鍛鍊而成的。

無限感思

主任胡公,是良將、是國士,是教育家,就一個學生的角度來思念胡公,真是既哀思又感恩,此次胡公百年冥誕徵文,我起筆較遲(不在國內),匆匆應命而又思靈萬千,且不知從何下筆,但既執筆,又處乎今日之環境,真是感慨萬千。但望胡公在天之靈仍能如生前之追隨領袖蔣公總統,蔭庇當前之國家民族父老同胞,度過艱危臻於太平。是所至臻。今胡公之正氣已與天地之正氣合一。而惟「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是祝。

作者係七分校十五期畢業,從事政戰工作多年。劉殿富(民國八十五年撰)(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