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異想遇見詩人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圖/鄧博仁
圖/鄧博仁

街頭異想遇見詩人

1

街頭,處處孤危與悚慄

我卻看見詩人周夢蝶自孤峰頂上

走到街頭

車流靜默,自動轉彎

2

在華西街某巷,某個新刷油漆的

門,仍有詩人洛夫的時間之傷

無法消失

3

我一再駐足的街衢盡頭

能聽到詩人楊牧讀詩的聲音

成排越過頭頂

4

街頭成排的老屋瓦片,不知要啣走

哪一片已長了青苔的心情

我看見燕子停在半空中,

叩問詩人曹馭博

5

詩人醫生陳克華、陳牧宏…

從醫院走出來

脫下白袍的眾詩神裡,

哪一位會變身成野獸

對著你展示一種痛楚和血痕?

6

詩人零雨穿行而過那些虛無的巷弄

像一件膚色的雨衣

潛匿,溶入雨中

7

被斜切過的一條不尋常之街

我瞥見詩人夏宇兀兀地,迂迴地

倒退著走

8

秋季,詩人鄭愁予又駐足布朗街西坡

那條街串連了連天大火

我在這街的東坡睜開了黑眼睛

9

希望就在那裡,但是希望究竟是什麼

就像我呆呆看著

詩人顧城無法通過街上跳舞的陌生

人群

10

一個聲音從街的轉彎處傳過來

詩人林泠把聲音接住

但她是不繫之舟,流走了

11

站在一座無法投遞信息的街城

詩人嚴忠政說:這裡每一條街

都是貓的

鼠輩不會消失,只是成為竄逃的光

12

走在花蓮街頭

詩人陳黎把每一條街都咀嚼

成一條口香糖

反覆咀嚼,就成了他的詩

13

也許我曾在淡水一條

被封印被消音的街道上

看見詩人許赫大叔的囚衣身影

像斑馬線一樣

讓人民生活的腳步安全走過去

14

一九八四那一年

詩人林彧踩下日本大阪最清冷的

一條街之後

再也沒有任何一條街更冷清了

15

詩人顏艾琳在街的那一頭

用日光,這把快速的刀,

將自己的身影

切得跟英國畫家格里姆肖的黃昏一般輕薄

16

那不就是詩人林群盛設計的

街道限制標誌嗎?

「前方有悲傷.減速慢行」

「禁行憂鬱」「注意寂寞」

「笑聲限制99%」等等像詩一樣風行

17

那年到台北,我特地想像

跟著詩人向明的腳步

自青青子衿至健壯中年至老態龍鍾

猶在每日

行走的那一條筆直的「仁愛路」

18

光從右街來過又到左街去了

深情拂牆的詩人陳義芝仍在牆裡

沒走出去

後來只見牆上一件青衫隨風晃盪

19

詩人瘂弦背後的佛羅倫斯街道晃動著

晃動著的行人都肖像般的踩著行板

走來

工作、散步,仍然向路過的壞人致敬

20

詩人哲明的白色倉庫書店,就在

街尾,你會看到周圍有許多「廢屋」

潮溼的憂鬱裡,有種木樨花的本質

21

詩人喵球走在陰天的柏油路上

跛著的步履,觸怒了人孔蓋

致使所有的車,都在躁動

22

透中晝的橋南老街,風微微

我聽見詩人王羅蜜多邊走邊唸著

台語詩

他的聲音讓午睡的老街都睜開了眼睛

23

每到選舉之際,大街小巷開始顫抖

詩人方群,用不押韻的現代詩語言

描述了選舉免疫不足症候群的街景

24

我與詩人敻虹相遇於一個

像地中海的城鎮

街道像白色的飄帶一樣,

深入大肚山下的煙靄,

此時眾弦俱寂,都走向街尾的燈暈裡

25

台中舊城區是詩人李長青漫步的場域

每次深夜談完了詩,他那淡去的履痕

就被不眠的街巷收藏了下來

26

整座城市的街道上充滿彩色的兩傘

許多淋雨的年輕詩人一起走過

唯獨詩人余小光選擇裸身而成為

透明人

27

我們經過的街,反覆備註的街

以及詩人達瑞的街,已往街道蔓延

遠去的方式是不是該就此道別

28

詩人孟樊走入後現代的街道中,發現

重慶南路上那一群文青都低著頭

專注滑手機

早就一吋吋把書香都滑到不見了

29

好久好久以前我在街頭,看見

詩人蘇家立向一根半透明的電線桿

祈雪

無奈黎明前,天空凜凜地

飄落了他自己

30

不再面對一屋子沉默的家具

詩人朵思望著暈眩的城市街道上

灰燼般一握便碎的寂寞,

如何撿得完?

(註:本組詩裡的部分詩句,引用自詩作中的詩人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