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福部莫要草菅人命

·3 分鐘 (閱讀時間)
(資料照片,王遠茂攝)
(資料照片,王遠茂攝)

國內疫情升高,疫苗的採購與施打成為國人關注的焦點。須知,至少要有6成的國人施打疫苗,才能達到群體免疫的最低標準。然而,目前我國僅有約38萬人注射疫苗,疫苗注射率僅約1.6%,在國際間可謂後段班中的後段班,不禁令人為政府在疫苗採購的牛步感到緊張。

衛福部之前宣稱,由於對岸干擾,所以我國疫苗採購頗為困難。有鑑於此,民間團體基於共赴國難的心,乃各顯神通,先是國際佛光會買到50萬劑嬌生疫苗,再來鴻海創辦人郭台銘也宣布買到500萬劑輝瑞BNT疫苗,一時讓國人頗為振奮。不料,衛福部態度一周數變,從反對、贊成、開放輸入,又改成必須由中央政府統一購買,令國人深感困惑。回想當初AZ疫苗進口時,政府透過緊急授權,讓疫苗抵台之後7天即可施打。如今民間幫忙引進在國際更獲肯定的疫苗,政府卻不願意比照辦理,這顯然已經違反平等原則,而屬違法。

進而言之,民間採購疫苗贈送政府並不是沒有先例可循,早在2007年,王永慶先生即曾透過王詹樣社會福利慈善基金會捐贈肺炎鏈球菌疫苗給政府,當時的衛生署副署長就是陳時中!從2007年到2018年,政府共受贈115萬劑疫苗供75歲以上老人施打。同樣是民間捐贈疫苗,沒有緊急疫情的肺炎鏈球菌疫苗捐贈,政府全力配合,有緊急疫情的新冠肺炎疫苗,政府卻百般阻撓,不知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原因?

此外,面對每天兩位數增加的死亡人數,衛福部宣布已經採購1000萬劑疫苗,這頗令國人振奮;但是細看才發現,這1000萬劑居然都是國產疫苗,而且尚未完成第二期測試。須知,高端疫苗目前還在二期未解盲,第一期的人體實驗數只有45人次,第二期也只有3700人;聯亞的相關數據更是不明。相對於此,輝瑞BNT疫苗、莫德納及嬌生疫苗,都是經過臨床試驗第三期才獲得美國FDA的緊急授權,受試者人數並分別達到4.4萬人、3萬人及4.4千人的數據;AZ疫苗的臨床試驗第三期的受試人數也近2.4萬人,才獲得歐盟緊急授權。衛福部放著有國際認證、進行數萬人三期測試的嬌生及輝瑞BNT疫苗不開放進口,卻去採購尚未完成二期測試,更無國際認證的國產疫苗,難道是把國人都當成本土藥商的實驗對象?

須知,衛福部是藥商的監督機關,衛福部有義務為國人的健康把關。尤其,一般藥品在完成第二期測試後,有近半數都無法通過第三期測試而取得藥證。本土藥廠畢竟是私人企業,不是國營事業,販售疫苗所得並非歸入國庫,而是進入各該企業股東、董事、經理人的私囊。政府採購未經國際認證,也沒有完成第二期測試的本土疫苗,不僅違反平等原則,更有可能涉及圖利罪。

人命關天,防疫如救火;政府應盡速開放民間採購嬌生及輝瑞等國際疫苗進口,以求早日達到6成民眾施打疫苗的最低群體免疫門檻。切莫為了本土藥商的私人利益,而犧牲國人的生命及健康。(作者為律師、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副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