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當笨蛋也要拚 30歲金融新貴變身世界寶石切磨冠軍

今周刊

撰文/今周刊 陳柏樺

翻開最新一期美國寶石切磨協會會員刊物,公告了2017年競賽排名,Novice(初學者)等級,一連好幾個Taiwan字樣,很令人振奮,也令人好奇,冠軍胡乃尹究竟是何方神聖?他的子弟兵為何都能有傑出表現?

俄羅斯籍的國際知名寶石切磨師Victor Tuzlukov  2016年看到胡乃尹的作品,就認為技巧已與他相當,差別只在經驗。這位備受大師肯定的後起之秀,今年剛滿30歲,即使身著西裝外套,看來仍顯得年輕,但初次參賽,就以98.98的高分奪冠,成熟的技巧可是無人能敵。

更真實的是市場價格,在得獎前,胡乃尹切磨的藍寶石動輒以上萬美元成交,「我去展會找原礦,切磨好再po(發表)到Instagram,很快就賣掉!」胡乃尹的口吻自信但不驕矜。他解釋,靠切磨技巧可以創造升值空間,從原礦到寶石可翻幾十倍,也因此,拿到國際獎項的切磨師,每小時報酬上看200美元(約新台幣5800元),而每顆高端寶石切磨時數是從2、30個小時起跳。

或許有人會說,胡乃尹不過是參加了賽事最初級,值得大書特書嗎?其實,依據國際高端寶石切磨的賽事規則,所有切磨師都必須從初階一路往上挑戰,胡乃尹的作品雖已受市場肯定,但去年才將切磨師當作正職的他,參賽仍必須由初級開始,因此才會與他培訓的學生同台競技。

從金融轉戰工藝
苦學四年出師  徒弟最老70歲

高端寶石切磨是相對商業寶石切磨的技法,商業切磨為維持重量,抬高價格,較少考慮寶石切面與光學;加上商業切磨全憑經驗,沒數值依據,寶石切磨後,保留原礦20%到35%的重量,就算合格。

高端寶石切磨則是透過精密計算,將原礦做最大程度利用,切磨時注重光線在寶石內部的折射、反射,讓寶石看起來更耀眼,保留的重量則從20%到80%不等。高端寶石切磨完工後,即使未鑲嵌成珠寶首飾,也堪稱藝術品。

切磨師若自認深諳各種寶石特性,並累積豐富經驗,可參加美國寶石切磨協會與澳洲機構舉辦的賽事;若獲得佳績,不僅是國際認證,更會成為精品珠寶品牌獵才的對象。

今年賽事的全球徵件,僅收到43件作品,其中6件來自台灣。過去台灣也曾有人參賽,但未獲獎,胡乃尹拜師學藝四年就奪冠,絕非僥倖。

企管系畢業的胡乃尹,待過壽險業與外商銀行,2014年,他在服務高資產客戶時,為了解客戶的嗜好而學習翡翠相關知識,也向業界知名的切磨師學寶石切磨。

後來他認識一位盤商,對方覺得他技術不錯,給他一批石頭練習,「成品一半還給盤商、一半自己留著抵工錢。」胡乃尹說。但這場「代工」經驗讓他磨出興趣,2017年初決心辭去工作,把興趣當飯吃。

去年,胡乃尹飛到南非約翰尼斯堡,深入礦區,在掮客帶領下,拜訪國際寶石鑑定機構ATG的創辦人Arthur Thomas。這位80歲的鑑定大師不停獻寶,秀出他發現、命名的珍稀寶石,讓胡乃尹收穫滿滿,買回不少珍貴原礦。

半路出家的胡乃尹,如今被他的學生、珠寶設計師協會理事莊天一形容「根本是『虐』(欺負)所有參賽者」,除了水準高出太多,學生個個年紀都比胡乃尹大,最高齡的甚至年逾70,還有開業60年的珠寶店第二代老闆也找胡乃尹上課,第一堂課就飯也沒吃地坐了13個小時。

「強迫症」般地專注
長工時持久戰  備行軍床小歇 

為什麼大家如此信任這位年輕人?眾人看到的不只是胡乃尹的傑作,更是他每天15小時的苦功與研究精神。

「我非常享受磨石頭、與自己獨處的時間。」胡乃尹說因聚精會神,體力消耗快,每4個小時必須休息,他在身旁放了一張行軍床,一躺就睡,睡醒繼續磨,每天從早上9點到晚上12點,一周7天不休息,「我敢講我是切磨大師,是因這樣的工時和專注力。」

想做一件事,就通盤了解它,胡乃尹形容自己有「強迫症」。寶石設計圖上滿紙的數字,記載硬度、折射率、切磨角度、刻度、長寬比,胡乃尹每一項都要弄懂,台灣資訊相對少,他自己上網找,練功過程中遇到看不懂的,他寫信給美國協會詢問。

由於先前所學的技術,已落後國際將近30年,胡乃尹在收到美方回信時,才發現自己在高端切磨這一領域,根本還不算入了門。「收到回信時像被羞辱,被老美質疑『真的是高端切磨師嗎?』『該不會看不懂圖吧?』」胡乃尹苦笑說,回信內容讓他覺得自己問了很土的問題,「被當笨蛋,我氣到下決心研究到透徹。」

跨足產業研發
特製「必勝」磨盤  幫小廠翻身

這也間接催生了胡乃尹與學生們大獲全勝的祕密武器——磨寶石用的磨盤。胡乃尹卯起來研究,不僅技術,連器材也要搞懂,經歷了六輪測試,打造出「冠軍磨盤」,「穩定性好,可以彌補經驗的不足,提升10年、20年功力。」珠寶設計師協會常務監事楊其昌如此形容。

一片好的磨盤,細藏幾百項專利,胡乃尹找上專做晶圓片磨盤的廠商,開發鑽石硬度(莫氏硬度十)以下都能切磨的磨盤,將原本只適用於固定硬度、材質的磨盤,升級為除了鑽石以外,全部有色寶石都能切磨的全方位磨盤。

「磨盤是由粉末加熱後固化,調整磨盤狀態就像調整鬆餅的配方,配方不同,口感就不同,可以很粗,也可以很細。」胡乃尹比喻道。

胡乃尹調出的配方,經製作的中國廠方測試,磨寶石效果非常好,中國廠商便自行量產,一個月賣出500多片。胡乃尹說,由於大廠不願接小訂單,製作時才找很小的廠商,沒想到意外讓小廠翻身,「原本廠房用租的,現在已直接買地蓋新廠!」

磨盤也是胡乃尹想幫助台灣產業升級的利器,「泰國、印度等寶石集散地,因為追求『量』,所以切磨師較有經驗;但我們的優勢是看數字,若沒有數字,可能要花五年養成手感,會看數字,只要五秒鐘把磨盤刻度調好就能做到。」

研發磨盤後,胡乃尹還想進一步開發MIT的寶石切磨機台。他解釋,從國外買機台運費太高,後續保養、維修也很麻煩,台灣本有製造精密機械的堅強實力,為何不能「台灣製造」?於是他憑藉自己對高端寶石的了解,再借重學生劉佳誠機械方面的專長,花8個月共同開發出第一代機台。

設備到位,接著要讓訂單找上門,「台北業界的切磨師,少到一隻手就可以點完,而且年紀都在60歲以上了。」胡乃尹說,這些老師傅工作量大,各家銀樓要修的寶石都在排隊,能找老師傅出手的,若非交情夠,就是價碼高。如今藉國際賽讓一批切磨師獲得認證,不僅接班有望,更可望吸引國際市場注目。

從金融轉戰工藝,再踏進研發領域,胡乃尹坦言是走上不歸路,「去做別人看來愚蠢、瘋狂的事,但看到眾人於國際發光,算是慢慢有所回報!」

 

你可能也會感興趣》

從愛馬仕、LV透視客戶!金牌超業靠觀察賺進千萬年薪 
貴10倍也熱賣!!10人團隊做出血壓計界的法拉利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