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變.重生.九二一】快遞20年的鐵便當 邱慶禧從溫飽送出長照體系

蕭照平採訪


【裂變.重生.九二一】快遞20年的鐵便當 邱慶禧從溫飽送出長照體系
【裂變.重生.九二一】快遞20年的鐵便當 邱慶禧從溫飽送出長照體系

1999年的九二一地震,不僅帶走許多人的生命也震出不少人新的人生方向,設立南投縣生活重建協會的邱慶禧就是其中一例。為了災民的溫飽,邱慶禧開始送便當,這一送就是20年,如今這便當的意義,不僅是溫飽也是對獨居孤老的一份關懷。邱慶禧更把這個「便當精神」延續到長照服務,如今生活重建協會已經是同時有A、B、C級的長照體系。#請聽蕭照平專題報導#

2000人的福龜村 長照ABC級通通有

靠著九份二山,向著九九峰,這裡是南投縣國姓鄉福龜村,轉進長壽巷裡,一條2米半的產業道路被果園包圍,早上9時不到,巷口那棟不起眼的小木屋早已人聲鼎沸。

現場音:『(原音)蹦蹦跳跳每天一小時,所有藥物不用服,每天早晚各一次,健康天天有進步......』

六、七十歲的阿公阿嬤魚貫到小木屋來報到並跟著大螢幕上的影片跳起律動。這裡是南投縣生活重建協會的長照據點,提供行動自如的阿公阿嬤聯誼的重要教室。陪在旁邊的照服員戴彩伃就說,其實這些阿公阿嬤很愛上台表演。她說:『(原音)表演要上台,我都會錄影錄影後,結束後,放給他們看,他們就是會覺得自己很厲害、很有成就感。』

而教室角落的塑膠拉門,早已關不住後面傳來的飯菜香,拉開門,只看到廚工忙進忙出,這邊切紅蘿蔔絲、那邊翻炒雪裡紅,因為要趕在10時半前,送出120多份的中午便當。社工余維聖還說,當中最遠的可是在30公里外。他說:『(原音)應該是北港梅子林那個,應該過去就30公里了。』



南投縣生活重建協會的中央廚房,除了提供日托中心與據點長輩食膳外,也肩負起周圍村里高齡長輩的午晚餐責任。(蕭照平 攝)

另一頭的日托中心也沒閒著,雖然這裡的阿公阿嬤手腳不方便,但第一堂的經絡按摩課,早已經開始。社工謝馨慧說,動動手腳不僅可以延緩失能失智,還能愈動愈健康。她說:『(原音)家屬很常回饋給我就是說,長輩來這後笑得很開心、變得很活潑、很有活力,這是很感動的一件事。就是我們的照顧其實都是有意義的,而且這些失能、失智長輩來這,其實都有延緩,所以他們就會覺得這是很棒的地方。』

2,000人左右的福龜村,竟同時有著長照A、B、C級的長照體系,且服務人員更領有專業執照,其服務範圍更是擴大到整個國姓鄉,而撐起這個長照體系的就是南投縣生活重建協會。


南投縣生活重建協會的日照中心,安排外師課程與中心長輩互動。(蕭照平 攝)


協會據點,提供社區身體健康、行動尚能自理的長輩聯誼交流。(蕭照平 攝)

要掛號簽收的鐵盒便當 一送就是20年

南投縣生活重建協會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它的孤老送餐服務,因為這個鐵盒便當可是一送就送了20年。

1999年九二一大地震,位在爆炸點旁邊的福龜村也是重災區,雖然災後幾天有慈善團體來送餐,但很快就斷炊。當年36歲的機車經銷商老闆邱慶禧就帶著鄰居在福龜國小埋鍋造飯,先替倖存的村民圖個溫飽,沒想到這一做就是20年。

這口飯吃了20年的86歲林文龍老爺爺直說,這口風雨無阻的鐵便當真的是「おいしい」。他說:『(原音)下雨也是拿來給我們吃,寒流還是大熱天都是一樣,熱天滿身汗,雨天就是穿雨衣也濕漉漉地送來我們家給我吃。』


受南投縣生活重建協會送餐照顧的86歲孤老林文龍先生。(蕭照平 攝)

主張不外購、買菜送餐自己來、堅持搭中央廚房包便當的邱慶禧,除了是南投縣生活重建協會理事長外,也是福龜村鐵盒便當的推手。邱慶禧說,九二一那時送的是溫飽,現在這顆要掛號簽收的便當,送的則是對長輩的噓寒問暖。他說:『(原音)透過這個便當一定要簽收,所謂的簽收就是一定要看到長者,跟他聊天、看他身心靈狀況健不健康。送便當意義是在那裏,所以我的便當不是溫飽而已,還有溫暖、探視跟教育。』

既然要送餐就要合胃口,協會透過社工將每位長輩的用餐喜好、疾病注意事項,通通貼在廚房裡。處理送餐服務的社工余維聖坦言,國姓鄉沒有可以全年無休又要客製化老人便當的餐飲店家,所以這項從九二一開始的服務就一路走到今天。他說:『(原音)上面還有寫說,他是否有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我們就會知道他什麼是不能吃的,還有註記有些個案不喜歡吃海鮮、茄子、紅蘿蔔這些,我們就會挑掉、不讓他們吃這樣。』


南投縣生活重建協會送餐服務的中央廚房正開始打包飯菜。(蕭照平 攝)

儘管路程遠還有山區野狗會咬人,但長輩溫暖的回饋其實就是延續20年的主要動力。從九二一一直服務到現在的廚工兼送餐員劉媽媽就說,20年前遇到宛如世界末日的大地震,10年前娘家親人又是八八風災小林村的罹難者,讓她覺得人生不用太計較,只要用感恩的心來服務社會。她說:『(原音)經過九二一那種創傷後,那種感覺體會,覺得真的要有很感恩,因為我們現在還好好的,要很感恩的心態。』



南投縣生活重建協會廚工劉媽媽。(蕭照平 攝)

九二一撼動了山谷 也轉了邱慶禧人生路

其實邱慶禧跟劉媽媽都有著一樣的心情,從埋鍋造飯到社區長照重要據點,從機車經銷商變成社會福利機構負責人,他自己也沒想過人生會走到這一步。「走過勞倦折磨與掙扎,卻從生命的沉痛點滴,築出貼近上帝的階梯」愛爾蘭作家王爾德這段話,正好可以作為邱慶禧的註解。

26歲事業正一帆風順的邱慶禧,為了幫助警察抓捕槍擊要犯,左腿中彈,領了一張身障手冊;36歲遇到九二一地震,那一夜看見年輕機車行師傅七孔流血的死狀,讓他體會生命的脆弱與無常。他說:『(原音)拿起修車工具會流眼淚,你看自己的師傅七孔流血,那種畫面還在腦海裡,這在心中是觸景傷情。』

於是當災後進入重建階段,邱慶禧便擔任起福龜新展望工作站的首任站長,協助搭建組合屋、自掏腰包請地方媽媽做便當,過程還因為中央補助款出了文書問題,被迫拿房地產抵押貸款、墊付開銷。問他為什麼負債也要幫助鄉里,邱慶禧淡淡地說,萬般帶不走。他說:『(原音)我覺得死也帶不去,我往生者送了這麼多,那一甕永遠裝不滿,人生真的沒有什麼,就這樣而已。』


南投縣生活重建協會理事長邱慶禧 (蕭照平 攝)

「人最怕比較跟計較,而是要相信自己內心的教」這是邱慶禧的座右銘,一種相信務實回饋的信仰,讓他挺過39歲罹患膀胱癌第3期的噩耗,因為癌症讓邱慶禧堅信,他必須用回饋來回應僅剩的人生,所以自家土地、當年槍傷撫卹金、癌症壽險理賠金、2017年得到「兩岸三地愛心獎」的10萬美元都一一捐給協會。

邱慶禧從務實裡看見社區需求,於是在送餐服務外,慢慢加上日托、日照、居家服務、送終等長照服務,未來還規劃要興建養老機構,他就是從災難中體會到,希望這塊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都能好好活著、安心老著。


南投縣生活重建協會為日托中心的老人備餐。(蕭照平 攝)

重建協會顧在地老化也向青年招手 啟動愛的接力賽

九二一地震20年了,福龜村依舊在山間裡安身立命,不同的是,因為邱慶禧的重建協會,讓國姓鄉的孤老長輩有了更多關懷與照顧;而在地的中年婦女及青年也因為協會的服務,有了留鄉、返鄉的工作機會,例如據點的廚工、協會的社工、居服員等都是在地或鄰近鄉里的中年人跟年輕人,他不僅顧了老一輩,也滋養了青壯世代。

邱慶禧就以地方一位60歲阿嬤的故事為例,強調他念想的在地循環願景已經有了初步成果。他說:『(原音)一個60歲的阿嬤,從九二一後考了5張證照。這5張有居家證照、丙級廚師、志工還有送便當的機車駕照跟陪同就醫的汽車駕照,所以這5張證照,一個國小畢業60歲的阿嬤還會苦讀通過考試才能成為專業照顧者,現在也是我們據點的服務個案。所以在國姓鄉里,你會發現,我們做的事情是非常有意義。』

九二一地震震塌了國姓鄉,不願離開家鄉的邱慶禧就從一個便當開始給了家鄉重生力量,20年過去了,邱慶禧的便當已經不再是當年的救災便當,而是發展成社區長照體系的一環,進一步也留住年輕人投入在地服務,這不僅是在地老化跟在地發展的真實故事也是一場愛的接力賽。


南投縣生活重建協會的日托社工與長輩互動。(蕭照平 攝)

 

原始連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