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偉專訪三】創刊猶如王子復仇記 愛恨都是黎智英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在《壹週刊》你沒辦法去想這件事情。《壹週刊》對我最大的影響就是『斷』,我在《工商時報》建立很多好朋友的關係,等到《壹週刊》非斷不可,我對朋友能做到最好的事情,就是這件事情如果是真實發生的,我讓他能夠充分說明,如果他放棄說明,那我也沒辦法。」「這樣的人八面玲瓏,長袖善舞,當男人不當立委、當女人不在酒家陪酒實在是太可惜了。」《壹週刊》的老同事謝忠良戲謔地吐槽他:「他沒有敵人的,被他寫過的人會跟他互相拉攏,他太擅長把鬥爭的舞台當友誼的平台了。」

王子復仇3個月即就緒

2016年5月31日壹週刊15年社慶,他在這一天黯然離開,「黎先生現在對紙本重燃信心,《蘋果日報》的紙本做大幅度改版,但那時候他對紙本是很灰心的,他對《壹週刊》的要求是做最大幅度縮減,要我把那些資歷最深、年資最高的砍掉,這些人都是我找的,黎先生跟我開這個口,其實也是要我離開的時候。」

黎智英(左)與裴偉(中)借由《壹週刊》改變台灣媒體生態。(聯合知識庫)
黎智英(左)與裴偉(中)借由《壹週刊》改變台灣媒體生態。(聯合知識庫)

他沒法背棄朋友,一群人被他從《明日報》帶到《壹週刊》,再從《壹週刊》帶到《鏡週刊》。他5月底離開,8月宣布創鏡傳媒,10月5日《鏡週刊》創刊,外界說是王子復仇記,挖角老東家財經組、人物組、社會組、調查組人馬,是一組一組的,簡直抄家滅族了。你是要置對方於死地嗎?「我只是要保全那些我帶來的人。」你一直講黎智英,但後期紙本銷量下滑,你難道不用負責?「我是總編輯,也是社長,有這樣的聲音我也承受。」整個8月,他一邊挖老東家牆腳,同時還上陽明山黎智英家中把酒言歡,事後,黎智英還在專欄發文:「裴偉能幹,一直是台灣《壹週刊》的好老闆,受同事愛戴,是我的愛將,既然米已成炊,我只好祝福他。你是寶劍,不用怕。」2隻老謀深算的狐狸,好聚好散,維持表面的和平。

他說自己在《壹週刊》斷了人脈,但創社卻有通天本事募到8億元資金。資金哪來?可有中資?「沒有。」他斬釘截鐵地說,那股東成員為何?「我們股東很多,他們都很低調。」他不想談論金主身分,轉身端出自己篆刻的印章,一下子鑽進廚房弄茶燻鯧魚大秀廚藝,抱怨他未免太閃躲,他說:「我是媒體出身的,我知道你要問什麼,所以就會閃。」

《壹週刊》時期,裴偉說他在辦公室等簽樣的空檔都在刻印章。圖為他刻的飛天。
《壹週刊》時期,裴偉說他在辦公室等簽樣的空檔都在刻印章。圖為他刻的飛天。

 

讓生活過得快樂很重要

不談台灣媒體風起雲湧,只說自己最喜歡的一枚閒章「停雲」:「雲停才會有雨,我喜歡雨,這件事情跟我住在基隆暖暖有關,暖暖一年到頭都在下雨,《易經》說密雲不雨,凡事弩張到烏雲密布,雨卻下不來,是最不好的狀況,該下雨就下雨,很多事情才有緩解,像柯波拉的電影《現代啟示錄》,最後一場戲用大雨來解決,我常常追求那個解決,所以我會刻『停雲』,雲停就一定要有雨,一定要有個結果。」

 


更多鏡週刊報導
【穿西裝的人番外篇】他經營媒體如園藝 定期裁員、強制修剪花開更美
【穿西裝的人番外篇】影響裴偉最深的人,除了黎智英,還有他…
【裴偉專訪一】本來穿西裝是為了出席記者會 後來穿西裝是為了上法庭

紙媒環境艱困
傳出財務惡化 17.9億賣樓了
壹傳媒賣地 黎智英鋪路退出台灣
不敵虧損!《爽報》出版停刊號收攤
楊照:黎智英對我來說 一直都是個謎
紙本轉戰網路 學者:成敗都商業主義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