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莎士比亞偷渡BL新招 《揭大歡喜》玩性別辯證

項貽斐
·3 分鐘 (閱讀時間)
電影《揭大歡喜》改編自莎士比亞的經典喜劇《皆大歡喜》。(海鵬提供)
電影《揭大歡喜》改編自莎士比亞的經典喜劇《皆大歡喜》。(海鵬提供)

由陳宏一、魏瑛娟共同執導的電影《揭大歡喜》改編自莎士比亞的經典喜劇《皆大歡喜》(As You Like It),也是台灣電影中難得一見以莎劇為創作靈感的作品。不過畢竟莎劇與台灣觀眾有時空距離,改編時需要創意、也得克服難題。

該片背景為數年後的台灣,無論男女角色全由女演員上陣,產生層次豐富的性別辯證;保留原著人物關係、主角名字與經典台詞等,創意獲鹿特丹影展「大銀幕競賽」入圍肯定。

資深劇場導演出身的魏瑛娟導過莎劇改編的舞台劇、寫過莎劇論文,她表示,「《皆大歡喜》裡,女主角羅琳反串成男生冒險進入森林尋找父親,其實是尋找自己;而森林更是相較於宮廷的世外桃源,象徵烏托邦,這兩點都很吸引我。」她也指出,劇中的女主角羅琳是莎士比亞作品中很重要的人物,幾乎所有莎劇學者都會論述,這讓她對改編《皆大歡喜》更有興趣。

18世紀中葉英國畫家Francis Hayman繪製的莎劇《皆大歡喜》舞台表演場景。(翻攝自維基百科)
18世紀中葉英國畫家Francis Hayman繪製的莎劇《皆大歡喜》舞台表演場景。(翻攝自維基百科)

陳宏一也透露,當時曾想與知名攝影師杜可風合作,對方獲悉改編莎劇的構想後,覺得很興奮,因為亞洲電影很少有這種嘗試。儘管後來杜可風因時間問題沒辦法參與,但他的一番話卻讓陳宏一想把握機會,放手實驗。

為把400年前的故事搬到現代,陳宏一改編劇本之初即面臨層層關卡,「莎劇很多改邪歸正、一見鍾情的安排,現代觀眾可能覺得荒謬、刻意,如何轉換成電影,並保留原著精神,是個難題。」陳宏一與另兩位男性編劇花了快一年改編,一修再修,將時空設定在近未來的台灣,確立全片世界觀,但某些部分始終無法突破,因此請原本旁觀的魏瑛娟加入。

偏愛性別議題的魏瑛娟以女性觀點大幅修改,梳理角色,灌注女性力量,賦予全片四組一見鍾情的戀人合理的動機。例如:女主角羅琳的堂妹蕾蕾對男生比較主動,魏瑛娟認為,「這個角色流於扁平,不小心就變花癡。我加進她想生孩子的動機,就多了女性身體的創造力和自主能力。」

而全片均由女性主演,是陳宏一開始就有的念頭,也是電影一大特色。魏瑛娟補充,「當年莎劇都是由男性扮演女性,但聰明的莎士比亞早就在偷渡BL(Boy’s Love),《皆大歡喜》的女主角就扮成男孩與另一個男孩相戀。而電影角色全改由女演員詮釋,在性別層次上更有多重解讀意義。」


更多鏡週刊報導
夫妻共同執導 台味C門町變未來烏托邦
女演男並非單純模仿男性 專家:要找到內在的陽性
跳脫同志圈侷限 《揭大歡喜》以性別平權愛情為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