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野,決定了人生的可能性」3 個追夢故事,獻給對未來徬徨的你

作者:Vanessa Wang/工程師作家的轉職人生

無知是一件可怕的事情;真正的無知,是連你錯過了什麼你都不知道。我們無法去追尋那些我們根本不知道存在的事情,也因此,我們的人生的寬度,完全取決於我們的視野。

視野,決定了人生的可能性

我在美國有一個好朋友,生長在非常保守的家庭。她們家一天的作息圍繞著嚴謹的宗教習俗,吃的東西也因為有許多禁忌而只能在家準備,因此在上大學離家以前,我朋友從來沒有在外面的餐廳吃過飯。

在她總算體驗到家裡以外的食物後,才了解到世界上的食物種類原來那麼多元,這份新鮮感給了她勇氣,第一次到電影院看電影。原來,她在家從小是被禁止看電視的,終於遠離父母監視的她,決定從 10 年前的流行歌曲、電視劇開始觀賞起,拓展她對世界的認知,跟上了身邊人聊天的話題,漸漸拓展他的交友圈。

她原本的世界只有家庭和宗教這兩個絕對不允許違背的真理,而她 18 歲以前的生活圈裡,每個人也都是對家庭和宗教完全地尊崇;但隨著她的視野愈來愈寬廣,她發現了許多她以前根本不敢多想的事情,例如她父親雖然要她讀醫,但她其實喜歡的是文學。

在她即將大學畢業時,她的父母像許多他們生活圈裡的父母一般,為她指定了一個她完全沒有見過的丈夫。在雙方父母的監督下,我的朋友及她被指定的丈夫完成了求婚、交換戒指儀式,開始籌辦半年後的婚禮。

但我的朋友不愛那個男人,那個男人對她也沒有感情。朋友每天戴著戒指愁眉苦臉的。這時身邊的同學跟她說:「妳一定得推掉這場婚姻,不然妳會後悔一輩子!」

我的朋友掙扎了很久,畢竟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她從小到大認定的唯一人生道路;如果抵抗她的父母,她會再也回不了家門,連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們也會唾棄她。但同時地,她想到了世界上各個角落有那麼多人,都擁有自己選擇伴侶的權利,為什麼她不行?她愛她的家人及她生長的環境,但這時的她已不是原本那個以管窺天的她了。

她知道世界比她想像中地大;她不需要一輩子依附著家人和宗教才能生存下去。最後她真的丟下了戒指,推掉了這檔婚姻;雖然她不能得到家人的諒解,但她從此獲得了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自由。

我的朋友能夠這麼做,是因為她的新視野,讓她看見了人生其他的可能、那些她以前不知道存在的可能。而這些可能帶給了她希望和勇氣去追尋自己想要的人生。

24 歲的我也曾徬徨,直到⋯⋯

我自己的人生也有過許多經驗,讓我深深體會一個人的視野是多麼地重要:24 歲以前的我,是一個沒有夢想的人。在我即將從台大土木研究所畢業時,我發現我找不到人生的目標。

一方面,我一直對寫作有熱忱,但眼看我即將變成一個土木工程師,我實在不知道我未來的人生藍圖裡,如何能容得下我當一位作家──畢竟我所認識的所有工程師,生活都被工作排得滿滿地,但求不用加班,那裏還有閒情逸致寫作?

另一方面,我從高中開始,一直對工程師這個職業有憧憬才選擇讀理組,但放眼望去,所有我認識的前輩──那些在職場上做得成功、職位高的工程師,好像都對自己的工作沒有熱忱;我鮮少聽他們說喜歡他們的工作,大部分聽到的都是抱怨以及想要退休。再加上因為我是女性,前輩給我的建言多半是如何尋找一個安定、不用加班的職缺,才能兼顧工作和家庭。

才 24 歲的我,正是人生潛力無窮之時,但在我狹隘的視野中,我看見的人生風景是很灰暗的:我看見的是我的人生還沒有展開,就已經有許多人在面前警告我興趣不重要、理想不重要,能夠找到「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最重要。

我看到的是許多在職場上叱咤風雲的女性,因為工作太過忙碌不能得到家人的諒解,即使成功卻不快樂。那時候的我需要的,是一位可以學習的榜樣──一位不但成功而且快樂的女性工程師兼作家,但我不懂得拓展自己的視野去尋找這樣的榜樣,而是選擇以非常侷限、悲觀的視角看我的未來。

那時的我是一個沒有夢想的人,我生活的動力不是在前方拉著我的夢想,而是想要避免掉入各種生活陷阱的恐懼。如果當時妳問我生活中最想要什麼,我會說找個有錢人結婚,每天悠閒地喝下午茶,因為在我有限的視野中,能夠想像到最棒的生活也就只有那樣。

所幸我還是替我的未來找到了出路,藉此也拓展了我的視野,那就是,我出國讀書了。透過多方的探索,我得知國外有一個專門教人寫小說的碩士學位,叫做 Master of Fine Arts degree in Creative Writing(創意寫作),就算非本科系的人也有可能申請得上,評鑑標準全依據妳的創作品質。

得知這件事我很興奮,但想到出國讀書昂貴的學費,以及讀一個藝術碩士出來後對於就業沒有幫助,我又卻步了。那時候我每天都在網路上尋找這個科系的資料、看別人的經驗,發現有些科系有提供獎學金。而最後,我真的是靠認真創作的短篇小說,申請到了理想的學校,也拿到系上助理的職位,讓我除了學費全免外還有一點生活費,以完成我的寫作之夢──我的碩士論文,就是一個短篇小說集。

這是我第一次學到世界上沒有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讓學校付錢「供養」我寫作 3 年,這樣的事情也是存在的。我們認為不可能的事情,通常不是真的不可能,只是我們的視野範圍還看不見而已。

沒有去矽谷之前,無法想像的事

第二次視野的突破,是在 4 年前。那時候我和我的老公住在美國東岸,過著還算舒適的生活。雖然收入還追不上開銷,但我們都有喜歡的工作,對於未來尚且樂觀。有一天我老公跟我說,他找到了舊金山一個能在 3 個月之內把你培訓成軟體工程師的速成班,所以他想要搬去舊金山,參加這個學費 1 萬 8 千塊美金(約新台幣 566,720 元)的課程。

聽到時我非常的震驚,覺得這根本就是詐騙集團吧?!如果 3 個月就能把一個人訓練成軟體工程師的話,那大學讀 4 年幹嘛?但我的老公心平氣和地跟我說,他已經關注那個培訓班很久了,也和培訓班的創辦人見過面,很欣賞這個課程的營運方式。

「如果失敗的話,最慘就是再搬回東岸,或者搬回台灣,不是嗎?」我上網交叉對證研究許多人的說法,終於相信了這個學校不是詐騙集團。學校的官方網頁甚至標榜它 99% 的畢業生都能在畢業後 3 個月找到寫程式的工作,但我心中還是抱持非常大的質疑。

搬到矽谷的第一天,我就理解到原本的我真是井底之蛙,也怪不得我無法想像有這麼一個環境造就那麼高的軟體工程師需求。

從舊金山機場到我們的住處,是我人生第一次使用 Uber、第一次使用 Airbnb。我感到用手機叫車、用網站預約住在別人家,真是好先進的科技呀!但在 4 年前的舊金山,這已經是所有人的常態。不管是我們的 Uber 司機,或是住宿遇到的人,幾乎每個人都已經會寫程式、正在學寫程式,或者是某家科技公司的創業人。偶然在社區泳池遇到陌生人,我問他他的職業。他跟我說:

「我在過去 4 年內創過 3 家公司。對於現在這間公司我還蠻樂觀的,覺得會成功。」

我很快地理解,舊金山矽谷聚集了大量這種不怕失敗、勇於冒險、抱有夢想的人。因為新創公司那麼多,造就很大的寫程式需求,進而掀起這些軟體工程師速成班的風潮。這一切,在我親自目睹、經歷之前,我完全無法想像。

矽谷對於在市場相對保守的台灣生長的我而言,真的就像一個外星世界,打破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而我的老公,連同許多我們認識的朋友,也都乘著矽谷對於寫程式能力的高需求這個浪潮,成功的轉職。

惟有增加人生經驗,才有做夢的空間

4 年過去了,我也學著我的老公當初一樣,在自學寫程式。姑且不說我能不能像他一樣轉行成功,但我能有勇氣做這樣的嘗試,不正是因為我的經歷,讓我看見這是一件可能的事情嗎?24 歲時我所尋覓的人生榜樣,終於在矽谷找到了。

這裡的人工作很辛苦,加班的程度也許不亞於亞洲城市,但我在這裡看見了什麼叫做「為夢想而活」。如果是為了自己喜歡的事情打拼,一天工作 12 小時也不會覺得累。我的老公雖然是男性,但他也能夠兼顧工作和家庭,因為軟體工程師的生活,讓他有偶爾在家工作的彈性;他比我更能抽空帶小孩去看醫生、提早下班接孩子。而同時,我看見他是喜愛他的工作、樂在其中的。這樣的人生,是 24 歲時的我,根本想像不到的。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我們可以想像得到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但一個人的想像力通常受限於他的視野。唯有拓展自己的視野、增加自己的人生經驗,我們才有做夢的空間。

【新聞專題】職涯夯趨勢 新世代不一樣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視野,決定了人生的可能性」──3 個追夢故事,獻給對未來徬徨的你》,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井底之蛙到處都有,外國月亮沒有比較圓:真正「有國際觀」的人,表現越是友善謙卑

外人不會知道的「矽谷」:我在特斯拉工廠上班的日子

作者簡介:

Vanessa Wang 出生於波多黎各,四年級搬到台灣。喜歡工程也喜歡寫作的她,在取得台大土木系碩士後到美國馬里蘭大學攻讀小說寫作碩士,後又自學寫程式。愛追夢的她,最大的夢想是用文字陪伴世上所有和她一樣,努力、勇敢,卻又脆弱、孤獨的人們。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小七為何敢賣和星巴克一樣貴的咖啡?竟因全家攻破「桂綸鎂障礙」
「反送中」成為台灣藍綠總統初選的「台灣共識」
「林志玲『終於』結婚了!」台灣的「單身歧視」,究竟有多嚴重?
又是斷訊!NCC乾脆放棄治療?
蔡英文贏得初選後的政治對手?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