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中勢力說鞏固美國附庸

·3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前國務卿萊斯近日指出,中國不會派遣正規部隊攻台,而是透過遙控「親中勢力」,以便顛覆台灣政權。姑且不論她握有多少證據,至少美國政府對於美中建交公報中所認知的「一個中國」政策迄今未變,北京要如何處理兩岸關係是其內政問題,豈容美國說三道四;而且萊斯此言也有挑撥台灣朝野政治衝突的負面影響,極不恰當。

美國若要以正義的姿態斥責北京介入台灣的內政,大可先廢止美中建交公報,轉而承認中華民國並與之復交,如此高調指摘北京方可振振有辭,問題是,美國做得到嗎?既做不到,反而以宗主國的霸道扶植與綁架民進黨政府,驅使台灣為其抗中火線上的馬前卒,對於台灣在野黨的議事攻防缺乏正確認識,任意栽贓扣帽,只為鞏固附庸國內對其效忠的執政黨政權,其干涉他國內政的粗暴野蠻,其厚己薄人的兩套標準,充分顯露後殖民帝國主義的霸權心態。

美國的過氣政客之所以甘冒大不韙,胡亂指摘,若不是卑躬屈膝的民進黨菁英與盲從的綠營群眾,長久迄今慣以從屬國順民的身分仰望美國的保護,又何能養大美國政客對台灣頤指氣使的傲慢?萊斯認為我國9月底立法院爆發的肢體衝突,是中國透過「親中勢力」,試圖讓台灣政府難以施政。她不僅拿不出證據,對於國民黨進行議事杯葛的理由,則選擇性地刻意漠視。

但她的發言卻讓綠營菁英見獵心喜,隨之起舞。王定宇說,國際表達對台灣內部親中共勢力的擔憂,台灣人在擔憂以外,更要清除這樣的「不安因子」。鄭運鵬則提醒中國國民黨要注意,「你們是被(美國)歸類在哪一個勢力光譜」。這些綠營從政菁英唯美國馬首是瞻,只為了選舉紅利,至於是否自我矮化主權,則全然不放在心上。

然而萊斯畢竟曾經位高權重,掌管美國外交事務,目前雖處決策圈外,但也可能扮演側翼角色,故意以繪聲繪影的說詞打擊台灣反對勢力,以避免民進黨政府無法有效配合美方的意志,並繼續強化台灣民眾對美國的附庸意識,同時也能逼迫國民黨改採「親美遠中」的路線。

若說萊斯對於國民黨主席選舉期間,張亞中重炮轟擊現任主席朱立倫的親美傾向絲毫不知,顯非合理。因此萊斯的發言除了弱化台灣在野黨掣肘執政黨的正當性外,也有向國民黨內統派攤牌的用意。

美國的外交政策向來只為國家利益服務,從無關乎民主與獨裁。美國籌組反中民主同盟也與中國境內的人權現況無關,而是為了阻礙中國快速發展,確保「美國第一」的恆久地位。

然而,中華民國既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就不該事事配合美國的需求,將自身置於兵凶戰危的處境,反而更該在中美兩強之間維持巧妙的平衡,親中親美都是必須,切莫受別人離間挑撥,而將雞蛋全放在一個籃子裡,否則「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殷鑑不遠啊!

(作者為台灣對外關係研究暨發展協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