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隔閡20年冰釋 嚴父宮崎駿:兒子有顆不氣餒的心

·4 分鐘 (閱讀時間)

宮崎駿筆下動畫總是透露溫柔暖意,在現實生活裡,他卻是令人害怕的冷酷嚴父,對導演兒子宮崎吾朗極為挑剔,還曾狠批他不是當導演的料。但吾朗靠著不屈不撓,終以新作獲得父親認可。

陪伴許多人長大的吉卜力工作室,發表過《天空之城》、《螢火蟲之墓》、《神隱少女》等知名作品,是全球影迷的共同回憶。旗下電影《安雅與魔女》是吉卜力首部3D動畫,也是宮崎駿第一次對兒子的作品給予好評。

《安雅與魔女》由父子兩人攜手打造,宮崎駿企劃、兒子宮崎吾朗執導,並採用吉卜力從未嘗試的CG動畫技術。史上頭一遭,宮崎駿表示滿意,大讚兒子「了不起」。

這句誇獎,等了將近20年。2004年前後,宮崎吾朗不顧爸爸反對,半路出家、投身製作吉卜力動畫。宮崎駿以嚴格聞名,對兒子更是挑剔,不只一次對外說「吾朗不適合當導演」,還曾在兒子作品的試映會時,中途離席抽菸,絲毫不留情面。

「不想讓人知道我爸是宮崎駿」

宮崎吾朗是宮崎駿的長子。年幼時,宮崎駿手把著手教他畫圖,讓吾朗自幼愛上動畫。吾朗在受訪中曾坦言,自己一直是爸爸作品的忠實粉絲。但再長大一點後,宮崎駿事業起飛,父子相處的時間愈來愈少,爸爸成了偶像般遙遠的存在。

隨著宮崎駿的名聲愈來愈響,吾朗開始感受到巨大壓力,無論他走到哪裡,都有矚目的眼光,「有段時間真的很討厭被說:你是宮崎駿的兒子。」

為了擺脫父親陰影,吾朗放棄最熱愛的動畫,選擇攻讀景觀建築,還刻意挑了離家遠的學校,以防被熱議。「不想跟爸爸做同一行,是因為不管怎麼比,都覺得自己能力不夠。」他說。

回歸動畫路 遭父狠批:沒天分

但吾朗跟吉卜力的緣分沒有結束。他以景觀建築師身分,協助設計三鷹之森吉卜力美術館後,因緣際會下,被製作人鈴木敏夫延攬執導《地海戰記》。吾朗決定不顧宮崎駿反對,開啟跌跌撞撞的動畫之路。

平時在工作室,父子倆相敬如冰,甚少交談。每當宮崎駿前來查看作業進度,吾朗生怕爸爸看見手稿,還會趕快拿東西遮起來,宮崎駿也從不誇獎、鼓勵他。

《地海戰記》的成品差強人意。宮崎駿在試映時中途離席,嫌棄電影又臭又長,「好像看了3個小時」。大家都說,吾朗走不出父親的影子,天分也遠不如宮崎駿。後來吾朗執導《來自紅花坂》時,宮崎駿更斬釘截鐵告訴NHK:「他不是當導演的料。」

宮崎駿認為,導演不是輕鬆的工作,必須不斷鞭策自己,把自己逼到極限,「這大多數人都辦不到,而吾朗並不明白這一點。」

一般人遇到這種批評,多半早就舉手投降。但為了早日做出讓爸爸點頭的作品,吾朗沒日沒夜練習手繪分鏡圖,積極聽取別人的建議,即便曾經嚮往的工作已然成了負擔,他也沒有放棄。

「不要緊,我很快就會好的。」每當被爸爸的言語中傷,吾朗總是一派輕鬆地告訴身旁的人。

說服最嚴格老爸 靠著不服輸的頑強

製作新片《安雅與魔女》時,鈴木敏夫提議找吾朗當導演。故事描述小女孩安雅被魔女領養,卻不受重視,於是努力想證明自己、學習厲害的魔法。鈴木說,安雅就是吾朗自己的翻版:「她聰穎、膽大妄為,跟吾朗有著相同特質。」

「我起初覺得不能交給吾朗。」宮崎駿坦言:「想不到,他卻比想像中更奮勇去做,很了不起,作品也很有趣。」這是宮崎駿第一次毫無保留地誇獎兒子,讓眾媒體跌破眼鏡。宮崎駿說,安雅有一顆不氣餒的心,兒子吾朗也貫徹這個態度。「就跟安雅不會認輸一樣,吾朗抱著製作電影最大的覺悟、腳踏實地。」

吾朗自己形容,弱小的安雅努力與強大的魔女抗衡,如同少子化世代中,須憑一己之力、努力與大人打交道、被看見的孩子們。他希望安雅的不屈不撓,能給未來世代作為榜樣。

在發現周圍都對自己懷有敵意時,依然去尋找一丁點空隙、好好生存下去,這是宮崎駿口中的頑強:「這種力量,不正是現今最缺乏的嗎?」而吾朗堪稱最佳代言人,《安雅與魔女》的故事交給兒子來說,他心服口服。

參考資料:朝日新聞NHK

延伸閱讀:

父母別把上班角色帶回家!黑幼龍:彈性切換3種角色,幫助孩子經營人生

68歲國民奶奶譚艾珍:想開、放下、安心自在,是老後人生的快樂密碼

為什麼需要哲學?台大教授苑舉正:面對各種生命歷練,哲學讓人繼續走下去

本文由《康健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點此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