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眼見「脫下防護衣的瞬間」護理師好友把口罩拿下⋯謝忻哭了

·3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近日疫情嚴峻,許多醫護人員都被調去支援篩檢。謝忻就曬出醫護好友的照片,心疼提到,「看著她臉頰上的印記,我眼眶濕了。」

護理師好友把口罩拿下,謝忻哭了。(圖/翻攝自臉書)
護理師好友把口罩拿下,謝忻哭了。(圖/翻攝自臉書)

謝忻提到,自己曾跟著仁醫團到約旦的敘利亞難民區,她當時只是翻譯櫃檯的掛號員,「每天一開門病患就如潮水般湧入,光是寫不完的看診表我就已經覺得壓力很大了,更何況是牙科、骨科、神經外科那些人滿為患的臨時診間。」

敘利亞相當炙熱,不過義診的醫生都是全副武裝,她曾問過為什麼一定要穿著,當時醫生告訴她,「因為你不知道病患們身上是否有傳染病,因為他們每一個人都沒有病歷。」她親眼見過醫護人員把防護衣脫下的狀況,「脫掉的那一霎那,全身上下都是濕的。」因此看到現在的台灣,她特別有感,希望為醫護人員加油,「冒著極大的風險在防疫戰場上無私地拚搏著。你們辛苦了,我們一起加油。」

護理師好友把口罩拿下,謝忻哭了。(圖/翻攝自臉書)
護理師好友把口罩拿下,謝忻哭了。(圖/翻攝自臉書)

謝忻原文

照片上的女子是我好朋友,她叫阿敏。

在前疫情的時代,

我們會一起爬山、一起聊天、一起喝酒。

身為護理師的她最近po出這張照片的時候,

看著她臉頰上的印記,我眼眶濕了。

我沒有任何的醫護背景,

但我曾親身體驗身為第一線的焦慮以及疲累。

記得那時候跟著仁醫團到約旦的敘利亞難民區,

我們就地設立了一個簡易的醫院,

就在那裡進行義診。

我只是一個小小的翻譯兼櫃檯的掛號員,

但每天一開門病患就如潮水般湧入,

光是寫不完的看診表我就已經覺得壓力很大了,

更何況是牙科、骨科、神經外科那些人滿為患的臨時診間。

七月的阿拉伯無比炙熱,

但醫生們都是整套的手術服或防護衣不離身,

我問他們為什麼不把如此不透氣的衣物脫掉,

他們很專業地說:

「因為你不知道病患們身上是否有傳染病,

因為他們每一個人都沒有病歷。」

於是,

我看到他們只有利用空檔吃飯的時候才會把手術服脫掉,

而脫掉的那一霎那,全身上下都是濕的。

辛苦。真的很辛苦。

而目前站在第一線的防疫人員就是這麼地辛苦,

冒著極大的風險在防疫戰場上無私地拼搏著。

你們辛苦了,我們一起加油。

更多新聞報導
疫情升溫先受害 孫瑩瑩名媛料理節目喊停
朱海君手抄經書「天佑台灣」 自爆防疫待家中待產
陳淑芳獨居宅家裡 天天被叮嚀好窩心
停課延長根本惡夢 陳仙梅:拳頭硬了
曾國城類隔離9天 發現宅體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