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失敗的人找理由─博士生撥穗典禮穿夾腳拖錯了嗎?

師公川
風傳媒

前兩天台師大畢業生舉辦博士畢業生撥穗典禮,因為下雨天,有畢業生著夾腳拖參加致答詞,引起臉書的論戰,因為下雨天皮鞋濕了,畢業生穿拖鞋參加撥穗典禮有錯嗎?為何如此苛責?

其實這樣的問題當然如同台灣的現狀,立場不同就會有不同的答案,學生沒有違法、違規當然沒有錯!頂多只是觀感不佳,何必大驚小怪呢?但是換個角度,提出「學校不要求,教師不發言,學生沒關係,就是一種教育的狀態」的老師也應該沒有錯吧?卻好像犯了天下大忌,引起網路群起攻之,年輕人有言論自由,老師沒有嗎?老師說的不慍不火,卻引來網路集體撻伐,什麼叫尊重言論自由呢?

昨天和剛要上大學的兒子討論了這件事情,兒子的見解是「就是下雨天啊!皮鞋都濕了,就只好穿拖鞋了!我們班同學很多人也穿拖鞋參加畢業典禮!」我再問「那你也穿拖鞋參加畢業典禮嗎?」「沒有!因為下雨我帶了拖鞋,鞋子沒有淋濕!」「對啊!雨都下好幾天了!你也知道只穿皮鞋會淋濕,應該要帶拖鞋,如果那些博士生和你一樣,是不是一切都圓滿了,也就不會有這些後續的事情發生了!」兒子點點頭!

「成功的人找方法,失敗的人找理由!」我相信台師大的博士畢業生不會故意穿著夾腳拖去參加畢業典禮,可是如果事先準備好,皮鞋到會場才穿,是不是就不會有這樣突兀的事情發生了,這是態度的問題,對自己努力完成博士學業的尊重,對學校和指導教授甚至為您撥穗教授的尊重,這也是應對進退及面對問題時思考邏輯是否縝密的經驗累積,試問:一樣的事情,一樣的條件,其他的畢業生可以處理妥適完美亮相,相較之下,觀感如何?

更有甚者甚至可以扯到世代隔閡的議題?師長面對這樣的學生提出擔心也是人情之常,竟被掛上不理解年輕人的思想加以批評,再試問:出了社會以後,這些博士生的上司都是可以理解年輕人的思想嗎?都可以接受穿夾腳拖出席重要典禮的狀況嗎?如果不能?師長的提點何錯之有?

現在的政府表面上非常重視年輕人的意見,對年輕人的行為也多有包容,太陽花攻佔立法院獲不起訴,也助長了年輕人對自己意見的自信,但是理性想想,政府為什麼會尊重年輕人的意見呢?最現實的事實是:因為年輕人有投票權,只要表現尊重年輕人的想法,可以獲得支持,就達到目的了,至於年輕人的未來,對不起!政府不是你未來的老闆,管不著!試問!參加了太陽花運動的學生們!你們參加太陽花的豐功偉業對你們的就業有沒有幫助?是好的幫助還是不好的幫助呢?你們的老闆會不會因為你們勇於表達意見,甚至攻佔立法院而對你們「刮目相看」呢?

還是期待這些社會菁英藉由更多的學習累積經驗,能夠理解高等教育不只知識的傳承,對於不同意見及觀點的尊重,應該也是學習成長的一部份,到底是苦口婆心,還是狗吠火車,就看各人的造化了。

 

*作者為不滿前瞻計劃的公民記者


相關報導
高中服儀解禁,學校陽奉陰違,學生社團發起「一人一信」鞭策教育部
觀點投書:當文明和禮貌形成變相的集體壓迫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