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小英掛帥,賴清德避戰,民進黨選後即將腥風血雨

陳冠安
風傳媒

日前內閣再次改組,異動部會高達9個,被媒體喻為賴清德上任以來最大人事更動,旨在強化內閣戰力,對付年底選舉,因此是「戰鬥內閣」。

然而這波內閣改組真的是為了調整內閣戰力,抑或是透露民進黨內部派系謀略,與選後布局的玄機呢?

蔡英文把賴清德拉上同條船

由於國民黨在多次社會運動與2014、2016選舉中大敗,蔡英文在2016年5月甫上任時,根據美麗島電子報的民調,擁有50.2%的滿意度和低至16.3%的不滿意度,搭配上民進黨在立法院的絕對多數,在國內政壇一時之間所向披靡,無論是老對手國民黨抑或是新對手新代力量和柯文哲,都難抗衡。

然而如此風光不到三個月,蔡英文的滿意度卻驟然崩壞,不滿意度超過滿意度,成為民主化後最快跌落神壇的總統。甚者,蔡政府在2017年更是面臨民調雪崩,滿意度下探到25%,而不滿意度卻攀升到66.5%之譜。

就當蔡政府頹勢當中時,在此之前與民進黨發生多次衝突的柯文哲卻挾世大運之勢,硬是擠下蔡英文,一躍成為台灣政壇最具影響力的政治人物,這終究迫使蔡英文在懼怕因執政不利被逼宮的情況之下,以釋放2018提名權,即選對會位置給新潮流林錫耀等代價,讓賴清德北上接掌行政院長,寄望綁住新系、分擔執政與選舉責任,來避免重演陳水扁的覆轍。

賴揆霸氣登場卻倉皇神隱?

南霸天的賴清德甫上台,根據美麗島民調,在10月時擁有高達55.5%的施政滿意,並且一舉拉抬聲勢低迷的蔡英文,在提升蔡8%滿意的同時,也降低其8%的不滿意。也就是說,一來一回之中,就減少蔡英文16%的滿意差距,不可不謂政治大補丸。也因此,媒體當時就稱賴內閣為針對2018選舉的「戰鬥內閣」。

也正是帶動綠營整體氣勢,賴清德上任以來雷厲風行,一手射出「三支箭」,另一手重砲要解決「五缺」,動作如此之大,也惹得媒體繪聲繪影揣測蔡英文即將退居為虛位元首,甚至出現賴清德將取代蔡挑戰2020的傳言。

無論傳言如何,確實的是,在賴粉墨登場之後,蔡英文趨於低調,還被外界譏為神隱少女。然而賴的好景卻不常,在年底勞基法修惡的過程中,「功德說」可以說是給「賴神」一記當頭棒喝,體會到中央首長的嚴酷檢驗。從google trend來看,勞基法修惡可以說是賴清德氣勢的一個分水嶺。在此之前由於新揆的蜜月期,賴的聲勢可與蔡英文並駕齊驅,甚至有拉低蔡熱度的情況;然而在此之後,賴的聲量卻反而重回接任閣揆之前,與其擔任台南市長時相差無幾。

此外,根據美麗島民調,在歷經2017年12月勞基法修惡之後,2018年1月賴的施政滿意度也從此前高峰滑落到40.9%,不滿意度更是攀升到40.5%,儼然要死亡交叉的態勢。也因此,賴隨即便調整策略,趨於低調,降低政治性,提高政策性,終於在此後三個月內穩住民調陣腳,避免提前被掃地出局。

20180405-行政院長賴清德日前說:「我的確是台獨工作者」,引發中國不滿,揚言對賴發布「全球通緝令」。但賴絲毫不受威脅,在為紀錄片《尋南紀事》錄製的影片中,大方介紹自己「我是台灣行政院長」。(截圖自youtube)
20180405-行政院長賴清德日前說:「我的確是台獨工作者」,引發中國不滿,揚言對賴發布「全球通緝令」。但賴絲毫不受威脅,在為紀錄片《尋南紀事》錄製的影片中,大方介紹自己「我是台灣行政院長」。(截圖自youtube)

行政院長賴清德日前說:「我的確是台獨工作者」,引發中國不滿,揚言對賴發布「全球通緝令」。(資料照,截圖自youtube)

不過賴清德卻並未記取教訓,從4月開始,重拾政治操作,突然在國會中拋出自己是「務實台獨工作者」,導致我國連斷兩個邦交國,並且任用爭議不斷的吳茂昆來處理管案,外加吳音寧的殘貨風波,最終讓賴神跌落神壇,在5、6月不滿意度滑落至35%、不滿意度攀升到45%左右,步入蔡英文的後塵。這也直接導致「賴揆」在7月內閣改組時的弱勢角色。

以菊制賴 小英成功壓制新系太子

自陳水扁、呂秀蓮、游錫堃、謝長廷與蘇貞昌逐漸退出舞台,同輩的陳菊卻藉由蹲點高雄十二年,不僅搖身一變南霸天,更成為民進黨目前最具威望的中央級領袖,各派系都得敬她三分。也因此,自蔡英文執政以來,便與陳菊眉來眼去,出現多次小英將邀陳菊組閣的消息。最終,陳菊選在4月接掌總統府秘書長,正式襄助在黨內搖搖欲墜的蔡英文。

要知道,除了前述蔡英文施政滿意崩盤外,尤其親信洪耀福所掌的黨系統也多次出現狀況,從南到北從東到西,都面臨到派系衝突、選舉整合的問題,使得黨中央威信蕩然無存,並讓選舉對策委員會淪為派系衝突調解委員會。

不過當陳菊入府之後,雖然擔任的是「總統府秘書長」,不過在黨務系統中,也可以處處看到陳菊的身影,例如解決宜蘭陳金德與陳歐珀之間的問題、請託此前不斷砲轟中央的張花冠,達成中執會同額競選。當然,這也引來同派系的林濁水表面大力批評陳菊違反憲政分際,實則想勸說陳菊少幫蔡英文淌黨內混水,因為這不利於新潮流的政治布局。

蔡英文拉攏陳菊的目的自然清楚,那就是以此來制衡賴清德,避免賴與新系趁自己聲勢虛弱時而入,這或許也引起賴的危機意識,因此才會如同前述,在陳菊接掌府秘書長後,再度調整策略,進行政治操作。因為英賴之間的問題,並非是空穴來風,在陳菊接掌秘書長前的一個多月時,菊便透過專訪表示,英賴之間只有合作,沒有競爭,兩人不可分割,命運與共。這些話,自然可能是對施政滿意度只有31.9%的蔡英文所說,但更可能的是,說給當時施政滿意仍在47.4%的賴清德所聽。

雖然賴清德目前最大的政治對手是蔡英文,而陳菊正投桃報李的在感謝蔡英文拉拔高雄幫之恩,然而賴清德卻不敢對陳菊表達任何一絲不敬。要知道,林濁水過去就曾爆料,新潮流事實上是反對賴清德接掌行政院長,是在陳菊的勸說之下才終於點頭,陳菊自己也公開表示,自己與賴相互支持,有著姊弟般的深厚情誼。所以說,蔡英文這招以菊制賴,確實瓦解了一盤可能的政治危機,壓制住柯文哲口中的「太子」。

內閣改組:將賴清德的弱勢地位公之於眾

就從這次內閣改組來看,雖然媒體又再度說這是戰鬥內閣,劍指年底選舉,然就誠如前述,去年賴清德接掌閣揆時,媒體就已稱之為戰鬥內閣。事實上,除了私人因素外,更換閣員想當然爾就是為了有助於施政,即選情。所以說,這確實是答案,但並非是全局。

首先,這次內閣改組,基本就是蔡英文對陳菊的再次輸誠。陳菊人馬拿下資源豐厚的交通部,連同此前的勞動部、客委會,雖然看似席次不多,但卻等於是囊括許多能進行綁樁的部門,因此成為潛藏的最大贏家。

其次,原內政部長葉俊榮由徐國勇替換,這自然是為應對年底的選舉考量,因為葉和其次長花敬群過去屢生爭議。因此換上政治敏感度較高的徐,自然讓規避掉天下第一大部出現爭議的風險。然而有趣的是,多次惹議的葉俊榮卻並未去職,或是擔任酬庸獨董,而是轉任過去從未有淵源的教育部長。

20180715與部長又擦身而過的立委管碧玲出席「民主進步黨改革政績一定營」。(陳明仁攝)
20180715與部長又擦身而過的立委管碧玲出席「民主進步黨改革政績一定營」。(陳明仁攝)

管碧玲最終卻意外落馬,意外由葉俊榮當教育部的救火隊。其間,由於陳菊與管碧玲在高雄市長的恩怨情仇,就有傳言指出是陳菊在擋管入閣。(資料照,陳明仁攝)

要知道,此前呼聲最高的人選,其實是長年在教育委員會問政的立委管碧玲。一來,讓管接任教育部長,在高雄立委即將少一席,以及補選亦是民進黨囊中物的情況下,自然可以避免高雄因選區重劃可能引發的政治衝突;其次,管亦未如同葉俊榮般,有赴陸講學27天、借調偷跑程序瑕疵的問題,加上此前已「表態」台大校長遴選有瑕疵,可以說是民進黨「最好」的拔管人選。所以說,這也是為何媒體會報導賴清德其實是屬意管碧玲的原因,因為在此前,賴即因吳茂昆處理拔管而搞得灰頭土臉、民調崩落。

然而管碧玲最終卻意外落馬,意外由葉俊榮當教育部的救火隊。其間,由於陳菊與管碧玲在高雄市長的恩怨情仇,就有傳言指出是陳菊在擋管入閣。這也引來與陳菊同為新系的段宜康否認,表示這與陳菊無關,管出局的原因在於選區重劃與補選因素。不過事實上,就如同前述所說,管入閣反而有利於解決選區重劃所引發的政治衝突,而補選亦是民進黨的囊中之物。再加上管碧玲憤而退出立院群組的情緒,從此來看,段的否認反而讓人更加懷疑陳菊介入的可能。

此外,若再加上陳菊安排本意裸退的邱太三轉任國安會諮詢委員,以及與陳菊批判水果產銷後不久農糧署署長就下台的事實,就很明顯的可以看到,陳菊在這次內閣改組中所扮演舉足輕重的關鍵角色,讓「閣揆」賴清德只能唯唯諾諾。

賴清德吃素的嗎?為何容許陳菊逾越憲政分際

政治上沒有永遠的情誼,這自然也適用於陳菊與賴清德的關係。所以說,尊敬陳菊,並不能充足解釋為何賴清德閣揆會做的如此窩囊。事實上,賴之所以神隱,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不願過分為蔡英文而折損自身的政治實力。也因此,當「總統府秘書長」陳菊浩浩蕩蕩帶著高雄幫北上中央擔任高官,行政院長賴清德卻始終沒有讓他的子弟兵大舉入住行政院。

因為從過去的經驗來看,行政院長及其團隊的折損率相當高,雖然賴清德一開始不信邪,自信自己能把台南那套搬移到中央來複製,不過在勞基法修惡之後,趨於低調,避免被蔡英文牽累,因此保持著一定時間內,行政院長滿意度高出總統甚多的弔詭現象。

不過誠如前述,由於斷交風波、拔管等事件,賴清德事實上已經消耗掉相當元氣,對於素來有總統大志的他來說,現階段最主要的目標就轉變成維持平盤-止損,並盡可能地讓外界、黨內將敗選責任歸於蔡英文。而要實踐這一目標,就必須退 二線,盡量低調。所以說,賴清德自然就樂意「尊敬」陳菊,讓陳代為改組內閣。

陳菊選後終將接任黨主席?牽一髮動全身的2018地方選舉

就目前來看,年底民進黨選舉,只有小輸和大輸兩種局面,畢竟2014年是處於歷史性的順風。然而無論何者,黨內長期不滿蔡英文的勢力都必然會進而逼宮,要小英交出黨主席之職,更甚者,逼退蔡的2020連任權。

蔡英文自然計算到此點,如果是小敗,那目前與陳菊的聯盟,以及黨內各派系的制衡,或許還能繼續保有黨主席,而僅吐出秘書長之職。近日洪耀福便已開始釋出訊息,要幫小英承擔敗選責任。然若是大敗,那蔡英文便難以抵擋黨內壓力,必須辭去黨主席。至於繼任秘書長人選,就目前來看,則以新系的林錫耀最為可能。

20180613-選對會召集人林錫耀13日出席民進黨中常會。(顏麟宇攝)
20180613-選對會召集人林錫耀13日出席民進黨中常會。(顏麟宇攝)

作者認為,年底民進黨選舉若大敗,那蔡英文勢必辭去黨主席。至於繼任秘書長人選,就目前來看,則以新系的林錫耀最為可能。(資料照,顏麟宇攝)

那問題就來了,如果蔡英文辭去黨主席,那誰會是接任者?自然不可能是英派或正國會,前者僅有陳明文與蘇嘉全稍具資格,但礙於藍營背景和立院院長職位,以及不可能被其他派系接受,所以根本就毫無機會;後者僅有游錫堃與林佳龍具資格,但游在此前新北市長初選中就已被逼退一次,而民進黨大敗即意味丟掉台中市,所以敗選的林也不可能具備資格挑戰後英時代的共主。所以說,蔡的繼任者就更可能是新系人馬。

不過新系的賴清德亦難脫穎而出,因為適逢大敗,行政院長雖然避戰,但亦難辭其咎,且此時挑戰大位,容易成為各派系的箭靶。因此,德高望眾陳菊自然就成為了可能性最高的民進黨主席。

登頂抑或是被掃入歷史 賴神將何去何從?

雖然陳菊德高望重、能平衡各派系衝突,然而由於年齡因素,陳終究只會是過渡性共主,時間到就必須走人,因為位置必須留待給新任共主。但即使如此,由於2018地方選舉完之後,僅14個月就總統大選,因此對於賴來說,如果由與英同盟的菊來擔任黨主席,這無疑宣告,即使2018民進黨大敗,賴也很難在2020代蔡上陣。

所以說,對賴來說,如今的困境,就變成是否要在2020搭配蔡英文競選副總統。如果擔任副手,蔡賴在2020輸掉,則賴的政治發展基本就此結束;即使蔡連任,從過去副總統的經驗來看,賴亦相當難挑戰2024,因為後有更具年齡優勢的鄭文燦和林佳龍。

倘若賴清德不願擔任蔡英文副手,那賴就只能賭蔡在2020先輸掉,自己從陳菊手上接任黨主席,在手握黨權的情況下,挑戰2024。不過倘若蔡贏下2020,則賴就可以說是偷雞不著,連米都拾不到,最多再任行政院長,徹底失去2024的挑戰權。可以說,無論賴選擇何種道路,都是風險重重。

就目前來看,賴清德會選擇上述哪條道路,仍在未定之數,因為年底的選舉結果,將相當影響賴的抉擇,成為評估的基點。如果大敗,賴更可能劍指黨主席;如果小敗,則較可能選擇擔任副總統。從此來看,年底大敗,看似更可能讓賴接近總統大位,但實際上,即使刻意神隱,但閣揆真能完全免於承擔敗選責任嗎?賴清德似乎與挑戰總統大位越離越遠,而讓鄭文燦越來越近。(推薦閱讀:風評:經濟轉佳沒錯,但原因不是總統說的那樣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相關報導
公孫策專欄:王莽就輸蔡英文這一點
弘安觀點:看蔡英文政績做不到的囈話,還是人民錯了!?

更多追蹤報導

「沒慶祝還道歉」賴揆自誇謙卑
蔡宣示四改革 指過去政府不敢不肯做
軍公教養尊處優?黃耀南:撕裂族群
年改雙面刃 綠拉抬選情隱憂
馬辦:把國家資源變私產的是民進黨

相關新聞影音

______________

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快投稿Yahoo論壇!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