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黃復興的輓歌

楊思超
風傳媒

老同學郭克勇君發表「黃復興的忠誠與哀愁」一文,暮鼓晨鐘,閱後令人感慨萬千。

大選過後,民進黨蔡英文政府,藉著黑鷹意外事件,大力收攏軍心;而在此同時,國民黨內青壯派卻磨刀霍霍,圍剿「戰犯」吳斯懷;接著,藉著改革聲浪,劍指「黃復興」,「黃復興」成了黨內承擔敗選、體制失能、綁架黨中央、頑固保守、特殊利益團體……等等的眾矢之的,代罪羔羊。

郭文所述的黃復興是否哀愁,我不清楚;但是,「黃復興黨部」迄今卻依然沉默無語,一如既往。

「黃復興」的確是國民黨內的特殊團體,但絕對不是特殊「利益」團體,更不是「既得利益」團體;當國民黨有黨產、有權位、選舉利益分配的時候,跟「黃復興們」一毛錢關係也沒有,連邊都沾不上。

什麼跟「黃復興們」有關係呢?  盡義務,盡一個黨員的義務。就拿繳黨費來說吧,絕大多數的「黃復興們」,從18歲起,成了黨員之後,每個月按時繳黨費。隨著階級的逐漸升高,從幾百元調漲到幾千元,而且是由薪俸中直接扣除。錢去哪裡?怎麼用的?從來,沒人知道,沒人解釋,也沒人問。

最近有人指稱,「黃復興」資深黨員不用繳黨費,暗指這些老同志不僅是特權,還要在黨內指手畫腳,說三道四。他們沒有說清楚,或者,故意不說清楚的是,資深黨員免繳黨費,是只針對繳了40多年黨費的「黃復興」老杯杯嗎?  還是所有的資深黨員一體適用?

盡黨員義務的另一種表現,就是支持黨的政策,支持黨的候選人。「黃復興」全盛時期,曾在一次國會選舉中,一舉支持,或重點支持了22位黨籍同志,進入立法院。而且歷次選舉,黨中央也好,地方派系也好,向來與「黃復興」是沒有,也不必有任何的利益或條件交換。

國民黨的青壯派議員們,請問,你們能和「黃復興們」一樣,不管在過去和未來,只盡黨員的義務,而不求任何回報嗎?

20180510-國民黨黃復興黨部10日至立院外聲援八百壯士。(顏麟宇攝)
20180510-國民黨黃復興黨部10日至立院外聲援八百壯士。(顏麟宇攝)

國民黨黃復興黨部聲援八百壯士反年改。(顏麟宇攝)

沒錯,黃復興是老了,而且會愈來愈老。身為黨內的重要組成部分,它應該和黨內的改革一起同步進行,與時俱進。但是,改革要對症下藥,不可誤診,按錯罪名,抓錯藥方。

比方說,有人提議,應該裁撤「黃復興黨部」,將其所屬各地方黨員同志,併入各地方黨部。這條思路,我的判斷,恐將治絲益棼。

先說結論,「黃復興」如果被裁撤,國民黨中央將來或許要花費更多的時間、精力,跟許多「小黃復興」們打交道,這個「小黃復興」指的是各軍事院校校友團體。因為「黃復興們」,對國家目標、台灣未來、兩岸關係,理念是高度契合的;他們對這塊土地的熱愛、關心,是日積月累,在台澎金馬、在海上、在空中,一步一步刻印出來的。

因為這樣的理念契合,他們的凝聚力極強,所以,國民黨可以拆除黃復興這個平台,但打不散更多的「小黃復興」們,畢竟,社會團體也是你組織工作重要的一環。

對此,我的一位學長,退役上校許錫林,點評的非常精準到位,他說︰「國民黨現在急需開展的改革,是『世代交替』,不是搞『世代對立』,更不是『世代唾棄』,為敗選究責『抓交替』。」

看過美國的科幻動作系列電影《變形金剛》嗎?  裡面有一個角色叫做「輓歌」,他是《變形金剛》裏的戰士。具有很強大的作戰能力,能與團隊配合,是團隊必不可少的輸出力量。他的格言是:「恐懼是所有失敗者的共性。」

藍袍小將們,你們,恐懼了嗎?

當黃復興的輓歌在「中國國民黨」內吟唱起來,我想,其曲調必然是蒼涼、悲壯的吧。

*作者為國安局退休人員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觀點投書:黃復興的忠誠與哀愁
相關報導》 葉慶元觀點:國民黨再起,找回為民主自由奮鬥的創黨精神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