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新冠疫情、黑海糧食走廊出口談判卡關、糧食大國收成欠佳 一文看懂全球糧食危機的前因後果

世界兩大糧倉俄羅斯與烏克蘭合計占世界小麥與大麥出口量近3分之1,俄烏戰爭威脅世界糧食供應,全球糧食價格飛漲,而這可能會導致發展中國家糧食短缺、饑荒、政治動盪的問題惡化。

烏克蘭是玉米的主要供應國,也是全球最大的葵花油出口國,小麥與其他主食從港口出發,運往世界各地製成麵包、麵條、動物飼料等。俄羅斯是小麥及其他主食的主要供應國,更是全球最大的肥料出口國,約占全球供應量的15%。

全球糧食價格節節攀升,俄烏戰爭讓情況惡化,阻止約2千萬公噸的烏克蘭糧食運往中東、北非、亞洲一些地區。然而,從烏克蘭黑海(Black Sea)港口運出糧食的安全走廊談判已展開數週,但幾乎沒取得任何進展,隨著夏季收穫季節來臨,情況越來越緊迫。

2022年5月28日,烏克蘭哈爾基夫郊區,一處農場的倉庫遭到俄軍砲轟,穀物四散(美聯社)
2022年5月28日,烏克蘭哈爾基夫郊區,一處農場的倉庫遭到俄軍砲轟,穀物四散(美聯社)

2022年5月28日,烏克蘭哈爾基夫郊區,一處農場的倉庫遭到俄軍砲轟,穀物四散(美聯社)

美國農業部(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前首席經濟學家、華府國際糧食政策研究所(International Food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格勞伯(Joseph Glauber)表示,俄烏戰爭爆發之前,烏克蘭每月出口500萬至600萬公噸的穀物,而戰爭爆發以來,烏克蘭每月只能出口150萬至200萬公噸。

美國麻薩諸塞大學阿默斯特分校(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危機管理研究人員、烏克蘭基輔經濟學院(Kyiv School of Economics)董事會成員納格尼(Anna Nagurney)表示:「談判必須在接下來幾個月內達成,否則後果將很可怕。」

2022年5月28日,烏克蘭哈爾基夫郊區,一處農場的倉庫遭到俄軍砲轟,拖拉機遭到炸毀(美聯社)
2022年5月28日,烏克蘭哈爾基夫郊區,一處農場的倉庫遭到俄軍砲轟,拖拉機遭到炸毀(美聯社)

2022年5月28日,烏克蘭哈爾基夫郊區,一處農場的倉庫遭到俄軍砲轟,拖拉機遭到炸毀(美聯社)

納格尼說全世界約4 億人依賴烏克蘭的食品供應,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U.N.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預計,今年41個國家、多達1億8100萬人可能面臨糧食危機或更嚴重的飢餓問題。

當前情況

烏克蘭90%的小麥及其他穀物往往透過海路運往全球,但目前由於俄羅斯封鎖黑海沿岸,穀物出口受阻。

烏克蘭一些穀物正透過鐵路、公路、河運穿越歐洲,運到世界各地。然而,與海運相比,這只是杯水車薪。由於烏克蘭的鐵軌軌距與西部鄰國的軌距不符,這些貨運也發生堵塞的情況。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烏克蘭農業部副部長迪米柴斯維奇(Markian Dmytrasevych)要求歐盟議員協助烏克蘭出口更多糧食,包括擴大使用羅馬尼亞的黑海港口,在多瑙河(Danube River)建造更多貨運碼頭,削減波蘭邊境貨運過境的繁瑣手續。

華府國際糧食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格勞伯表示:「現在我們必須一路繞過歐洲才能回到地中海,這確實為烏克蘭糧食增加了驚人的成本。」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俄羅斯穀物也沒運出,俄羅斯當局聲稱,西方國家嚴厲制裁俄國銀行業與航運業,導致俄羅斯無法出口糧食及肥料,並嚇跑了外國航運公司。俄羅斯官員堅持要西方國家取消制裁,好讓俄羅斯糧食進入全球市場。然而,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及其他西方國家領導人表示,對俄羅斯的制裁措施不涉及糧食。

雙方說法

烏克蘭指責俄羅斯砲轟烏國農業基礎設施、燒毀農地、竊取糧食,並試圖將偷來的糧食賣給埃及與黎巴嫩,但遭到這2個國家拒絕,後來俄羅斯被控將偷來的糧食賣給敘利亞。

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表示,俄羅斯挑起全球糧食危機,西方國家贊同這個說法,歐洲委員會(European Council)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都表示,俄羅斯正將糧食當成武器。

2021年7月21日,俄羅斯農民正在收割小麥(美聯社)
2021年7月21日,俄羅斯農民正在收割小麥(美聯社)

2021年7月21日,俄羅斯農民正在收割小麥(美聯社)

俄羅斯表示一旦烏克蘭清除黑海海岸的水雷,而且俄羅斯能檢查抵達的船隻是否載有武器,就能恢復糧食出口。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承諾,俄羅斯不會「濫用」其海軍優勢,並將「採取一切必要措施確保船隻能自由離開那裡」。

烏克蘭與西方官員懷疑拉夫羅夫的承諾,土耳其外交部長恰武什奧盧(Mevlüt Çavuşoğlu)本週表示,由於已知黑海水雷的位置,因此可能在無需清除水雷的情況下建立安全走廊。

烏克蘭農業部副部長迪米柴斯維奇本星期向歐盟農業部長表示,唯一的解決方法是打敗俄羅斯,解除對港口的封鎖:「沒有人道主義走廊之類的臨時措施能解決這個問題。」

如何演變成目前情況?

新冠疫情讓全球飢餓人口增加約 18%,達到7.2億至8.11億人,航運塞港危機、高漲的能源成本、極端氣候造成乾旱與洪水等原本已導致糧食價格上漲與供應緊繃,俄烏戰爭則導致全球糧食危機惡化。

美國農民在玉米種子地裡。(美聯社)
美國農民在玉米種子地裡。(美聯社)

美國農民在玉米田裡。(美聯社)

巴西是全球最大的大豆生產國,巴西的大豆原本就已經因為嚴重乾旱而減產,現在產量可能會更低。俄羅斯與烏克蘭的小麥不易找到替代品,聯合國指出,美國與加拿大去年美國小麥收成不佳,庫存量緊繃,阿根廷正限制小麥及玉米出口。5月13日,印度宣布禁止小麥出口。

目前全球燃料與肥料成本飆升,其他糧食生產大國無法填補目前的全球糧食缺口。

誰受到最大衝擊?

烏克蘭及俄羅斯主要出口主食給最容易受到成本上漲與短缺影響的發展中國家,索馬利亞(Somalia)、利比亞、黎巴嫩、埃及、蘇丹等國家極度依賴來自烏克蘭與俄羅斯的小麥、玉米、葵花油。

華府國際糧食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格勞伯表示,發展中國家的政府只有兩條路:不是讓糧食價格上漲,就是補貼成本。他說埃及這種中等繁榮國家是世界最大的小麥進口國,有能力吸收更高的糧食成本。

2022年3月2日,埃及首都開羅的麵包師傅正在製作傳統的扁麵包「巴拉迪」(baladi)(美聯社)
2022年3月2日,埃及首都開羅的麵包師傅正在製作傳統的扁麵包「巴拉迪」(baladi)(美聯社)

2022年3月2日,埃及首都開羅的麵包師傅正在製作傳統的扁麵包「巴拉迪」(baladi)(美聯社)

飢餓與饑荒正在非洲之角地區蔓延,小麥與食用油的價格已經上漲超過1倍,而當地家庭用來生產牛奶與肉類的數百萬頭牲畜已經死亡,一些國家的小麥價格甚至漲了750%。

聯合國估計,索馬利亞超過20萬人面臨「災難般的饑荒與飢餓」。到了今年9月,約1800萬名蘇丹人可能面臨急性飢餓,此外,今年有1900萬名葉門人面臨糧食不安全。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警告,如果全世界對烏克蘭戰爭袖手旁觀而不採取行動,就會出現「兒童死亡數字會爆增」。

格勞伯說表示:「負擔由非常貧窮的人承擔,毫無疑問,這是一場人道危機。對於葉門這樣的貧窮國家或(非洲東北部)非洲之角地區(Horn of Africa)國家來說,他們真的需要人道援助,」他說。

2019年資料照,因爲葉門長年內戰,導致許多兒童營養不良,連溫飽甚至活下去都成問題。(美聯社)
2019年資料照,因爲葉門長年內戰,導致許多兒童營養不良,連溫飽甚至活下去都成問題。(美聯社)

因爲葉門長年內戰,導致許多兒童營養不良,連溫飽甚至活下去都成問題。(美聯社)

此外,不斷上漲的糧食價格還可能導致這些國家的政治動盪。以埃及為例,1977年,埃及政府試圖提高補貼的麵包價格,結果引發動盪;2008年,埃及出現小麥短缺,社會陷入動盪,時任總統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在2011年遭到推翻,當時起義民眾的主要口號是「麵包、自由與社會正義」。糧食價格飛漲是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的其中一個原因,人們擔心這種情況會重演。

目前各界做了什麼?

數週以來,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一直努力想達成協議,解除俄羅斯對穀物與肥料出口的封鎖,讓烏克蘭能從重要的黑海貿易港口奧德薩(Odesa)運出商品,但進展緩慢。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表示,他正與歐洲夥伴合作制定在烏克蘭邊境建立臨時筒倉的計畫,這項解決方案還將解決烏克蘭與歐洲各國鐵軌軌距不同的問題。

拜登14日表示,是烏克蘭的穀物可轉移到筒倉,然後「送上歐洲的車輛,再將其運往海上,接著運往世界各地,但這需要時間」。

食物價格飛漲

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小麥價格指數,今年頭3個月小麥價格比去年同期上漲了45%,植物油上漲了41%,糖、肉、奶、魚的價格也上漲了兩位數。這些食物價格的上漲推動了全球通膨速度加快,導致食品雜貨變得更昂貴,讓原本不得不提高售價的餐廳老闆的成本提高了。

2022年4月19日,肯亞首都奈洛比,一名小販正將油炸馬鈴薯(美聯社)
2022年4月19日,肯亞首都奈洛比,一名小販正將油炸馬鈴薯(美聯社)

2022年4月19日,肯亞首都奈洛比,一名小販正在油炸馬鈴薯(美聯社)

國際糧食政策研究所(International Food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表示,如果俄烏戰爭拖延,這可能會導致更多的出口限制,從而進一步推高價格,糧食短缺的問題將變得更嚴重。

美國農業數據與分析公司「Gro Intelligence」策略長馬修斯(Steve Mathews)表示,另一個威脅是稀缺且昂貴的肥料,當農民捨不得施肥,田地的生產力可能會降低。

2022年3月31日,國際肥料價格上漲,無力負擔的肯亞農民不得不使用動物排泄物當成肥料(美聯社)
2022年3月31日,國際肥料價格上漲,無力負擔的肯亞農民不得不使用動物排泄物當成肥料(美聯社)

2022年3月31日,國際肥料價格上漲,無力負擔的肯亞農民不得不使用動物排泄物當成肥料(美聯社)

肥料的2種主要化學物質鉀與磷酸鹽的短缺格外嚴重,而俄羅斯是主要供應商。馬修斯說:「如果現在我們繼續面臨鉀和磷酸鹽的短缺,將看到產量下降,未來幾年,這種情況毫無疑問會發生。」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全球糧食危機重創非洲民生!哲連斯基:非洲已淪為俄烏戰爭人質
相關報導》 莫斯科遭控偷竊烏克蘭糧食轉賣!記者當面質問俄羅斯外長:除了穀物還想偷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