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李顯龍給台美中三方的建言

·6 分鐘 (閱讀時間)
資料照片:中央社
資料照片:中央社

當美國拜登政府的高官,近期駱驛往訪東南亞國家途中,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於本月3日在「阿斯本安全論壇」(AspenSecurityForum)上,針對中美關係和台海問題,發表了重要的談話。新加坡幅員狹小,但因地處戰略要津,早自前資政李光耀執政時期,就在東協組織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李顯龍有乃父之風,評論世局擲地有聲,常有相當獨到的見解。

李顯龍關切中美關係,認為華府的態度日趨強硬,而中國大陸又存有「東升西降」的想法;因此,他認為情況「非常危險」。李顯龍警告:「美國和中國努力相互交涉以避免衝突至關重要,雙方的衝突對彼此和全世界都會是災難。」我認為,李顯龍對中美關係的判斷是正確的,他的憂慮也非完全杞人憂天。

表面上,拜登的強硬是以假設「中國崛起」,對外形成的「中國威脅論」為前提;實際上,針對國內需求,以及為了凝聚與盟國團結的向心力,對拜登而言,來自中國的挑戰,此時反而成為一個「必要的罪惡」。拜登理解中共目前無力改變國際秩序,中共的權力投射,僅能及於它眼中的「核心利益」地區。

另一方面,拜登也不會輕忽中共的發展潛力,不致於把中共和冷戰時期的蘇聯等量齊觀。對此,美國的戰略家早有自知之明。美國智庫「藍德公司」(RAND)2020年11月完成的一份名為<現實主義的宏觀克制戰略>(A Realist Grand Strategy of Restraint)的研究報告,主張縮小對美國利益的解釋面,減少美國前進軍事部署,重啓終結現行美國諸多安全承諾的談判,解決和其它強權的利益衝突和促進更多合作的問題,以及為使用美國軍力設定更高的門檻。

李顯龍認為「東升西降」的想法是錯誤的,值得中共執政當局和中國大陸那些「網路急進派」的警惕。毛澤東當年引用「東風壓倒西風」的說法是為了鼓舞士氣,對內壓制「反動勢力」,對外反抗「西方帝國主義」。習近平是「毛澤東思想」的忠實信徒,他今天面臨的處境,也需要強化「四個自信」來「安內攘外」。但事務總有一體之兩面,過度自信就會造成冒進,以及犯「戰術上輕視敵人」的錯誤。中國大陸內部最近已有人重提鄧小平的「韜光養晦」,發出一些自省的聲音。

李顯龍希望美國不要只看重經濟利益,應多參與區域經濟合作。我認為這反映了疫情當下,多數東南亞國家的心聲。在現代國際社會,安全與經濟己難以一刀切。前蘇聯的倒台,不是安全受到威脅,而是軍備擴張拖垮了疲弱的經濟。東南亞國家難以在安全靠美國、經濟靠大陸之間選邊站;更擔心中美軍備競賽,會形成地區性的聯鎖反應。李顯龍希望美國在未來時機成熟時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因為除了美國的軍事存在,亞太國家也希望看到美國加入區域經濟合作。

如同過去多次講話,李顯龍這次再度論及兩岸關係。他特別強調台灣是可能爆發衝突的地點。李顯龍的說法並不「特別」,英國<經濟學人>在今年5月這期封面上,甚至直言台灣是「地表最危險的地方」。如果台海爆發衝突,應是和台美中三方有關。就美方而言,美國國防部長奧斯丁上月訪星時做出兩點表態,一是沒有人願意看到現狀被單方面改變,二是美國將依據「台灣關係法」和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支持台灣維持自我防衛能力。李顯龍認為,美國「如果能夠明確並一貫的維護這個謹慎立場,台海和平穩定就能維持。」

針對兩岸關係方面,李顯龍把「台獨」形容是醒目的「紅燈」,只要台灣不要硬闖,他不認為北京會片面採取武力犯台的舉動;因為「這麼做風險很高,即便成功,也要付出巨大代價。」我認為李顯龍對於台海和戰的說法有些樂觀,因為問題就出在他所說的三方「存在嚴重誤判的危險」。

首先,對於兩岸現狀的定義,我認為三方都有不同的詮釋。美國對台軍售,以及提升與台灣的

實質關係,在中共看來就是「干涉內政」;因為美國的「一中政策」與中共的「一中原別」,就存在語意學上的差異。至於兩岸的現狀問題,前總統馬英九以「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擱置雙方的爭議,但因民進黨的執政,這個說法己無法接受兩岸緊張關係的考驗。

其次,台獨是「假議題」,美國已多次表態不支持,民進黨政府也承認做不到,故反獨不會引發衝突。中共採取「以戰止獨」是進行軍事威懾,是不讓所謂的「分裂主義勢力」擴大;但如果中共認為以和平手段無法達成統一的目標,則中共就有可能採取武力的手段。習近平在未來任內,不會讓這個問題「久拖不決」。

最後,三方沒有透過協商建立危機管控機制,是現存威脅台海和平最急迫的問題;如李顯龍所說,「九二共識」是兩岸維持關係與展開合作的可行方法,但民進黨已表態不接受「九二共識」,制定替代表述又非常困難。因此,兩岸目前無法解開這個「死結」,還是要看中美展開高層對話後,雙方是否把它視為一個戰略問題來處理。

總之,我認為以新加坡擁有的主客觀條件,是有能力和經驗在兩岸之間扮演「調人角色」,關鍵是意願的問題。2015年11月在新加坡舉行歷史性的「馬習會」,記得會議結束,我們在回程包機起飛前,苦等馬總統一個多小時。事後才知道,他和李顯龍已進行了議程之外的會晤,可見新加坡和兩岸長久累積的互信程度。

【作者 趙春山/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