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問好問題有多重要?當一個「愚蠢問題」讓美國總統拜登當場飆「國罵」

·6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總統拜登24日在白宮出席一場會議,探討政府在提升經濟競爭、抑制物價上漲的進展,但在快要結束的時候,面前沒關靜音的麥克風捕捉到他飆「國罵」痛斥福斯新聞記者杜西:「好一個愚蠢的混蛋(What a stupid son of a bitch)。」這一句話馬上成為美國人最熱門的笑料。

那天拜登(Joe Biden)在白宮東廳(East Room)出席競爭力委員會的會議,並對現場採訪記者發表談話。活動結束時,極右派福斯新聞網(Fox News)記者杜西(Peter Doocy)大聲提問:「您認為通貨膨脹在期選舉之前會是你的政治包袱嗎?」此時記者們正在離場,拜登透過麥克風諷刺地回應:「這是一筆龐大資產呢,有更多的通貨膨脹。」

他緊接著飆起了髒話,一邊搖頭一邊面無表情說道:「好一個愚蠢的混蛋。」由於當時麥克風還開著,一些記者聽到拜登罵人,頓時暫停了一下手上動作,才繼續收拾。隨後,白宮發佈了拜登參與會議的全部文字記錄,其中就包括了大罵記者的原話,而且一字不漏的記錄在案。

對於問了「蠢問題」遭到總統先生當面批評,杜西一笑置之。他告訴福斯新聞網節目「第五人」(The Five)主持人沃特斯(Jesse Watters),他當時並沒有聽到拜登的「國罵」,事後才被同行記者詢問:「你剛剛有聽到總統罵你什麼嗎?」

當打趣回說:「我覺得總統說的沒錯,你一直都是愚蠢的混蛋阿。」杜西「接梗」回應道:「嗯,還沒有人就此事(是否為愚蠢的混蛋)向我進行事實查核,並說這不是真的。」他並指出,沒多久後他接到了總統的電話,說「這不是針對你,朋友。」顯然,兩人已經消弭了過節。

對於拜登對記者開罵,美國保守與自由派各持不同看法。曾是川普(Donald Trump)資深顧問的康威(Kellyanne Conway)批評拜登一周內兩度嘲笑福斯新聞網記者,「顯然他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自由派的人則認為SOB作為一句常見的「國罵」雖不文雅,但侮辱意味並沒那麼嚴重,只是表達被問「蠢問題」當下的不滿。

美國總統拜登1月24日在白宮出席競爭委員會一場會議,卻痛斥福斯新聞記者杜西:「好一個愚蠢的混蛋(What a stupid son of a bitch)。」(AP)
美國總統拜登1月24日在白宮出席競爭委員會一場會議,卻痛斥福斯新聞記者杜西:「好一個愚蠢的混蛋(What a stupid son of a bitch)。」(AP)

美國總統拜登1月24日在白宮出席競爭委員會一場會議,卻痛斥福斯新聞記者杜西:「好一個愚蠢的混蛋(What a stupid son of a bitch)。」(AP)

拜登對「蠢問題」顯然沒耐性

拜登去年7月發布行政命令,設立白宮競爭委員會(White House Competition Council),以監督反壟斷與抑制物價上漲的實質進展。目前,美國的通貨膨脹率處於近40年來最高水平,並損害了拜登的支持率。然而在公眾場合上,對於認為過於挑刺的媒體,拜登的回應態度越來越直接。

福斯新聞一直是批評拜登與民主黨的主流媒體。19日,拜登就職總統一周年前夕召開了記者會,接收一系列尖銳提問,也與杜西展開來回交流。拜登說:「你總是會問我最好的問題。」杜西說:「我的問題裝滿了活頁夾。」「我就知道,」拜登說,「對我來說都沒有多大意義,儘管問吧。」

20日在白宮記者會即將結束時,福斯新聞網記者海因里希(Jacqui Heinrich)針對俄烏局勢提問:「總統先生,您為什麼要等普京(Vladimir Putin)先出手?」拜登則嗤笑回道,「多麼愚蠢的問題」,但未加以回答。

美國總統拜登1月19日召開白宮記者會,這是他上任一年來的第十場。在說到留下來接受提問時,他伸手看了手錶。(AP)
美國總統拜登1月19日召開白宮記者會,這是他上任一年來的第十場。在說到留下來接受提問時,他伸手看了手錶。(AP)

美國總統拜登1月19日召開白宮記者會,這是他上任一年來的第十場。在說到留下來接受提問時,他伸手看了手錶。(AP)

拜登致電杜西:我沒有針對你

杜西24日從記者躍升為美國時事新聞主角,並在自家公司節目上現身說法。晚間9時,他告訴當家主持人漢尼提(Sean Hannity),很感激能夠和總統通電話。

「我們一來一往,我們只是在談論要往前看,我只是試著告訴他,我總是會嘗試提出與其他人不一樣的問題,他回說『你必須這樣。』這是總統的話,所以我會繼續這樣做,」杜西說道。當主持人提問拜登是否道歉,杜西回答說:「他消除了隔閡,我很感激。我們的對話很好。」漢尼提笑道:「這聽起來不像是道歉。」

杜西並補充道:「嘿,漢尼提,世界正處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邊緣,所有事情都在繼續發展。我很感激總統今天晚上花費了幾分鐘,在辦公桌前給我打了電話,讓我們消除隔閡。」

「我不需要任何人向我道歉,他想怎麼叫我都可以,只要他能繼續表達!」他顯然對於未來的提問期待萬分,「我認為這就夠了,所以我們可以繼續前進。我們現在可以繼續前進,未來還會有好幾年呢,我有3到7年的機會能向他詢問不同的事情。」

做功課、問一個好問題,很重要

記者獲得代表公眾向總統發問的珍貴機會,理應好好提問。MSNBC的專欄作家布朗(Hayes Brown)指出,美國人除了關注拜登的失言,也該關注一個簡單的事實:杜西的問題很糟糕。

他說,當杜西問:「您認為通貨膨脹在中期選舉之前會是一種政治負擔嗎?」拜登的回應,「除了尖酸還有恰如其分的諷刺」,誰都知道,對執政黨來說,在11月期中選舉之前爆發通貨膨脹是一件壞事,這是一個很常識性的政治推斷,「即使他正經回答了這個問題,回答內容也不會向公眾提供任何關於政府行動或其他政策的新信息。」

布朗列出十幾道提問建議,「您的政府如何應對通貨膨脹?」「通貨膨脹會怎麼改變您的議程範圍?」呼籲杜西下次做好功課時,可略讀一下他的建議,再上陣提問。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遲來的正義!內戰期間性侵原住民婦女有罪 瓜地馬拉法院判決:各判30年有期徒刑
相關報導》 曾上街頭示威反戰的勇敢俄國人都消失了?現在俄羅斯民眾為什麼「不反對」普京侵略鄰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