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體驗C級防護衣 汗水淋漓「溼背秀」

·2 分鐘 (閱讀時間)

記者孫建屏/採訪札記

20幾年的記者工作經驗,採訪國軍化學兵部隊的機會也不在少數,難得有機會穿上C級防護衣、戴著口罩和眼罩等全套裝備,執行陸軍39化學兵群支援消毒採訪任務,30分鐘的初次體驗,只有一個感覺,真是汗水淋漓的「溼背秀」!

為了拍攝官兵執行檢疫場所的消毒作業,開車抵達消毒地點後,39化學兵群特別準備了全套裝備,讓記者做好防護。依序穿上密不透風的白色防護衣、戴起橡膠手套,將口罩裝上加有濾棉的「3M 6003」有機酸性氣體濾毒罐套到頭上,拉緊耳條,再戴起防護眼鏡,最後套好防護衣頭套、拉起胸前拉鏈。

整個程序大概花了7、8分鐘,穿好整套裝備不到2分鐘,就感覺身上的汗已順著大腿往下流,拉緊的口罩讓臉上感到被壓迫的不舒服,呼吸雖然還算順暢,可是視線範圍受到限制,熱氣也讓防護眼鏡起了些許白霧。

汗如雨下 成最佳註解

跟著官兵走到3樓消毒,才5分鐘左右,原本所穿的衣褲,因流汗慢慢貼上身體,隨著時間拉長,身體和衣服、褲子幾乎黏在一起,汗水也往下流到襪子,腳掌都溼了。

大約10分鐘後,拍照時舉起放下的兩手,突然感覺到液體流動,舉起相機時,水流到小臂;放下後,水流到手套內的每個手指,就這樣來來回回。

等到將近30分鐘拍攝工作結束,全身防護裝備脫下,身上就像被大雨淋過,沒一處是乾的;手套內的汗水可以用倒的,流出來的分量真是不少;口罩的勒痕,在臉上留下紅色的印記。

最近因為疫情關係,穿著白色C級防護衣的化學兵穿梭在大街小巷,為民眾進行消毒作業的畫面應該不少見,透過新聞報導和照片可以知道,官兵確實相當辛苦,經過實際親身體驗,才真正了解箇中滋味。

記者脫下防護口罩後,臉上布滿汗水,也留下紅色印記的勒痕,充分體會化學兵官兵工作的辛苦。(記者孫建屏提供)

將近30分鐘的拍照工作結束後,穿著全套防護裝備的記者,身上所流的汗已經快透出C級防護衣。(記者孫建屏提供)

手套累積的汗水,可以直接倒出不少的分量。(記者孫建屏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