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在戰鬥機飛行員之家,親拍「紅旗演習」的戰鬥機型

許劍虹
風傳媒

結束了死亡谷的旅程後,依照筆者與卓哲宏的原定計畫,第二天是要到內華達州的內利斯空軍基地(Nellis Air Force Base)外拍飛機的。正如筆者在前一篇文章所介紹,當時正值2019年紅旗演習(Exercise Red Flag)第二階段,美國空軍正在與北約、亞太以及中東諸盟國飛行部隊實施聯合操演,一定能拍到精彩的照片。

 內利斯空軍基地外號「戰鬥機飛行員之家」(Home of the Fighter Pilots),是美國空軍作戰中心(US Air Force Warfare Center)的所在地。這裡不只有利屬第57戰鬥機聯隊美國空軍戰鬥機武器學校(USAF Fighter Weapons School),還有足以媲美美國海軍TOP GUN的美國空軍第64與65兩支假想敵中隊(Aggressor Squadrons)。

來到內利斯空軍基地,首先要捕捉的就是有特殊彩繪的F-16或F-15,如照片中這架83-159。/許劍虹 攝。
來到內利斯空軍基地,首先要捕捉的就是有特殊彩繪的F-16或F-15,如照片中這架83-159。/許劍虹 攝。

來到內利斯空軍基地,首先要捕捉的就是有特殊彩繪的F-16或F-15,如照片中這架83-159。/許劍虹 攝。

除了戰鬥機武器學校與假想敵中隊外,內利斯空軍基地也是美國空軍雷鳥飛行表演隊(United States Air Force Thunderbirds)的據點。雷鳥特技表演隊曾經於1959年與1987年到訪台灣與中國大陸,同中華民國空軍及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切磋技藝,來自兩岸的軍事迷對他們應該並不陌生。同時擁有假想敵中隊與雷鳥特技表演隊的內利斯空軍基地,一點也不愧對「戰鬥機飛行員之家」的外號。

儘管中華民國空軍並沒有任何單位進駐內利斯,但是路克空軍基地(Luke Air Force Base)的第21中隊飛行員在參加美軍舉辦的演習時,還是與假想敵中隊交手過。或許這也是為什麼,中華民國空軍有著實力不輸給北約盟友的一批F-16飛行員。筆者大學時代,也曾多次參加內利斯的基地開放活動,所以此次行程也算得上是一趟懷舊之旅。

在內利斯空軍基地周邊,隨便舉頭一看就是架F-35A飛過去,尤其是在「紅旗演習」的時間點。/許劍虹 攝。
在內利斯空軍基地周邊,隨便舉頭一看就是架F-35A飛過去,尤其是在「紅旗演習」的時間點。/許劍虹 攝。

在內利斯空軍基地周邊,隨便舉頭一看就是架F-35A飛過去,尤其是在「紅旗演習」的時間點。/許劍虹 攝。

戰鬥機飛行員之家

內利斯空軍基地距離拉斯維加斯僅12英里距離,所以有家人同行的航空迷不用擔心父母、太太、丈夫或者孩子無聊。實在不喜歡飛機的,可以究竟到旁邊的賭場試試手氣、看看表演或是買買東西。喜歡槍械的,則可以到「戰地維加斯」(Battlefield Vegas)練練靶。吳尚融對現代戰機毫無興趣,所以他把我丟給卓哲宏後,就自己開車找軍事用品店去了。

原名拉斯維加斯陸軍機場(Las Vegas Army Field)的內利斯基地,成立於美國剛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的1941年12月20日,早期主要是給B-17、B-24、B-40以及B-29轟炸機上的槍手練習打空中標靶。1947年9月18日,美國陸軍航空軍改制為美國空軍,於是拉斯維加斯陸軍機場更名為拉斯維加斯空軍基地(Las Vegas Air Force Base)。

為了紀念1944年12月27日,駕駛P-47雷霆式戰鬥機支援突出部戰役(Battle of Bulge),卻不幸遭德軍擊落殉國的內利斯(William H. Nellis)中尉,美國空軍於1950年4月30日將拉斯維加斯空軍基地改名為內利斯空軍基地。可見從命名上來看,內利斯空軍基地就充分展現了美國「自由之土,勇士之邦」的精神。基地周邊的磁場,也會讓到訪者肅然起敬。

抵達拉斯維加斯的時候,已經是3月19日的晚間,筆者與吳尚融就選在內利斯空軍基地對面的一家超級8(Super 8)汽車旅館過夜。晚上拍不了照,筆者就到旅館附近的Jack in the Box速食店用餐。走在路上的時候,就已經可以聽到戰鬥機在空中飛舞的聲音,但也只能看到飛機上的燈光與尾焰,其他什麼都看不清楚。

第二天早上,我又在吳尚融陪同下到Jack in the Box吃早餐,這個時候就可以目睹飛機從頭上飛過去。基本上只要隨便一抬頭,就是F-35A或者F-15E飛過去,讓「凌雲御風去,報國把志伸」的空軍軍歌歌詞快速從腦海中閃過,待在「戰鬥機飛行員之家」的每一秒,都讓筆者熱血沸騰,即便當時的我並沒有真的進入基地。

內利斯空軍基地,外號為「戰鬥機飛行員之家」。/許劍虹 攝。
內利斯空軍基地,外號為「戰鬥機飛行員之家」。/許劍虹 攝。

內利斯空軍基地,外號為「戰鬥機飛行員之家」。/許劍虹 攝。

紅旗演習(Exercise Red Flag)

與美國海軍的TOP GUN,即今天位於法隆海軍航空站(Naval Air Station Fallon)的海軍戰鬥機武器學校(United States Navy Fighter Weapons School)一樣,美國空軍戰鬥機武器學校是受到越戰的刺激,而於1965年誕生於內利斯空軍基地的。無論是美國海軍還是空軍的戰鬥機飛行員,都發現他們在與北越空軍進行近距離空中纏鬥時常常吃虧。

原來受到中華民國空軍在1958年9月24日的「九二四空戰」中,以F-86F軍刀機發射響尾蛇飛彈擊落中共MiG-17影響,美國海軍及空軍評估空中纏鬥的時代已經過去,飛行員只需要專注培養發射空對空作戰的技術發展,學會如何「射後不理」,就可以奪下制空權了。結果沒有裝備機砲的F-4幽靈式戰鬥機,在北越上空遇到MiG-17時往往只會陷入苦戰。

這讓美國空軍與海軍不得不接受現實,承認近距離空中纏鬥仍有其作用,電影《捍衛戰士》(TOP GUN)其實也是在越戰慘敗的陰影下誕生的。「紅旗演習」的發起目的,就是要提升美國與全球盟邦戰鬥機飛行員的空中纏鬥能力。之所以命名為「紅旗演習」,就是為了要確保美國的北約、中東與亞太同盟能夠準確因蘇聯、中共、北韓與北越等共產主義國家之挑戰。

到了今天,「紅旗演習」的主要假想敵則為中共、俄羅斯、北韓與伊朗,大體上與冷戰時代沒有差異。如果真要講有什麼不一樣,應該是現在針對中共的部分可能比以前多了一些。當然在基地外面拍照的我們,是不太可能看出「紅旗演習」的內容有哪些的。但是從卓哲宏口中,可以確定戰鬥機武器學校的F-15與F-16一定會現身。

既然「紅旗演習」是多國聯合軍演,大家也會想試試手氣,捕捉看看有沒有外國機種在現場。據說3月20日在內利斯空軍基地的,就有比利時與荷蘭的F-16戰鬥機,甚至新加坡空軍及沙烏地阿拉伯皇家空軍的F-15。在花了一個下午跟著卓哲宏跑了兩個跑道頭後,筆者也確實拍攝到了一些不錯的畫面。以下就以當天拍攝到各機種隸屬的單位為基礎,與各位讀者分享當天的成果。

3月20日當天,也有A-10攻擊機出現在內利斯基地上空,但沒有拍到編號,故無法判斷所屬單位。/許劍虹 攝。
3月20日當天,也有A-10攻擊機出現在內利斯基地上空,但沒有拍到編號,故無法判斷所屬單位。/許劍虹 攝。

3月20日當天,也有A-10攻擊機出現在內利斯基地上空,但沒有拍到編號,故無法判斷所屬單位。/許劍虹 攝。

第57戰鬥機聯隊

如前所述,內利斯空軍基地是「戰鬥機飛行員之家」,來這裡一定是要拍第57戰鬥機聯隊麾下的兩支假想敵中隊。第64中隊與第65中隊的差異,在於前者主力為F-16C,後者則是F-15C。一般人可能會認為,裝備F-16的第64中隊模擬對象為同屬輕型戰機的MiG-29,以F-15為主力的第65中隊才模擬Su-27重型戰鬥機。

可實際上,因為第65中隊的番號曾在1989年被撤銷,並於2005年才恢復的關係,過去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第64中隊必須同時模擬MiG-29與Su-27。等到第65中隊番號重新恢復,並換裝F-15之後,考量到MiG-29過於老舊,沒有像發展出Su-30、Su-33與Su-35的Su-27那般不斷推陳出新,且又得到中共的引進,所以後來無論是第64還是第65中隊都以蘇愷系列戰鬥機為模擬對象了。

俄羅斯空軍採用在蘇愷系列戰鬥機上的鮮豔塗裝,也會被第64與第65兩支中隊採用到部分的F-16及F-15機身上,這是到內利斯空軍基地拍照的航空迷們捕捉之重點。筆者雖沒有拍攝到第65中隊的F-15,卻拍攝到了數架F-16C戰鬥機,其中兩架編號83-159與85-418的F-16就採用了「俄式風格」藍白灰彩繪塗裝,十分引人注目。

第64中隊編號85-418的F-16C,採用了「俄式風格」的藍白灰彩繪塗裝,非常吸睛。/許劍虹 攝。
第64中隊編號85-418的F-16C,採用了「俄式風格」的藍白灰彩繪塗裝,非常吸睛。/許劍虹 攝。

第64中隊編號85-418的F-16C,採用了「俄式風格」的藍白灰彩繪塗裝,非常吸睛。/許劍虹 攝。

此兩款彩繪機因為美麗的外表,已經被許多廠商做成了模型,是款在航空圈中相當搶手的名機。筆者能夠拍攝到此機,這趟內利斯空軍基地就算是沒有白跑一趟了。第57聯隊麾下所有戰鬥機,無論是F-15還是F-16,垂直尾上都寫著WA兩個字母,意即戰鬥機武器學校的意思。其實透過每架戰機垂直尾上的英文字母,航空迷就能輕易查出自己拍攝的飛機隸屬於哪個單位。

儘管筆者沒有拍攝到第65中隊的F-15,但是當天在內利斯空軍基地起降最多的機型其實就是F-15,而且對空作戰的C型與對地作戰的E型都有。其中最頻繁出現的,是來自於字母為SJ的第4戰鬥機聯隊,接下來則是OT的第422測試與評估中隊及JZ的路易斯安納州國民兵第159聯隊,筆者就來跟各位讀者們一一介紹吧。

第4戰鬥機聯隊

駐紮於北卡羅蘭納州塞摩·詹森空軍基地(Seymour Johnson Air Force Base)的第4戰鬥機聯隊,是美國空軍編制裡知名度最高的英雄部隊。第4戰鬥機聯隊可追溯到美國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由美籍志願飛行員組成的英國皇家空軍老鷹中隊(Eagle Squadrons)。在麥克貝(Michael Bay)指導的電影《珍珠港》(Pearl Harbor)中,班艾佛列克(Ben Affleck)飾演的就是「老鷹中隊」飛行員。

美國參戰後,由皇家空軍第71中隊、第121中隊與第133中隊組成的「老鷹中隊」回歸美軍體系,改編為第334、第335與第336中隊,並納入第4戰鬥機大隊的指揮之下,成為第8航空軍最早派駐歐洲戰場的作戰單位。雖然並沒有到中國戰場參戰,但第4戰鬥機大隊做為美國陸軍航空軍的頂尖王牌單位,卻巧合的與中華民國空軍創下「八一四空戰」勝利的第4戰鬥機大隊採用同一番號。

編號89-505的F-15E,隸屬於第4戰鬥機聯隊第336中隊,前身為「老鷹中隊」的133中隊。/許劍虹 攝。
編號89-505的F-15E,隸屬於第4戰鬥機聯隊第336中隊,前身為「老鷹中隊」的133中隊。/許劍虹 攝。

編號89-505的F-15E,隸屬於第4戰鬥機聯隊第336中隊,前身為「老鷹中隊」的133中隊。/許劍虹 攝。

以F-86軍刀機為主力的第4戰鬥攔截機聯隊,以擊落502架敵機的戰果成為韓戰期間美國空軍表現最優異的王牌隊伍。第4攔截戰鬥攔截機聯隊麾下的飛行員當中,有24人擊落超過五架以上的敵機而成為空戰英雄。

更巧合的是,中美兩國空軍的第4戰鬥機大隊如今都以第4聯隊的名義保留在現役單位之中。台灣的第4聯隊目前駐防於嘉義基地,是中華民國空軍中最早接收F-16的單位。差別在於,從二戰以來無役不與,經歷韓戰、越戰、波灣戰爭、南斯拉夫內戰、阿富汗戰爭與伊拉克戰爭的第4戰鬥機聯隊裝備的是F-15E打擊鷹戰鬥攻擊機。

目前第4戰鬥機聯隊麾下有四個中隊,分別為第333、第334訓練中隊以及第335、第336作戰中隊。筆者在現場拍到不少垂直尾上有SJ的F-15E,但能夠看到編號的,僅有來自第333中隊的471、472還有第336中隊的1688跟1689。可見本年度的「紅旗演習」,傳承「老鷹中隊」歷史的第4戰鬥機聯隊為最主要的參演隊伍。

第4戰鬥機聯隊第335中隊的F-15E,編號為89-471,專門執行對地打擊任務。/許劍虹 攝。
第4戰鬥機聯隊第335中隊的F-15E,編號為89-471,專門執行對地打擊任務。/許劍虹 攝。

第4戰鬥機聯隊第335中隊的F-15E,編號為89-471,專門執行對地打擊任務。/許劍虹 攝。

第442測試與評估中隊

雖然第442測試與評估中隊是駐紮於內利斯為基地,但是因為其在編制上隸屬佛羅里達州艾格林空軍基地(Eglin Air Force Base)的第53聯隊,所以該中隊飛機垂直尾是寫OT而非WA。儘管第53聯隊的主要任務,就是支援內利斯空軍基地的空軍作戰中心。第422測試與評估中隊就是第53聯隊派駐在內利斯的核心單位,專門測試與評估不同種類的作戰飛機。

包括A-10、F-15、F-16、F-22、F-35與HH-60等所有美國空軍作戰司令部(USAF Air Combat Command)的現役主力機種,都由第422測試與評估中隊管控。可見內利斯空軍基地能做為「戰鬥機飛行員之家」,幕後的無名英雄就是第422測試與評估中隊。除了對各型戰機進行測試與評估外,該中隊人員還必須要為不同機種研發不同的戰術,並在「紅旗演習」中付諸實施。

這架垂直尾上寫有OT兩字,編號96-200的F-15E,隸屬於第422測試與評估中隊,該中隊同時還裝備A-10、F-16、F-22與F-35等美國空軍所有現役戰術機種。/許劍虹 攝。
這架垂直尾上寫有OT兩字,編號96-200的F-15E,隸屬於第422測試與評估中隊,該中隊同時還裝備A-10、F-16、F-22與F-35等美國空軍所有現役戰術機種。/許劍虹 攝。

這架垂直尾上寫有OT兩字,編號96-200的F-15E,隸屬於第422測試與評估中隊,該中隊同時還裝備A-10、F-16、F-22與F-35等美國空軍所有現役戰術機種。/許劍虹 攝。

如何如F-35A這類的全新機種,與F-15、F-16協同作戰,同樣也是第422測試與評估中隊傷腦筋的問題。雖然不用上前線參戰,但他們扮演的角色卻一點也不輸給作戰部隊。前身為第422夜戰中隊的第422測試與評估中隊,在二戰期間被編入第9航空軍,曾以諾斯洛普(Northrop)P-61黑寡婦戰鬥機為主力攔截進攻英國本土的V-1火箭。

後來第422夜戰中隊前進法國,持續攔截在夜色掩護下空襲盟軍的德國空軍轟炸機,也算是有過一段非常光榮的歷史。第422夜戰中隊於德國投降三個月後的1945年8月直接在歐洲戰場上解散,番號恢復時已經是越戰打得不可開交的1969年。被賦予第422戰機武器中隊的新名稱後,第422評估與測試中隊正式進駐內利斯基地,展開F-111、F-4與A-7等越戰知名機種的評估與測試工作。

A-10與F-15於1977年加入第422戰機武器中隊,F-16的接收工作則在1980年完成。到了1981年,第422戰機武器中隊被正式賦與第422評估與測試中隊的名稱,並一直使用到今天。A-10、F-15與F-16也在接下來40年的時間內持續由第422評估與測試中隊裝備,直到F-22及F-35加入後的今天都沒有改變,足見三款飛機相當可靠。

同樣隸屬於第4戰鬥機聯隊第336中隊,編號86-1688的F-15E打擊鷹戰鬥機。/許劍虹 攝。
同樣隸屬於第4戰鬥機聯隊第336中隊,編號86-1688的F-15E打擊鷹戰鬥機。/許劍虹 攝。

同樣隸屬於第4戰鬥機聯隊第336中隊,編號86-1688的F-15E打擊鷹戰鬥機。/許劍虹 攝。

路易斯安納州空中國民兵

以紐澳良海軍航空後備聯合基地(Naval Air Station Joint Reserve Base New Orleans)為據點的第122中隊,雖然屬於路易斯安納州空中國民兵而非美國空軍的單位,卻也稱得上是身經百戰。第122中隊成軍於1940年,原本是一支不具備作戰能力的觀測機中隊。直到珍珠港事變爆發後,第122中隊才換裝道格拉斯(Douglas)A-20攻擊機,在第12航空軍指揮下投入盟軍反攻北非的戰鬥。

盟軍從德軍與維琪法軍手中收復卡薩布蘭卡後,第122中隊被納入北非戰鬥機訓練司令部(North African Fighter Training Command),以P-38、P-39與P-40等戰機為主力,為美軍還有自由法國的飛行員提供訓練服務。結果到了1944年5月,美國陸軍航空軍居然把第122中隊的番號,給了第15航空軍麾下的第885中隊使用,於是該中隊又轉變成以B-17轟炸機為主力的重轟炸機中隊。

來自第122中隊的B-17,針對維琪法國、法西斯義大利、羅馬尼亞與南斯拉夫的軸心國目標施以戰略轟炸。轟炸之外,B-17還負責空投美國戰略情報局(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與英國特別行動處(Special Operations Executive)特工進入淪陷區活動。第122中隊在二戰結束後返回紐奧良,換裝B-26轟炸機並肩負起保衛美國本土的工作。

進入冷戰時代後,為了防範來自蘇聯的空襲,第122中隊於1957年起被改編為戰鬥攔截機中隊,由轟炸入侵美國本土的蘇聯紅軍改為攔截入侵美國領空的蘇聯轟炸機。在接下來40年的時間裡,F-86、F-102、F-100與F-4等經典戰鬥機陸續進入第122中隊服務。擔負制空任務的F-15A/B型,則於1985年起為第122中隊接收,服務自2006年才全面除役。

雖然是路易斯安納州的空中國民兵,但隸屬於第159戰鬥機聯隊的第122中隊在後冷戰時代也多次派往海外參戰。包括90年代伊拉克上空禁航區的巡邏任務,乃至於空襲南斯拉夫的行動,避免了庫德族與阿爾巴尼亞裔被種族屠殺的命運。2006年換裝F-15C/D型戰鬥機後,第122中隊仍是經常被派往海外執行遠征任務的要角。

3月20日當天在內利斯基地外,F-15系列戰鬥機出現的次數最頻繁,當中又以第4聯隊居多,包括這架336中隊編號90-230的F-15E。/許劍虹 攝。
3月20日當天在內利斯基地外,F-15系列戰鬥機出現的次數最頻繁,當中又以第4聯隊居多,包括這架336中隊編號90-230的F-15E。/許劍虹 攝。

3月20日當天在內利斯基地外,F-15系列戰鬥機出現的次數最頻繁,當中又以第4聯隊居多,包括這架336中隊編號90-230的F-15E。/許劍虹 攝。

美國海軍第129中隊

在眾多參與「紅旗演習」的戰鬥機中,筆者捕捉到了一個「稀客」,那就是隸屬於美國海軍第129電子攻擊中隊的EA-18G咆哮者。這架編號532的EA-18G來自華盛頓州的惠德比島海軍航空站(Naval Air Station Whidbey Island),也是時常現身各大軍演與航展的名機。就與前面提到編號83-159及85-418一樣,532的照片已經為不少航空迷所捕獲。

EA-18G於2009年開始進入美國海軍,以取代越戰時代就服役的EA-6B電戰機。雖然也具備對空與對地作戰能力,但EA-18G最主要的任務是對敵人雷達或電子設備實施電子干擾。尤其是當空軍的B-52及B-1等經典轟炸機,還有海軍的F/A-18E/F等超級大黃蜂實施對地打擊時,也十分有賴EA-18G先行癱瘓敵方防空系統。

在以空軍為主場的內利斯空軍基地,看到海軍的戰鬥機,而且還是新銳的EA-18G是相當令人驚喜的。/許劍虹 攝。
在以空軍為主場的內利斯空軍基地,看到海軍的戰鬥機,而且還是新銳的EA-18G是相當令人驚喜的。/許劍虹 攝。

在以空軍為主場的內利斯空軍基地,看到海軍的戰鬥機,而且還是新銳的EA-18G是相當令人驚喜的。/許劍虹 攝。

目前除了美國海軍外,西太平洋的澳大利亞皇家空軍也採購了11架以超級大黃蜂為機體打造成的EA-18G。打從太平洋戰爭時代以來,美國海軍就比陸軍更加重視亞太局勢,所以一旦未來中共與北韓蠢蠢欲動,中國人民解放軍或者朝鮮人民軍都將面臨EA-18G的電子干擾。以目前解放軍空軍與人民軍空軍的戰力而言,對EA-18G顯然還是束手無策。

外號「維京」(Vikings)的第129中隊誕生於1970年,前身則是創立於1961年,越戰時代以A-3天空戰士為主力的第10重攻擊機中隊。直到1970年換裝EA-6B以後,第129中隊才得到今日的番號。在接下來長達49年的時間裡,EA-6B一直都是「維京」的主力機種。這也是為什麼EA-18G一進入美國海軍服役,就馬上為第129中隊接收的原因。

第129中隊不只執行作戰任務,也肩負美國海軍交付的軍事外交大任。如前面所提,澳洲也採購了11架的咆哮者,為美國之外唯一的EA-18G使用國。而第129中隊的工作之一,就是協助澳大利亞皇家6中隊換裝EA-18G,鞏固美澳雙方延續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邦誼。考量到澳洲與台灣相當接近,關心國防議題的讀者們也該對第129中隊有所瞭解。

飛龍國際公司

在內利斯空軍基地外頭,筆者不只拍到大量的F-15、F-16以及少數的A-10與F-35,同時還捕捉到了一款不隸屬於軍方的L-159攻擊機。這款飛機來自於私人企業飛龍國際(Draken International),該公司旗下擁有100多架冷戰末期的噴射作戰機種,包括美國的A-4、蘇聯的MiG-21、義大利的MB-339、法國的幻象F1M、南非的獵豹、捷克斯洛伐克的L-39以及以L-39為基礎打造的L-159。

假想敵中隊使用的F-15與F-16終究還是美式現役戰機,而美國空軍在空襲伊斯蘭國的過程中,又時常遭遇裝備MiG-21、MiG-23還有L-39為的敘利亞空軍干擾,所以需要強化對這些老舊蘇聯或者捷克斯洛伐克戰機的反制能力。飛龍國際向捷克採購了21架L-159,並於2015年9月起展開接收工作,將他們投入與美國空軍戰機的模擬空戰中。

飛龍國際的L-159攻擊機,從2015年起進駐內利斯空軍基地,配合第57聯隊進行模擬空戰任務。/許劍虹 攝。
飛龍國際的L-159攻擊機,從2015年起進駐內利斯空軍基地,配合第57聯隊進行模擬空戰任務。/許劍虹 攝。

飛龍國際的L-159攻擊機,從2015年起進駐內利斯空軍基地,配合第57聯隊進行模擬空戰任務。/許劍虹 攝。

從2018年6月7日起,飛龍國際承包第57聯隊委託的模擬空戰任務,扮演敘利亞空軍或者伊朗空軍的角色,來與擔任俄羅斯或者中共空軍的第64、65中隊實現「高低搭配」。而飛龍國際服務的對象,除了內利斯基地與猶他州的希爾基地(Hill Air Force Base)外,還包括亞利桑那州的路克空軍基地,換言之在當地受訓的國軍飛行員應該已經與L-159有過交手經驗。

成立於2012年的飛龍國際,總部設於佛羅里達州萊克蘭,並在內利斯設有前進基地。飛龍國際不是唯一一個為美國空軍提供模擬空戰服務的承包商,還有一個名為路易士戰鬥機隊有限公司(Lewis Fighter Fleet LLC)的企業,同樣裝備L-159。從飛龍國際對「紅旗演習」的參與,我們可以看到私人企業在美國國防產業發展中的位置日益重要。

L-39在敘利亞戰場上被廣泛投入於鎮壓反抗軍的行動,為鞏固阿塞德(Bashar al-Assad)獨裁政權效力。而由L-39改良而成的L-159,則有14架進入伊拉克空軍服務,並於2015年投入空襲恐怖組織伊斯蘭國的行動。與以色列航太公司合作(Israel Aerospace Industries),改裝漢威(Honeywell)F124發動機的L-159衍生型F/A-259,則打算競標美國空軍的次世代輕攻擊機計劃。

L-159的前身為L-39,是由捷克斯洛伐克設計的冷戰時代著名機種,直到現在還為敘利亞政府軍執行壓制反抗軍的任務。/許劍虹 攝。
L-159的前身為L-39,是由捷克斯洛伐克設計的冷戰時代著名機種,直到現在還為敘利亞政府軍執行壓制反抗軍的任務。/許劍虹 攝。

L-159的前身為L-39,是由捷克斯洛伐克設計的冷戰時代著名機種,直到現在還為敘利亞政府軍執行壓制反抗軍的任務。/許劍虹 攝。

比利時350中隊

3月20日的拍照活動,大多數還是美國空軍、海軍還有私人企業的機種。盟國方面,很可惜沒有拍到荷蘭的F-16。倒是回家檢查照片的時候,看到其中一架一開始以為是美軍的F-16,垂直尾上面有比利時紅黃黑三色國旗,編號為FA-83。經過查詢後,確定這架FA-83隸屬於比利時空中力量(Belgian Air Component)第2戰術聯隊350中隊。

為何不叫比利時空軍,而叫比利時空中力量這個奇怪的名稱?主要是進入90年代以後蘇聯解體,冷戰時代比利時國家安全的頭號威脅解除,維持海陸空各自獨立的飛行編制過於浪費。於是比利時便將海陸空三軍的定翼機與直升機全部編制在一起,從2002年起正名為比利時空中力量。隸屬於第2戰術聯隊的350中隊,則是比利時空中力量中一支較有歷史傳統的單位。

成立於1941年的350中隊,不只參加過75年前的諾曼第登陸,而且還是於比利時空軍戰後重建的骨幹,因為戰前的陸軍航空隊已經為納粹德國所摧毀。(圖片取自Royal Air Force,許劍虹提供)
成立於1941年的350中隊,不只參加過75年前的諾曼第登陸,而且還是於比利時空軍戰後重建的骨幹,因為戰前的陸軍航空隊已經為納粹德國所摧毀。(圖片取自Royal Air Force,許劍虹提供)

成立於1941年的350中隊,不只參加過75年前的諾曼第登陸,而且還是於比利時空軍戰後重建的骨幹,因為戰前的陸軍航空隊已經為納粹德國所摧毀。(圖片取自Royal Air Force,許劍虹提供)

與波蘭還有捷克斯洛伐克的情況一樣,比利時在1940年為納粹德國占領後有一批愛國的飛行員流亡到英國,並加入皇家空軍持續戰鬥。他們在英國皇家空軍的體制下,編為350與349兩支中隊,成為戰後比利時空軍重建的核心骨幹。裝備噴火式戰鬥機的350中隊,曾支援過75年前的諾曼第登陸,跟著盟軍一路反攻收復祖國,是比利時軍民心中的驕傲。

350中隊與349中隊今日仍存在於比利時空中力量的編制中,都是以F-16AM戰鬥機為主力。比利時空軍目前有45架的F-16AM型戰鬥機,規格與中華民國空軍的F-16A不相上下,但是數量卻少了許多。諷刺的是,長年來靠美國與北約集體力量保護的比利時,過去在冷戰時代沒參加過什麼戰鬥,反而是蘇聯解體後介入巴爾幹半島上的軍事衝突。

1999年3月到6月間,12架比利時空軍的F-16以義大利為基地,飛往南斯拉夫禁航區上空執行了679架次的作戰任務。他們的任務,是要防止南斯拉夫空軍的戰鬥機攻擊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裔。對於包括比利時、荷蘭甚至於德國空軍在內,這都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他們首度投入實戰,發揮集體力量維護歐洲和平。

比利時空中力量的F-16AM,隸屬於第2戰術聯隊350中隊,為本年度來美參加「紅旗演習」的北約空軍之一員。/許劍虹 攝。
比利時空中力量的F-16AM,隸屬於第2戰術聯隊350中隊,為本年度來美參加「紅旗演習」的北約空軍之一員。/許劍虹 攝。

比利時空中力量的F-16AM,隸屬於第2戰術聯隊350中隊,為本年度來美參加「紅旗演習」的北約空軍之一員。/許劍虹 攝。

新加坡空軍第428中隊

筆者在內利斯空軍基地拍到的,還不是只有比利時空軍的F-16AM,同時還包括新加坡空軍第428中隊的F-15SG打擊鷹戰鬥機。原來在「和平卡文V」(Peace Carvin V)的代號下,新加坡空軍從2009年起派飛行員前往愛達荷州山家空軍基地(Mountain Home Air Force Base)接受F-15SG戰鬥機的飛行訓練,並且被納入美國空軍第428中隊的指揮體系下。

只要是國軍的F-16飛行員,無論是來自嘉義的第4戰鬥機聯隊還是花蓮的第5戰鬥機聯隊,只要到了美國以後一律歸美國空軍第56戰鬥機聯隊第21中隊指揮。到美國受訓的新加坡F-15飛行員也一樣,只要一進入山家空軍基地的範圍就納入第428戰鬥機中隊。所以在第428戰鬥機中隊的F-15SG垂直尾上,可看到MO的山家空軍基地縮寫。

巴耶利峇空軍基地(Paya Lebar Air Base)的第142與第149中隊,是目前新加坡共和國空軍兩支裝備F-15SG的單位,每個中隊轄下共有20架打擊鷹的兵力。當中第142中隊與中華民國空軍特別有淵源,因為該中隊就是在傅純顯帶去的台灣教官帶領下,完成A-4攻擊機的接收工作,並於1974年成立的。目前旅居南加州,畢業於空軍官校第39期的張甲教官就是這段歷史的親身經歷者。

新加坡空軍裝備F-15SG的142中隊,成立之初以A-4攻擊機為主力,並得到中華民國空軍的大力援助。/許劍虹 攝
新加坡空軍裝備F-15SG的142中隊,成立之初以A-4攻擊機為主力,並得到中華民國空軍的大力援助。/許劍虹 攝

新加坡空軍裝備F-15SG的142中隊,成立之初以A-4攻擊機為主力,並得到中華民國空軍的大力援助。/許劍虹 攝

從這段歷史,我們也不難發現新加坡空軍與中華民國空軍的特殊淵源。成立之初以英製戰鬥機為主力的新加坡空軍,若沒有來自台灣的教官們引導,是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完成美製戰鬥機大規模換裝的工作。而根據夏瀛洲將軍的回憶,後來新加坡空軍也投桃報李,在90年代派人協助中華民國空軍完成F-16的接收,雙方始終保持相當密切的關係。

雖然新加坡擁有全東南亞最強的空軍,但卻無法改變該國腹地狹小,缺乏戰略縱深的事實。所以在國防建軍上,尤其是空軍的建設方面,新加坡採取的戰略還是以配合美國的需求為重。在2009年接收F-15SG以前,第428中隊的任務是培訓新加坡空軍的F-16飛行員。基於戰力保存的需求,目前新加坡空軍仍將一定數量的F-15及F-16部署於美國本土。

部署於山家空軍基地,隸屬於新加坡空軍第428中隊編號05-8363的F-15SG打擊鷹,特地來到內利斯空軍基地參加「紅旗演習」。/許劍虹 攝。
部署於山家空軍基地,隸屬於新加坡空軍第428中隊編號05-8363的F-15SG打擊鷹,特地來到內利斯空軍基地參加「紅旗演習」。/許劍虹 攝。

部署於山家空軍基地,隸屬於新加坡空軍第428中隊編號05-8363的F-15SG打擊鷹,特地來到內利斯空軍基地參加「紅旗演習」。/許劍虹 攝。

未完的戰鬥機之旅

到了大概下午四點左右,我們結束了拍照的工作,由卓哲宏前輩開車載我到軍用品店與吳尚融會合。從2006年開始,卓哲宏大哥與我跑遍了美國西岸數個基地開放活動,包括2007年內利斯的開放。我們甚至還一起搭飛機,到德州達拉斯去拜會中華民國空軍王牌英雄王光復上校,擁有很多珍貴的共同回憶。而這趟美國之行與他的會面,也在內利斯基地的攝影活動結束後劃下句點。

不過卓大哥知道我的下一站是亞利桑那州土桑,而且途中還會在鳳凰城停留一晚後,他提醒我記得到路克空軍基地外去守株待兔,或許可以拍到中華民國空軍的F-16戰鬥機。如果不可以的話,去那裡也絕對不會失望,因為今天的路克空軍基地已經由國際F-16學校轉變為國際F-35學校,一定能夠拍到想拍的東西。抱著愉快的心情,我與吳尚融踏上了遠征亞利桑納的旅程。

*作者為中美關係研究,軍事寫作者。本文原刊《新共和通訊》,授權轉載。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許劍虹觀點:談一段中日聯合防疫的故事
相關報導》 許劍虹觀點:星馬地區「大中華膠」─從馬共叛亂到改革開放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