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新冠疫情挑戰德國效率神話

Zoran Arbutina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我來自克羅地亞。很少會有克羅地亞人詢問我關於德國這邊的生活。在很長時間裡,我認為這是因為他們忙著思考自己國家的事情。

後來我才意識到,他們不問是因為他們認為已經足夠了解德國了。對於他們還有世界各地的很多人而言,德國是一個結構良好、組織嚴密的國家,一切都完美運行。在他們看來,德國人可能有點保守,但非常嚴謹、守紀律。畢竟,眾所周知,德國行人絕不會闖紅燈,哪怕是在三更半夜穿越空曠的街道。

有時候,我就會告訴他們,事實並非如此。比如在乘坐德鐵時,你唯一能夠信賴的是火車肯定會晚點。不過每當我這樣說時,他們會說我誇大其詞,說我就愛唱反調。

進入新冠時代

直到不久前,甚至德國人都相信"德國效率"這個神話。但隨後,新冠疫情危機到來了。

先是從口罩開始的:在針對口罩有效性進行了冗長討論後,終於決定讓戴口罩成為義務。而這時候突然發現,沒有足夠的口罩。德國--全球第四大工業國,當時無法從全球市場上獲得足夠的口罩來彌補短缺問題。於是,人們開始自己縫口罩了。

與此同時,學校關閉了。很快人們意識到,幾乎沒有學校具備上網課的技術條件。

到了去年夏末,新的學期開始了。人們驚訝地發現,新冠病毒居然還在!這麼長時間過去了,居然沒人想到在學校停課這段時間裡安裝通風系統。

類似的情況還有無線網絡系統。學校去年12月再次被迫關閉。而在一些聯邦州,上網課的第一天,數字學習平台就崩潰了。那些給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們准備的筆記本電腦,很多都沒有交付,這對於本來就從現行教育政策中深受其害的孩子們來說是雪上加霜。

教育政策災難之後是疫苗災難。確實,德國公司BioNTech最先開始提供非常有效的新冠疫苗,德國政府甚至資助了這個項目,但卻未能按時訂購所需劑量。這之後就是組織不善的疫苗接種:盡管可用的疫苗很少,但還是有些被閒置了。突然間,德國人開始羨慕地看著塞爾維亞。

曾經的錯覺 苦澀的真相

災難劇的最新一集是圍繞新冠檢測試劑的混亂。本來這些試劑應當在3月初推出,當然未能准時,日期被延遲至3月中旬。而且號稱是免費的。但是哪裡去找呢?你可以去Aldi超市花錢購買!

如今,自鳴得意的陳腔濫調開始褪色,苦澀的真相終於顯露出來。最近,當我和克羅地亞人聊天時,他們忍不住問:"你們那邊怎麼回事啊?"

德國人自己對於現狀也愈加沒信心了。他們對情況的評估從"不順利的開始",降至"災難性"以及"完全失敗"。每過一天,這個國家曾經的光輝形象就消逝一點。

告別網絡世界紛擾的德鐵旅行

這些其實都不新鮮。存在這些問題的也絕不僅僅是因為總不准時而成為全國笑柄的德鐵。舉一個例子,在德國選舉中,最常見的一個競選承諾是:對於這個國家的未來,數字化是關鍵。人人都贊同應該努力發展數字化,然而問題是:光贊同是不夠的,行動在哪裡?

五年前,中國投資者收購了當時世界領先的機器人企業庫卡,引發一片驚嚎,抗議把德國的尖端技術出售給外國競爭者。然而人們忽視的是,德國很多地方都缺乏足夠的基礎設施,來充分利用庫卡的技術。時至今日在德國,"工業4.0"發展所需的5G寬帶網絡仍然處於起步階段。

在克羅地亞,你要藏到深山老林裡,才會出現沒有手機信號的情況。在德國,只需要搭乘高鐵ICE從科隆前往慕尼黑。一路上反復斷網,讓你可以徹底放松。德鐵應該打出這樣的廣告:數字排毒,綠色戒網,在每次商務旅行中告別電子世界紛紛擾擾。

重回頭排

德國許多公共機構仍然通過傳真發送數據(年輕的讀者可以谷歌一下什麼是傳真)。德國聯邦國防軍作為一支北約軍隊,竟然在內部溝通時存在困難,原因是使用了各種不同的軟件。

對於很多德國人而言,這都像當頭一棒。因為對於他們而言,德國無論是在造車還是足球等任何領域,本來理所當然都應是世界一流的。當然,現在也無需妄自菲薄:德國在很多方面還是要強於世界許多地方的。德國仍屬於頂級聯賽,雖然可能已經不再屬於頂級聯賽裡的第一梯隊。

想要再現往日輝煌,德國需要拋棄自己仍是組織管理方面的世界冠軍這個美好但自欺欺人的錯覺。早就應該正視現實、進行自審了。而且,被看作是"普通、正常"並不是侮辱。在國外,人們早就開始這樣做了。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道,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Zoran Arbut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