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妻!弒妻!》11月復刻登場 實驗豫劇辯證女性愛情觀

青年日報社
·4 分鐘 (閱讀時間)

記者黃朝琴/臺北報導

臺灣豫劇團《試妻!弒妻!》復刻版11月北高兩地登場,編導林明霞為現代女性愛情觀辯證,「莊周試妻」故事結合傳統戲《大劈棺》、高行健新編戲《冥城》,從一個男子惡毒愚蠢荒唐的玩笑說起,以女性視角探討人性脆弱;這齣實驗劇採「聲音劇場」形式呈現,優美音樂與動人演技,搭配簡潔佈景道具,營造奇幻氛圍動人心,尤其最後一幕迷茫飄杳的雪景,一股濃烈冷寒竄上心頭,向觀眾探問何謂人性、人性何以不該被試探。

《試妻!弒妻!》復刻版營造的「弦外之音」精彩可期,由蕭揚玲飾演田氏,劉建華1人分飾2角,包括莊周與幻化的楚王孫,郭君亮飾演搧墳婦,其他製作群包括副導演彭昌民、音樂設計李思嫺、燈光設計jack、聲音開發設計吳岱晏;並加入舞台設計曾文通、服裝設計李育昇,進行新詮釋。

「莊周試妻」是傳統戲曲歷久不衰的熱門題材,描述田氏本為單純的良家婦女,卻被丈夫開了個惡毒愚蠢荒唐的玩笑,造成一場永劫不復的悲劇,長久以來各劇種演出莫不以「田氏不貞,羞憤自刎而亡」,做為警示女性應守貞節的教條方式鋪陳。

編劇林明霞主張為現代女性愛情觀辯證,她結合傳統戲《大劈棺》、高行健新編戲《冥城》,改編成《試妻!弒妻!》,以女性視角探討人性脆弱本質,原本不該被測試、引誘,這一場大悲劇真正的原罪,起因於不當的「誘導」。

《試妻!弒妻!》以「聲音劇場」形式呈現,以現代音樂為主軸,充滿多聲部合唱、重唱以創造意境氛圍,結合傳統戲曲的程式語言及唸白吟唱,建構出一種新型態的聲音劇場。該劇形式上運用了史詩劇場的疏離效果,結合中國戲曲特色,以及古希臘戲劇的歌隊,產生奇妙的藝術效果。

《試妻!弒妻!》入選2004「新點子實驗劇展」,當年11月與臺灣豫劇團合作登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演出,2007年2月應濱海藝術中心華藝節邀請演出,出國前並於高市左營高中實驗劇場辦理行前公演,時隔16年,2020年推出「復刻版」,7月18、19日率先於臺南台江文化中心首演,今秋進行北高巡演,11月6至8日臺灣戲曲中心演出3場,隔週11月15日下午進駐高雄市大東文化藝術中心再演1場。

林明霞認為,這齣「聲音劇場」的概念以音樂劇的演繹讓傳統戲曲的演員在舞臺上跨出自己的舒適圈,廣泛運用合聲概念,打破戲曲聲線的可能性,也就是「演即歌,歌即舞」。

她提到,曾有人認為這是傳統戲曲的革新,但她身為一個創作者,卻自詡這是為現代音樂劇尋找另一種可能性,把中華文化優美的身段及其可隱晦表達語彙的意涵,作為表演美學的基礎,當是這齣實驗劇的精髓。

實驗劇《試妻!弒妻!》由作曲家李思嫺與聲音開發吳岱晏共同創造出聲音的各種可能性,每一場演出都是一項實驗,當傳統戲曲演員拋開思維的罣礙,尋求新的表演方向,企圖創造新氣象,觀眾們也不妨細細品味他們的弦外之音。

林明霞說,2004年版《試妻!弒妻!》由藝術家范志明呈現的舞台是漂流木裝置藝術建造的枯城,呈現一種蕭瑟之美,2020年復刻版邀請香港藝術家曾文通設計舞臺,由他的極簡風格美學,為該劇帶入萬物皆空的新詮釋。

林明霞強調,世間一切皆為飄渺,所有萬物皆回歸於空,看透人性是重要課題,人性本當如此,當了悟略過執著,外在議論也不再有牽絆力,而實現自我是否可以超越道德界線?該劇從「試」談「弒」,是誰殺了誰也不再重要,正印證「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實驗豫劇《試妻!弒妻!》 ,辯證女性愛情觀 。(臺灣豫劇團提供)

實驗豫劇《試妻!弒妻!》復刻版 ,營造奇幻氛圍,最後一幕迷茫飄杳的雪景。(臺灣豫劇團提供)

實驗豫劇《試妻!弒妻!》復刻版 ,蕭揚玲飾演田氏。(臺灣豫劇團提供)

實驗豫劇《試妻!弒妻!》復刻版 ,劉建華飾演莊周。(臺灣豫劇團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