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祭》跨國劇組合作有磨擦 他居中協調開拓台灣電影多元化面貌

·2 分鐘 (閱讀時間)
《詭祭》除了荷蘭演員薛斯布隆(左),主要演員曹晏豪​​(左二起)、鍾瑶、安妮和阮承恩均來自台灣。 (王琮提供)
《詭祭》除了荷蘭演員薛斯布隆(左),主要演員曹晏豪​​(左二起)、鍾瑶、安妮和阮承恩均來自台灣。 (王琮提供)

日前在台上映的《詭祭》由台荷合製,總預算逾新台幣7千萬元,荷蘭電影基金會Netherlands Film Fund和歐盟電影發展基金占多數,台灣資金包括文化部影視音產業局對外國電影的投資補助案逾9百萬元、 台北市政府國際影視攝製投資計畫5百萬元、高雄市政府投資350萬元,以及零星支援及贊助約100萬元。 

王琮談起合作機源時透露,王洪飛首部電影《R U There》參加坎城影展時就認識他。剛巧《詭祭》荷蘭電影製作公司Lemming Film曾與王琮合作伊朗導演阿里瑞札卡塔米首部劇情片《遺忘詩篇》,獲2017年威尼斯影展地平線最佳劇本等多項獎。此次因《詭祭》劇本階段就把人物故事設在台灣,Lemming Film便邀王琮再次合作。

全片在台拍攝,耗時近7週,以台灣演員為主,編導王洪飛先透過網路選角,再來台見面,來自荷蘭的攝影、美術和服裝指導等技術人員共約5、6位。

台荷合製的《詭祭》由王洪飛(左)擔任編導,其他主要技術團隊如攝影指導Jasper Wolf (右)也來自荷蘭。  (王琮提供)
台荷合製的《詭祭》由王洪飛(左)擔任編導,其他主要技術團隊如攝影指導Jasper Wolf (右)也來自荷蘭。 (王琮提供)

 

王琮不諱言,推動跨國合製案的挑戰不少。如《詭祭》申請資金階段便因題材涉及吸血鬼引發爭議,且部分人士對政府出資補助外國電影也有雜音。拍攝過程中,不同文化背景的劇組人員做事方式難免有差異,需要磨合,因此良好溝通非常重要。

他舉例:「荷蘭人身材高大,講話就事論事不留情面,台灣工作人員聽了以為對方在找麻煩。」此外,台灣劇組碰到問題通常不會馬上反映,而是先想辦法解決,以免導演擔心,但卻造成反效果。因荷蘭人認為有事要攤開一起討論,而非隱瞞,凡此種種都需王琮協調。

他認為,本地影視工作人員參與跨國合作,從語言、工作習性到程序都要調適,的確不易,但如此能帶來刺激,進而擴展台灣電影的文化面貌。例如德法兩國均透過電影補助機制與他國合作,拓展多元性,他期許台灣也能逐步朝此方向發展。

【點擊下方「查看原始文章」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新導演要拍家鄉風災倖存者 他說最大挑戰是還原場景
幫菜鳥導演吸睛找第一桶金 他巧心布局爭取選片人青睞
理工科出身卻投入電影業 他是蔡明亮多部作品的製片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