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導】紐約華裔新冠死亡率是第一,人數總和是超過黑人?

·8 分鐘 (閱讀時間)

網傳「紐約華裔新冠死亡率是第一,人數總和是超過黑人」的訊息,並引述一份來自美國的研究。對此,MyGoPen 透過新興科技媒體中心的協助,解析該文章及其引述的研究是否有解讀過度或錯誤之處。新興科技媒體中心指出,此篇研究的目的是為了研究紐約市的不同種族在新冠肺炎疫情早期階段,對新冠肺炎的疾病負擔(the burden of COVID-19),即不同族群罹患新冠肺炎的疾病率與死亡率,同時點出在醫療資源分配的問題。

輸入影像說明

紐約華裔新冠死亡率第一,華裔死亡率都很高?

在社群平台流傳:

查證解釋: 輸入影像說明 新興科技媒體中心指出,本篇研究有諸多限制,綜合下方討論,列出幾點結論:

1. 此研究尚未經過同儕評審,並非正式發表在醫學期刊的研究報告。

2. 該研究只能說明紐約市的公立醫療系統在該時間段的狀況。樣本僅收集 2020 年 3-5 月的確診患者,此時剛好為紐約市疫情開始(3/9)到急速爆發階段(3/25)[1][2],不同的疫情階段的感染率與死亡率有非常大的差異。

3. 無法套用到現在的疫情狀況。因疫情爆發初期,尚未得出有效的臨床診治方案且醫療資源緊缺,死亡率偏高,有別於現已有完整的一套診治與照護措施。

4. 研究統計的死亡率為「住院患者」的死亡率(in-hospital mortality),住院患者多是重症或病危的狀況,並不能代表所有的新冠患者。

5. 不能直接解釋成「華裔患者死亡率約為白人患者的 1.5 倍」。因勝算比(OR)不能直接解釋成機率的倍數關係。

6. 研究結果不能擴大解釋成「華裔患者的死亡率都很高」。

7. 從研究無法得知華裔的高死亡率是否與疾病史有關。因有近半數的患者是初次在公立醫療系統就醫,缺少臨床疾病史的紀錄;已有臨床研究證據顯示,若新冠患者本身患有心血管或糖尿病等既有疾病,有較高的死亡風險。

此則研究引述的數據來自哪裡?其區分各族群的方式為何?

首先要提醒的重點是,這篇美國紐約市醫療系統回顧性的調查研究,「Disaggregating Asian Race Reveals COVID-19 Disparities among Asian Americans at New York City’s Public Hospital System」,該研究文章從 2020 年 11 月發表至今(02/22)仍是發佈在「medRxiv」預印本網站上 [3],還未通過學術同儕審查的研究,並非是正式發表在研究期刊的研究報告,研究者也都還可能修正文章內容,網站也都會提醒「此為尚待評估的醫學研究,不應用於實務的臨床指導」。

輸入影像說明 研究樣本是來自全美最大的公立醫療健康照護系統:紐約市健康醫療總局(NYC Health + Hospitals,含 11 家公立醫院),蒐集從 2020 年 3 月 1 日到 5 月 31 日的新冠患者資料,並持續追蹤至 2020 年 8 月 15 日,共計 85,328 位。分析不同種族和亞裔族群(Asian Americans)中的子群體(subgroups)在抗體陽性率、住院率和死亡率的差異。

研究反映了去年 3 月至 5 月這段時間,不同族群面臨新冠肺炎的死亡率與發病率;結果也顯示,在公立醫療系統下就醫的亞裔族群之間,新冠結果存在實質的差異,但這些差異卻因所有的亞裔族群被統稱為一個亞洲群體中而容易被忽略。

研究者分類族群的方式,是利用電子病歷中填寫的種族、使用語言,以及用驗證過的亞洲姓氏列表來分類。共分為白人、黑人、西班牙人,以及亞裔中的「南亞」(South Asian)、「華裔」(Chinese Americans)、「其他亞裔」(other Asian)六組,是第一個比較亞裔群體之間與其他種族差異的研究。

該研究中的「死亡率」是如何定義的?

分子:新冠患者在紐約市立醫療系統下住院,並在住院期間死亡。

分母:所有的新冠住院患者。

分析結果發現,整體的亞裔患者死亡率相比白人患者死亡率沒有差異(OR 1.15, 95% CI [0.93, 1.43], p=0.21),但分析亞裔中的華裔患者,死亡率高於白人患者(OR 1.44, 95% CI [1.04, 2.01], p=0.03),且華裔的死亡率在所有族群中是最高的(35.7%)。不過,統計使用的「勝算比」(odds ratio, OR)只能得出「華裔患者發生死亡的機率高於白人患者」,並不能直接解釋成「華裔患者死亡率為白人患者的 1.44 倍」,因勝算比不能直接解釋成機率的倍數關係。

其次,研究本身的限制是無法擴大解釋成「華裔患者都有很高的死亡率」,因為樣本僅來自紐約市的公立醫療系統,並非使用全美國醫療系統的數據,但研究數據仍有其代表意義與參考價值。

研究設計的限制,雖有校正過人口學因子(如:性別、社經地位、年齡)、合併症(如:患者本身患有糖尿病或心血管疾病)影響因子,但合併症的資料並不完整,因樣本中有將近一半的新冠患者是初次到紐約市立醫療系統就醫,所以沒有臨床病史的紀錄,僅在患者住院前測量 BMI 和入院診斷,我們無從得知所有患者的疾病史都有在入院診斷中有被完整的紀錄下來。

此外,研究統計的死亡率是「院內死亡率」(in-hospital mortality),並不包含出院後或門診患者的死亡。研究者也提到數據顯示華裔死亡率高的可能原因,「華裔族群可能因新冠肺炎來自中國的因素,擔心被仇外、歧視或騷擾的狀況發生在自己身上,而不願就醫或延遲就醫,讓疾病嚴重到難以治癒」。如研究者提到,「在所有族群中,亞裔最有可能居住在人數較多的多世代家庭中,這進一步加劇了其接觸 COVID-19 和感染的風險」。

經另外檢索已發表的相關研究數據亦發現,美國亞裔族群在住院率與死亡率較白人來得更高 [4][5],其中的研究者推測可能與醫療系統的邊緣化、多世代家庭、社經地位、被仇視等因素有關 [4][6]。故在後續探討時,除了擴大樣本數據的來源,可能也須涵蓋不同族群具有哪些不同的生活或飲食習慣,以及社交行為與文化因素的資料,較可以解釋此研究中的華裔族群死亡率較高的原因。

流傳內容根據此研究得出:「華裔患者的死亡率是 35.7%」、「紐約華裔新冠死亡率是第一」的說法是否正確?

錯誤。依據此研究蒐集到的數據,紐約市華裔患者的死亡率 35.7%,僅是公立醫療系統下的院內患者死亡率,並不能代表紐約市的所有新冠患者,而白人患者的死亡率為第二高(33.6%)。其次,在合併症(如: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等)的資料,因為有近半數的新冠患者是第一次在紐約市的公立醫療系統下就醫,缺少臨床疾病史的紀錄;已有大量臨床研究顯示,若新冠患者本身患有心血管或糖尿病等既有疾病,可能有較高的死亡風險,而從該研究無法得知華裔的高死亡率是否與疾病史有關。

資料來源:

[1] City Officials: 21 Positive Coronavirus Cases in New York City

[2] De Blasio Calls Stimulus Deal’s Treatment of N.Y.C. ‘Immoral’

[3] Marcello, R. K., Dolle, J., Tariq, A., Kaur, S., Wong, L., Curcio, J., ... & Islam, N. (2020). Disaggregating Asian Race Reveals COVID-19 Disparities among Asian Americans at New York City's Public Hospital System. medRxiv.

[4] Wang, D., Gee, G. C., Bahiru, E., Yang, E. H., & Hsu, J. J. (2020). Asian-Americans and Pacific Islanders in COVID-19: Emerging disparities amid discrimination. Journal of general internal medicine, 35(12), 3685-3688.

[5] Greenaway, C., Hargreaves, S., Barkati, S., Coyle, C. M., Gobbi, F., Veizis, A., & Douglas, P. (2020). COVID-19: Exposing and addressing health disparities among ethnic minorities and migrants. Journal of travel medicine, 27(7), taaa113. [6] Lopez, L., Hart, L. H., & Katz, M. H. (2021). Racial and Ethnic Health Disparities Related to COVID-19. JAMA.

新興科技媒體中心 - 「紐約新冠華裔患者死亡率最高」之研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