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經理阿富汗?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DVIDS)
(圖/DVIDS)

上周五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會晤了阿富汗總統加尼。拜登表示,美軍雖要在9月11日前撤出阿富汗,但美國在外交上絕對支持阿富汗。國防部長奧斯汀也表示美國絕對不會讓阿富汗再度成為恐怖組織寄生的溫床,威脅到美國與盟邦的安全。拜登也強調,面對塔利班搬師回朝後可能的清算,美國絕對不會棄過去與美軍並肩作戰的阿富汗軍民於不顧。

美國領導人講得口沫橫飛,加尼臉上卻是一片愁雲慘霧。因為就在前一天,《華爾街日 報》才報導了美國情報單位的評估,指美軍撤軍之後,加尼的政府可能撐不了6個月。《華盛頓郵報》也刊出了當年美國撤出西貢與巴格達時,多少人搶著跟美軍一起撤離的照片。

對阿富汗老百姓而言,塔利班的槍聲似乎愈來愈近。6月20日,塔利班的部隊已挺進了西北的昆杜茲與法雅布省。阿富汗部隊抵擋不住,但美國已準備要走了。面對這樣的威脅,地方軍閥拉起了自己的部隊,組織團練對抗塔利班。於是我們發現阿富汗歷史似乎又走回原點。美國花多少時間建立的阿富汗正規軍根本沒用,阿富汗又重新搬演軍閥與部落山頭林立的舊戲。

何以致此?美軍撤軍所留下了權力真空固然是一個原因,加尼的剛愎自用,在親信圍繞下,對部隊與軍事將領調度不當,也必須負一部分責任。但國際上已經沒有時間編派責任,現在大家想的是如何穩住阿富汗的情勢?或,誰可能進到阿富汗卡位?

6月19日,塔利班要進入昆杜茲前一天,中國駐阿富汗大使館對在阿中國人發出警告,要大家對局勢惡化提高警覺,做好萬全準備。美國開始打阿富汗戰爭時,以吉爾吉斯的馬納斯空軍基地作為補給中心。2014年美軍撤出吉爾吉斯,區域國家原以為俄國會來填補中亞的權力真空,結果是中國人來了。阿富汗就是古時的大月氏,中國從政治到安全,到語言、經濟,在中亞做了全方位的布局。今若阿富汗情勢惡化,甚至衝突外溢到新疆,中國在西域的這盤棋就被打亂了。

6月4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和阿富汗、巴基斯坦的外長舉行視訊會議,表示一帶一路的旗艦工程「中巴經濟走廊」可以拉入阿富汗,上海合作組織也可在阿富汗和平進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由此可看出以經濟整合化解阿富汗問題,仍是中國的主要思路。

巴基斯坦也想在重建阿富汗的博弈中,趁勢建立自己的區域輻輳地位,讓瓜達爾成為貿易中心。巴基斯坦有她的想法,宿敵印度當然也有她的布局。4月6日,印度外長蘇杰生與俄國外長拉夫羅夫舉行雙邊會談,談了印度版印太倡議,也談阿富汗與周邊情勢。阿富汗的地理位置連結了中亞、南亞與中東,所以中國、印度、俄國,都想在這裡卡位。

但是別忘了還有恐怖組織也摩拳擦掌。塔利班之所以和美國達成撤軍協議,原因之一就是IS進來搶地盤,塔利班不想腹背受敵。外電報導現在連東南亞的伊斯蘭激進組織都開始移入阿富汗,因為阿富汗的混亂正好提供了發展組織的養分。

阿富汗自古即為帝國墳場,涉入的大國各個灰頭土臉。我們且看美軍撤出後,誰在這個棋盤上落下第一顆子。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