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偷換女廁5/曾是一同推動性別多元的夥伴 想溝通卻反被列黑名單

·4 分鐘 (閱讀時間)
阿賈認為要尊重生理差異,免術換證一旦改變法定性別,就會影響女性空間與權益。 (圖/阿賈提供)
阿賈認為要尊重生理差異,免術換證一旦改變法定性別,就會影響女性空間與權益。 (圖/阿賈提供)

[周刊王CTWANT] 台灣第一起免術換證的判例在去年9月通過,這讓阿賈(化名)非常錯愕,阿賈從小喜歡玩遙控汽車和戰鬥陀螺,穿褲裝、拒絕化妝、剪極短的頭髮,甚至喜歡女生。

剛迎來青春期時,阿賈很惶恐,為什麼胸部會變大?他拒絕小可愛和胸罩,寧願駝背。但最終阿賈緩慢地接受了事實,他是女性,會有胸部和月經,體能比不上男性。無論怎麼扮裝、在外怎麼被叫成先生,終究和男性不同。

阿賈清楚明白自己是女性,生理條件就是女性,這與他怎麼看到自己無關,他不會因為覺得自己是男生,胸口就扁平,就突然長出肌肉。他就是女性。

跨性別相關爭議,阿賈一直持續有關注,曾經他也批判過JK羅琳對跨性別的歧視,但隨著國內外女性權益遭到漠視的情況越來越常發生,讓他不禁開始省思。

尤其長庚宿舍案的跨女小雯,希望在未換證、未動手術的情況下住進女宿,這敲響阿賈的警鐘,他坦言自己很害怕,女性空間是有其意義的,他在女性空間遠比在男女混合的空間放鬆。若是這樣的「跨女」能入住女宿,那之後有裝扮成女生的男生混進來,女宿的學生該怎麼辦?

若不涉及女性空間及女性權益,阿賈並不反對跨性別者免術換證。然而實務上,換證之後並不單單只是更換了那張紙上的性別而已,而是法定性別不同了,這直接影響到女性空間與女性權益。

阿賈希望免術換證的跨性別者能在身分證上的數字區隔開來,用3或4或其他數字都好,請尊重生理差異,維持現有的法律上的區隔。當然,已術的跨性別可以享有換證後的權益。

異性戀的W經常參與性別平權運動,也曾捐款支持伴侶盟,但當她表達反對免術換證時,卻立刻被封鎖。(圖/W提供)
異性戀的W經常參與性別平權運動,也曾捐款支持伴侶盟,但當她表達反對免術換證時,卻立刻被封鎖。(圖/W提供)

W(化名)雖然剪短髮、身材較魁武,但本身是異性戀,喜歡男性,對女性身體沒有性慾,雖然社會對女性的期待對她造成困擾,但未曾有性別認同上的問題。

W對於第一起免術換證通過,感到「震驚但不意外」,她聽聞長庚宿舍案時,就隱隱覺得不妥,覺得似乎有什麼東西偷渡到我們所推廣的性別平等教育之中,正在擠壓甚至危害女性的單一性別空間。

W認為,顯然婦幼的安全會嚴重的受到影響,國外已經有許多的案例說明了,在寬鬆的跨性別政策下,勢必會出現很多犯罪者,他們利用「政治正確」護航自己的犯罪行為。

美國甚至讓「自稱是女人」的戀童癖成為女童軍的領隊,加拿大也有男跨女聲稱要辦小女孩的上空泳池派對,這些全都是國外已經出現的案例,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我們實在不需要被燙傷才知道不能玩火。

W一向很支持性別平權運動,曾捐款給伴侶盟,也參加過凱道辦桌遞交多元成家的申請書,因此,當知道伴侶盟正在推動免術換證時,也曾去相關單位臉書留言反對,後來竟發現自己被標註,再也無法留言。W坦言,很想回到兩年前打自己一巴掌!

反對免術換證的許多人,一直蒐集國外的案例來證明此路不通,但完全不被理會,而且稱這是「女性的無端恐懼」,當女性的恐懼被視為空穴來風的時候,W認為無法再與支持免術換證者溝通,不如轉而讓更多其他原本不關心這個議題的人知道免術換證的危害。

看更多相關報導請點這

原始連結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誰偷換女廁1/使用荷爾蒙15年依舊會勃起 變性人認「手術有其意義」
跨性別失速列車1/免變性手術男變女 LGBTQ族群也出聲反對
亞洲發燒星/擔心金多美背不動 崔宇植貼心鏟肉9公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