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將成為「後安倍」時代接班人?自民党的「首相候選人」們

日本網

不少自民党政治家都在盯著「後安倍」接班人之位躍躍欲試,他們在黨內的立場如何?資深政治記者對現狀進行了分析。

年紀輕輕卻備受關注的小泉

「後安倍」時代接班人,指的是有可能接過安倍晉三首相之位的「首相候選人」,自民黨派閥政治迎來鼎盛時期是在上世紀60年代到80年代期間,那時的人選類型和現在截然不同。

在派閥鼎盛時期,首相候選人全都是被稱作「領袖」的實力派人物,無論規模大小,每人都領導著一個名為「派閥」的議員集團。既然自民黨的派閥一直被視為「為了幫助領袖贏得党首選舉的基礎性團隊」,所以形成這種格局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現在,被列為「後安倍」時代接班人的人物並不僅限於領袖。最熱門的人選是眾議員小泉進次郎,年僅37歲的他曾4次當選眾議員,按常理本應只是一個普通的年輕議員。在關於「誰適合擔任下任首相」的媒體輿論調查中,他的支持率堪與原自民党幹事長石破茂角逐第一。

他是典型的世襲議員,其父小泉純一郎得益于內閣高支持率而擔任首相超過5年半時間,其祖父小泉純也曾官拜防衛廳長官,其曾祖父是被稱作紋身大臣的小泉又次郎。俊朗的面孔、犀利的言辭,以及在演講等場合贏得的支持率,為其確立了「政界王子」的地位。

同時,他也非常關心政策問題,在擔任自民党農林委員會會長時期,曾推進農協改革等大膽的農業政策,還曾作為 「2020年以後經濟財政構想小委員會」 這一黨內組織的實際負責人,提出了創設「兒童保險(企業和職工承擔保險費用,實現幼稚教育和保育事業無償化)」的建議。不同於擅長調動輿論的劇場型政治家父親,他採用的是「腳踏實地」風格,凡事都尋求在共識基礎上形成解決方案。

在應對政局方面的表現,也反映了他謹慎的性格。為了將對地方票和議員票的影響控制在最小程度,直到即將舉行投計票的最後一刻,他才對媒體表明將在9月的自民黨黨首選舉中投票給石破茂。儘管這種時機把控行為引來了「模棱兩可」「優柔寡斷」的批判,但也凸顯出人們對其關注度和期待感之高。

「實力派」石破茂前途不明

儘管只是20人規模的小派閥,但石破茂(61歲)仍是一個領導著派閥的領袖型人物,繼承了從前自民党的傳統。他曾11次當選眾議員,擔任過防衛廳長官和防衛大臣,是一位元深諳安全保障事務的「安保通」,主張從根本上修改憲法第九條。

除了安保方面的職務外,他還擔任過農林水產大臣、地方創生大臣等職,甚至位及自民党幹事長,是一位實力派人物。以自己出任會長的「水月會」為基礎,他參加了9月的黨首選舉,向著眼於3連任的安倍首相發起了挑戰。

然而,3年後的下一次選舉時,政調會長岸田文雄等人必定會參選。而且,安倍首相事實上掌控著最大派閥「清和會」,官房長官菅義偉對於黨內年輕人擁有巨大影響力,他們很可能試圖阻止石破茂挑戰的獲勝,石破的競選前途不明。

謀求成為接班人的岸田有何戰略?

政調會長岸田文雄(61歲)同樣也是派閥領袖,但他屬於沒有經歷過党首選戰的「無戰鬥經驗型」人物。他曾九次當選眾議員,以自民党保守派主流「宏池會」的嫡系自居。在安倍政權內擔任過外務大臣和政調會長。不過,他在理念和政策方面與安倍首相的態度截然相反,在本次黨首選舉中,派內也出現了主戰論,但他還是像2015年的上一次選舉一樣放棄了出馬競選。


自民黨政調會長岸田文雄在眾議院預算委員會上提問,2018年11月1日,國會內(時事)

但由於其沒有及時決定和表明自己不參選並支持安倍首相,所以被詬病「缺乏政治敏感性」。在關鍵時刻的話語聲不足,導致其在「下任首相」調查中的支持率一直落後於小泉進次郎和石破茂。此外,針對下一次黨首選舉的策略始終不確定,不知道到底是要走獲取安倍首相支持的禪讓路線,還是要走不指望依靠首相支持的自立路線,導致派內對其是否制定了能夠贏得黨首選舉的戰略產生了擔憂。

需要安倍陣營支援的加藤和河野

作為非領袖的禪讓型人物迅速嶄露頭角的當屬自民党總務會長加藤勝信(62歲,六次當選眾議員)和外務大臣河野太郎(55歲,八次當選眾議員)。加藤與安倍首相的關係極為密切,雖然隸屬于前任總務會長竹下亙領導的經世會,政治立場卻被劃歸為「安倍一族」。在安倍當年辭去首相職務後依然繼續支持他,在他重新執政後,擔任過官房副長官、一億總活躍擔當大臣、厚生勞動大臣等職,後來被提拔為總務會長。


自民党總務會長加藤勝信進入首相官邸,2018年11月12日,東京永田町(時事)

河野太郎屬於安倍首相的盟友麻生太郎副總理兼財務大臣領導的「志公會」,而麻生太郎原本是其父、原眾議院議長河野洋平創設的「大勇會」的骨幹成員。從年輕時代開始,河野就因為直言不諱的性格而被視為異類,但在安倍政權內卻當上了國家公安委員長。去年,得益于如監護人般對其呵護有加的官房長官菅義偉的推薦,他被起用為外務大臣。無論是加藤還是河野,在党首選舉時都需要獲得安倍陣營的全面支持。

「非世襲」候選人方面,茂木敏充存在感上升

前總務大臣野田聖子(58歲,九次當選眾議員)不屬於上述任何一種類型。她37歲就出任了郵政大臣,從新人時代開始,就一直被視為「首位女性總理」的苗子。她主張「應該舉行政策辯論」,在上一次和本次党首選舉時始終否定派閥,試圖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參選,但最終因未能湊足20名推薦人而只得選擇放棄。鑒於這段經歷,她將團結支持自己的議員,謀求實現事實上的派閥化。

儘管首相候選人的類型多種多樣,但所有人都具有世襲的共同特點。最典型的人物是父親當過首相的小泉進次郎和父親當過眾議院議長、祖父當過副總理的河野太郎,而石破茂的父親曾任鳥取縣知事和自治大臣,岸田文雄的父親和祖父都曾是眾議員,加藤勝信的岳父加藤六月曾任農林水產大臣,野田聖子的祖父擔任過建設大臣。

儘管成為議員以前的職業多種多樣,包括公司職員、秘書、官僚等,但党首候選人的一個特點是年紀輕輕就從政的世襲議員居多,因為他們由於可以繼承勢力基礎、知名度和資金後盾。非世襲候選人方面,經濟再生大臣茂木敏充(63歲,九次當選眾議員)的存在感正與日俱增。他曾經先後供職於丸紅、讀賣新聞(記者)和麥肯錫,在日本新黨時期首次當選眾議員,後來加入了自民黨。憑藉在內政和外政上高超的實務處理能力,獲得了政權骨幹的地位。在作為大本營的所屬派閥經世會內部,除了加藤外,還有人主張推舉原經濟產業大臣小淵優子競選黨首,能否儘快鞏固在派內的地位將是候選人制勝的關鍵。


外務大臣河野太郎和經濟再生擔當大臣茂木敏充出席眾議院全體大會,2018年11月20日,國會內(時事)

此外,處於政權指揮中樞地位的官房長官菅義偉(69歲,八次當選眾議員)也受到了越來越多的期待。他出生在秋田縣的一個農戶家庭,高中畢業後來到東京,一邊打工一邊念完了大學,歷任國會議員秘書和橫濱市議員,後進入中央政壇,不斷歷練成長,現在已經掌控了從危機管理到政策協調的一系列事務。儘管麾下年輕議員達40人規模,但他本人一直堅稱無意競選党首和首相,除非形勢出現重大變化。

非世襲議員僅有茂木和菅兩人這種情況,就要求想成為自民党總裁及首相候選人的非世襲議員們,必須在政策協調和政局管控這兩方面,都具備出類拔萃的能力。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