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想干預2020美國大選?華府反情報主管:俄羅斯破壞力有如龍捲風,中國期望川普落選

閻紀宇
·4 分鐘 (閱讀時間)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俄羅斯利用駭客戰術與社群媒體,大力為川普助選,引發美國司法部門的「通俄門」調查。2020年大選投票距今不到3個月,各方普遍擔心莫斯科會故技重施;而中國可能也會有樣學樣,企圖有樣學樣、影響選情。

對此,美國「國家反情報與安全中心」(NCSC)主任伊凡尼納(William Evanina)7日表示,今年俄羅斯惡性不改,仍然利用「一系列作法」幫助川普對付拜登(Joe Biden)。至於中國,北京當局雖然樂見「難以預測的」(unpredictable)川普敗選,近來也升高對華府政策的批評,但目前尚未決定是否要「撩落去」直接介入。

俄羅斯直接介入,中國還在評估風險利弊

伊凡尼納指出,一些與克里姆林宮(Kremlin)有關的人物正利用社群網站與俄羅斯電視媒體,積極為川普助選、打擊向來對俄羅斯強硬的拜登;東歐烏克蘭的親俄羅斯勢力也有參與,國會議員迪卡奇(Andriy Derkach)就是代表人物,此人也是川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的好友。拜登的兒子杭特(Hunter Biden)曾擔任烏克蘭一家天然氣公司的董事,川普陣營指控他涉貪,但並無根據,川普本人還因為相關的政治操作遭到國會彈劾。

2017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及夫人彭麗媛與川普總統及夫人梅蘭妮亞在佛羅里達州會晤。(AP)
2017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及夫人彭麗媛與川普總統及夫人梅蘭妮亞在佛羅里達州會晤。(AP)

2017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及夫人彭麗媛與川普總統及夫人梅蘭妮亞在佛羅里達州會晤。(AP)

中國的主要作法則是試圖影響美國的政策決策環境、對阻撓中國利益的政治人物施壓、轉移與反駁中國受到的批評。不過北京當局仍在評估進一步行動的風險利弊。

《紐約時報》引述一位情報官員的說法,在「干預美國大選」這件事上,俄羅斯與中國完全是不同量級。前者有如龍捲風,會對美國民主體制造成立即的損害;後者比較像氣候變遷,雖有威脅,但屬於長期效應。

拜登顧問:川普公然鼓勵其他國家干預美國選舉

川普7日表示:「俄羅斯最不樂見的總統當選人就是川普,因為沒有人對俄羅斯比我更強硬。」他也重彈「拜登親中」的論調,聲稱一旦拜登當選,「中國會對美國予取予求。」川普與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關係融洽,兩人口徑一致,至今堅決否認俄羅斯曾經干預2016年美國大選。

拜登的政策顧問布林肯(Tony Blinken)則痛批:「川普曾經公然、一再地邀請、鼓勵甚至試圖脅迫其他國家干預美國的選舉。」

2018年7月16日,美國總統川普在芬蘭赫爾辛基會見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雙普會」。(AP)
2018年7月16日,美國總統川普在芬蘭赫爾辛基會見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雙普會」。(AP)

2018年7月16日,美國總統川普在芬蘭赫爾辛基會見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雙普會」。(AP)

南海、香港、台灣、資安,美中頻頻交鋒

企圖或可能干預美國大選的國家,除了俄羅斯與中國,還有伊朗。川普在2018年5月退出歐巴馬總統時期簽定的《聯合全面行動計畫》(JCPOA,伊朗核子協議),大幅升高對伊朗的制裁,並在今年1月獵殺伊朗特種部隊司令蘇萊曼尼(Qasem Soleimani)。

俄羅斯是干預美國大選、破壞美國民主體制的慣犯,伊朗是美國自冷戰年代迄今的世仇。北京當局與川普政府的關係則最受矚目,除了已進行數年的貿易戰與科技戰,近來雙方在南海、香港、台灣、資安等議題上交鋒,甚至鬧到互關總領事館、祭出制裁措施。

不過美國情報官員指出,中國雖然批評、反嗆華府的論調日益嚴厲,但目前還看不出來有積極、全國性的干預選舉動作,頂多就是利用自身經濟實力來影響地方政治;而且就外國政府而言,這種作法司空見慣。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CNN專文探討台灣「矽盾」:台積電制霸全球最先進晶片製程,在華府與北京之間走鋼索
相關報導》 新冷戰》五眼聯盟將有「第六隻眼」?《衛報》:拉日本聯手圍堵中國、美英加澳紐瞄準稀土資源成立自貿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