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美中貿易糾紛中的真正贏家?

Kira Schacht
·7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越南人董然(Dung Trans)的生意非常紅火,他說,“去年我們工廠又加蓋了一層,而現在我已經開始尋找新廠址,要比現在的大四倍”。對於其制造電子產品的公司Spartronics來說,中美貿易糾紛算是一個福音。而這種情況不僅僅發生在董然身上。

迄今為止,美中貿易糾紛已經持續兩年有余。在2018年7月至2019年9月期間,美國向幾乎所有中國商品征收了最高達25%的關稅。這帶來了深遠影響。

在糾紛開始前,美國進口中有23%來自中國。該數字超過5260億美元——僅僅2017年一年!這相當於墨西哥和加拿大對美出口的總和,而這兩個國家是美國的第二大和第三大進口來源地。

亞洲開發銀行(ADB)的首席經濟學家澤田康幸表示,中美貿易糾紛中“兩個最大的輸家是中美兩國本身”。該銀行的一項分析顯示,兩國的GDP和就業情況都會因為貿易糾紛受影響。

2019年11月的一項聯合國報告顯示,對於美國消費者而言,糾紛意味著他們要為中國商品支付更高的價格。對於中方而言,意味著出口額的下降。與貿易戰開始前的2017年底相比,美國企業2019年底明顯更少地從中國采購手機、電腦和家具。

2020年的黑天鵝事件

到了2020年初,中美簽署了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旨在緩解兩國之間的貿易糾紛。協議要求中方額外購買20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以減少美方貿易逆差。然而早在協議生效前,外界普遍認為這是不現實的。而新冠疫情則讓其更遙不可及。

“考慮到(今年)中國經濟的增速要比一月時預計的低得多,額外購買美國商品的要求非常具有挑戰性”,經濟學家澤田康幸說。此外,這一協議並沒有解除對中國進口的關稅,因此只是給糾紛按下了暫停鍵,並沒有解決它。

之後開始的新冠疫情影響了全球供應鏈。不過自今年第二季度凱盛,中國經濟開始恢復。作為第一批走出防疫封鎖的主要經濟體,中國向美國提供了其亟需的商品。澤田康幸表示,這一定程度上與衛生用品、醫療設備的出口增加有關。例如,中國向美國的口罩出口量增加了10倍。

這也與過去數月美國授予一些產品關稅豁免有關,這不僅涉及醫療外科手套和口罩,也涉及許多電子產品、汽車零件等。所有這些都讓中美間的貿易幾乎回到了爭端前的水平。

不過,貿易戰的影響仍在發酵。在糾紛中,美國人在手機、電腦、燈具、打印機等方面的需求沒有下降,而伴隨著中國進口價格的上漲,美國人在采購商品時開始將目光投向其他一些國家。

東南亞與墨西哥從貿易糾紛中獲益

對於一些國家而言,這種貿易重定向帶來的益處,甚至超過了貿易糾紛帶來的弊端。

亞洲開放銀行的澤田康幸說,“對於中國以外的新興國家而言,正面影響佔了上風”。他說,那些生產與中國制造同類型產品的國家,收益似乎最大。

其中就包括美國的鄰國墨西哥。在2017年至2019年間,由於中美貿易爭端,墨西哥估計多向美國出口了47億美元。

對於馬來西亞、越南等這些GDP體量較小的國家,增加數十億美元出口意義非凡。而這些國家之中,最大的贏家是越南。在中美貿易糾紛的兩年中,越南多出口了64億美元,這幾乎相當於該國整個醫療體系全年支出的兩倍。

上述內容是這份德國之聲分析報告的研究結果。該報告研究了2017年至2019年間的美國進口,以找出哪些國家、哪些行業從中收益最多。衡量一個出國方重要性的一個指標是,看其產品在所有該類型進口產品中所佔的市場份額。

比如,以前美國進口的電腦中,有62%來自中國。在2019年底,該數字降低至44%。對於中國,這意味著超過50億美元的出口損失。

同時,有所失必有所得。中國的所失就是台灣和墨西哥的所得。兩個國家所佔的市場份額增加了6%。截至2019年底,兩國在美國進口電腦中的佔比分別上升至10%和25%。

後疫情時代的發展

不過對於墨西哥而言,疫情將一切又打回原形。在新冠疫情開始,墨西哥對美國的出口量大幅跳水,如今甚至降到了比中美貿易糾紛開始前還要低的水平。

越南和台灣則進一步擴大了其對美國的出口量。

其中的部分原因是越南面對外國商家,早就將自己定位為中國之外的選擇。

“越南一步步地提高了制造業,吸引外國投資並增加了對美國的出口”,在全球供應商與買家之間牽線搭橋的咨詢公司環球資源(Global Sources)的越南經理武文謙(Khiem Vu)說。

武文謙還表示,中美貿易糾紛迫使很多中國制造商更快從中國遷走,將生產線遷往越南。例如,洞洞鞋Crocs(卡駱馳)。該品牌的中國制造商已經在越南富壽縣(Phu Tho)建立了能容納幾千工人的廠房,專供美國市場。

把廠址從中國搬到越南不僅僅是Crocs一家鞋廠。在2019年底,越南向美國出口的鞋子比兩年前增加了30%,而中國對美國的鞋類出口則下降了15%。武文謙說,“諸如箱包、眼鏡、服裝、家具、電子產品等在中國被征收高關稅的勞動密集型產品,其越南供應商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具競爭力”。

2017年底到2019年期間,越南對美國的手機出口翻了一番還多。對於Spartronics這樣生產電子產品的企業,新冠疫情還助燃了其增加。“我們很幸運,在正確的時間,佔據了正確的位置”,該企業的老板董然說。他的業務也包括制造醫療產品,例如呼吸機和新冠測試套件。他說,“這個領域的增長令人難以置信,其盈余彌補了我們在其他細分市場中面臨的挑戰”。

他表示,所有這些都給越南帶來的顯而易見的變化。曾經在加州硅谷生活的他,將如今越南的發展比作當年的硅谷。“如果你曾到過越南,如今再來,會看到多出很多大樓、很多摩天大樓。”

開放才是硬道理

董然認為,現在越南面臨的問題是該國能以多快的速度,進行配套的基礎設施建設。他說, “突然之間貨流量的增加,會讓機場和港口變得擁擠。雖然政府致力於做出改進,但這需要時間”。

同時,這位越南企業家對未來也有信心。他認為,他所在行業的繁榮以及整個越南的變化將持續下去。“我認為,無論這些貿易問題結果如何,東南亞和越南都將繼續增長。”他同時希望結束貿易爭端,表示“我們離不開中國”。他說, “我們需要以公平的方式相互依賴,這非常重要。”

分析顯示,兩大經濟體之間的貿易糾紛永遠會殃及池魚。經濟學家澤田康幸說,“iPad、iPhone這類產品是現在通過一個非常復雜的、相互之間緊密連接的供應鏈網絡生產的。中國產品的產量下降將影響中間產品的供應商。這將對亞洲經濟體產生巨大的負向溢出效應”。

澤田康幸也希望美中貿易糾紛告終。他說,“在過去幾十年裡,整個亞太地區從開放貿易中受益匪淺。我認為,要盡可能回到美中貿易緊張之前的時代,這一點非常重要”。

Christine Laskowski 對本文亦有貢獻。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Kira Schac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