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殺了鮑啟宇番外篇】台灣石綿危害仍是進行式 民團、醫師籲政府重視

蔣宜婷
·3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一些老舊建築仍可使用石綿瓦,修繕時有石綿暴露的風險。(翻攝自聰鎰不銹鋼工程臉書)
台灣一些老舊建築仍可使用石綿瓦,修繕時有石綿暴露的風險。(翻攝自聰鎰不銹鋼工程臉書)

1977年,國際癌症總署將「石綿」列為一級致癌物,台灣的石綿管制卻落後他國多年,直到2018年1月1日才加入「全面禁用石綿」的行列。若以過去石綿消耗量與疾病潛伏期來簡易推估,台灣的石綿相關疾病可能在2020~2030年左右達到高峰,本土醫學病例和流行病學研究都指出,石綿疾病個案預期日益增加。

石綿危害更非過去式。台灣於1970至80年代邁向工業化社會,曾被視為「神奇礦石」的石綿,更被廣泛運用於各產業,不僅造成相關工作者罹患職業病,也成為環境公害問題,更嚴重的是,其危害到今天都還持續發生著。

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執行長黃怡翎就指出,台灣雖然在前年已公告「全面禁用石綿」,但環境教育和防治宣導卻未落實,「我們環境裡面的石綿可能還是存在,」她說,例如建築使用的石綿瓦片、就可能在拆除房屋時暴露,但民眾並未警覺,甚至有些學校仍在做實驗時使用石綿心網,讓學生暴露其中,「我們如何把這些石綿汰換掉?如何讓它們不再出現在我們的生活週遭,其實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我們政府目前沒有盤點、明確掌握,石綿會在哪裡出現。」

從事石綿職業病認定及相關研究多年,國家衛生研究院國家環境醫學研究所主治醫師李俊賢也指出,雖然台灣目前已全面禁用石綿,但卻未禁止「含有石綿的產品進口」,「如果我們去看,含有石綿的產品,各大類如煞車來令片、耐磨材料那一大類,2018年,我們發現石綿纖維的原料確實沒有進口,但是『產品』還是在進口,含有石綿的產品跟建材進來以後,如果勞工去鑽洞切割,粉塵還是會跑出來,住在環境裡的居民,可能會有潛在暴露,」他難掩擔憂地說,「像在澳大利亞的做法是,含石綿的東西要標示、貼黃標,並且標明這一定要由專業的人清除,普通人是不能動的。」

國家衛生研究院國家環境醫學研究所主治醫師李俊賢對於台灣石綿危害仍是「進行式」,感到擔憂。
國家衛生研究院國家環境醫學研究所主治醫師李俊賢對於台灣石綿危害仍是「進行式」,感到擔憂。

在建物的石綿問題方面,大多數歐美國家與日本、韓國、香港,都已經對既有建築物進行石綿監測,並對有石綿危害的房屋建立登記系統。但在台灣現有制度下,即使民眾意識到自己有石綿暴露的風險,卻也只能徒增恐慌。

「因為他們會發現其實他們什麼都做不了,我們接獲很多電話,『我買了一個房子懷疑有石綿,該怎麼辦?』但不能怎麼做,他可能要自己挖一塊,送去實驗室送檢測,要拆除,還要自己先去提報申請,說這是石綿,這是有害廢棄物,但要怎麼丟棄?對一般民眾來說,他要怎麼做這些事情?」黃怡翎說。

黃怡翎強調,針對「現在進行式」的石綿暴露危機,政府必須更為重視,應該盡速盤點、標示石綿暴露源,並提供勞工防護設備、落實石綿廢棄物管理、加強進口貨品查驗,同時也要加強教育宣導,讓民眾充分瞭解石綿的健康危害、暴露資訊及預防方式。


更多鏡週刊報導
【誰殺了鮑啟宇番外篇】石綿受害者不只海軍 拆船業、營造業、汽車維修業都是高風險群
【誰殺了鮑啟宇1】沉默殺手藏在體內40年 他在肺裡發現石綿和玻璃纖維
【誰殺了鮑啟宇2】他是第一個向海軍申請國賠者 國防部拒賠只參加他的喪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