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殺了鮑啟宇番外篇】石綿受害者不只海軍 拆船業、營造業、汽車維修業都是高風險群

蔣宜婷
·4 分鐘 (閱讀時間)
經過民團多年呼籲,台灣才終於在2018年正式全面禁用石綿。
經過民團多年呼籲,台灣才終於在2018年正式全面禁用石綿。

對於罹患石綿疾病的患者來說,回顧自己到底是為何及何時罹病,一向是不容易的工作。很少人能一開始就明確想起:自己到底是如何與石綿相遇?

根據2014年公布的「赫爾辛基診斷與歸因準則」,石綿引起的疾病包括石綿肺症、胸膜病變、惡性間皮瘤、肺癌。喉癌與女性卵巢癌也被認為與石綿暴露有關,但因為石綿相關疾病的潛伏期至少10至15年,因果關係難以被確認。唯有惡性間皮細胞瘤在流行病學研究上被認為與石綿有98%以上的關聯性。然而,病人通常在接觸石綿後3、40年後發病,隨著歲月流逝,很少人能想起自己的暴露史。

雖然這類癌症十分罕見、患者幾乎都是石綿暴露的職災受害者,且依過去的石綿消耗量與流行病學潛伏期推估,台灣石綿疾病患者將在2020至2030間達到高峰,應漸有不少石綿疾病的案例。但是,檢視歷年來勞保職業病給付資料卻可以發現,石棉肺症及其併發症案例數每年大概都不超過5位,職業性癌症數平均不到10例。

長期協助石綿受害者,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執行長黃怡翎指出,除了台灣目前職業傷病給付的弊病,導致勞保補償人數很少外,光是當事人要想起石綿暴露史,就相當困難,「一般來說如果沒有人告知他,你發病是跟你過去工作相關,他們可能就不會做連結。他們以為可能是空汙才會導致罹病。如果醫療人員有告知他們(身體裡有石綿),他們才會思考說他們有沒有石綿的接觸史⋯⋯不過有很多工人工作時,其實他們也不知道自己接觸的東西叫石綿,那些粉塵是什麼?所以你問他有沒有石綿接觸史,他也不見得知道。」

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執行長黃怡翎長期協助石綿疾病患者,石綿職業病認定和補償之路都相當艱困。
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執行長黃怡翎長期協助石綿疾病患者,石綿職業病認定和補償之路都相當艱困。

他們往往得從醫學研究和往例中按圖索驥。「像我們過去也有幾個個案來自於造船業,或者海軍,當然也有一些像冷氣空調,非常多管線要包覆的工作,甚至有一些製造業,因為廠內有一些加溫鍋爐,這些人其實也還滿普遍的。」黃怡翎說,「我們要一直去問說,你從事過什麼樣的工作?有接觸哪些可能的石綿暴露?我們才能去幫他拼湊出這個歷程,但如果沒有這樣的醫師和團體,他們不見得會找到這個答案。」

台大醫院個案管理師江宛霖有8年負責石綿相關疾病經驗,她常常在醫院裡尋找石綿疾病患者,希望能為他們釐清罹病的因果關係,並為其爭取勞保補償,「我上次的病人還是因為他剛好心臟也要開刀,我看到診斷馬上照會職業醫學科,(遇到這些病人)就很想知道他們做過哪些工作,即便週六日也馬上去病房看病人,我還曾經為了一個病人,因為問不到暴露,特地幫他們去讀過的學校實地查一次,看有沒有石綿⋯⋯」江宛霖說。

惡性間皮瘤患者罹病後,存活時間往往只有8到14個月,對於醫師和協助團體來說,他們必須與時間競賽,才能在患者有限的生命中,為其找到罹病原因,江宛霖無奈說,「他們很多很快就過世了,有些不想認定職業病,(爭取補償)因為覺得沒有甚麼誘因,因為疾病造成的痛苦也讓他們難受。」

在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前幾年出版的《致命粉塵:石綿疾病,工業發展史中的職業病風暴》一書中,包含黃怡翎在內的作者就曾訪問了16名罹患石綿疾病的個案,指出除了海軍鍋爐兵及軍方造船廠是潛在的石綿受害者外,石綿建材製造業、汽車維修業、煞車來令片製造業、營造業、造船業、拆船解體業、保溫隔熱工程等作業的工作者,都是石綿疾病的高風險職業族群。


更多鏡週刊報導
【誰殺了鮑啟宇番外篇】台灣石綿危害仍是進行式 民團、醫師籲政府重視
【誰殺了鮑啟宇1】沉默殺手藏在體內40年 他在肺裡發現石綿和玻璃纖維
【誰殺了鮑啟宇2】他是第一個向海軍申請國賠者 國防部拒賠只參加他的喪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