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手上沾滿鮮血?

·8 分鐘 (閱讀時間)
示意圖:Getty image
示意圖:Getty image

美國去年新冠疫情失控初期,《波士頓環球報》發表了一篇社論,論點很聳動:總統的手上沾滿鮮血。做此論斷的理由是,這些傷害和死亡大多是可以防止的,能防而未防,全是因為總統粗忽和基於個人政治利益盤算造成的結果。這篇社論震撼全美,獲得許多陷入水深火熱中的美國民眾共鳴,也準確預測了半年後川普的敗選。

社論首先指出,美國一直是科學進步和醫學創新的「燈塔」,擁有世界一流研究機構和醫院,現在卻已成為全球新冠大流行的中心;接下來幾個星期內,我們看著死亡人數上升的同時,美國人「不得不眼睜睜地看著病魔降臨家人和朋友身上,還要擔心自己的命運」。

然而,新冠病毒在美國造成的深刻影響本來是可避免的,因為「病毒在這裡的蔓延不是天災或外國入侵造成的,而是由於領導層的巨大失敗」。事實很明顯,在這場疫情中,需要的是一個能夠在全國部署可靠檢測手段、追縱遏制病毒傳播,並在全美範圍內製造、分配稀缺醫療物資的聯邦政府;需要的是一位能就疫情情況及解決方案發出清晰、一致且科學的訊息,消除公眾恐懼,向各州各城市提供可靠指導的總統;需要的是一位能將國家福祉放在首位,能視其高於近期股市回報和自己連任前景,並與其他國家合作,以在全球控制疫情的領導人。不幸的是,「與其相反,我們所擁有的卻是一位被全球新冠大流行史詩般擊敗的總統」。

社論批評川普政府「在威脅及後果預判上浪費的數月時間導致新冠肺炎患者數量成倍增加,遠超過必要的數字;換句話說,總統手上沾滿了鮮血」。還好,「在這場危機中,許多關鍵決策點已經過去,但還有更多即將到來。」希望能出現一個「奇蹟般的轉折」。

這篇社論將美國疫情失控的根本原因分析得太透澈了,對照台灣疫情的防控作為和失控原因,頗有幾分雷同,令人有似曾相識之感。

「傷害和死亡大多是可以防止的」這句話套用在台灣身上,顯得十分貼切,但絕非事後諸葛。在一些「關鍵決策點」上,國內外許多專家一再提出不同於指揮中心的建議,言者諄諄,卻多不被採信,當局依然故我,堅持既定政策,或是輕忽以對,終於釀成大禍,眼睜睜看著疫情蔓延與失控,卻也因為準備不周或是「校正回歸」恨晚而難於收亡羊補牢之效。

美國疫情失控的首要原因在於眼見武漢恐怖情狀卻不以為意,以為禍患不會降臨,所以既未做好準備,也未參酌他人的防抗經驗。台灣過去一年多防疫有成,所以耽溺於「模範生」的光環中,未能未雨綢繆,更輕賤大陸防抗疫情取得佳績的嚴厲手段。由於檢測能量未提升、專責病房未增加、輕症收治病床未準備、疫苗採購嚴重短缺、社區感染防抗措施未完備,所以一遇洪水衝擊就全面潰堤。

檢測是及早檢出感染源與傳播鏈的必要手段,但指揮中心一直痛恨篩檢,從快篩、廣篩到普篩一概排斥,核酸檢測能量更是遲未提升,事到臨頭必須以「校正回歸」應付核酸檢測能力嚴重不足的問題。即使臺北市突破中央規定,設立快篩站,中央直到疫情爆炸半個月之後才鬆口同意企業安排快篩。更荒謬的是,金馬澎三外島要在機場設快篩站,指揮中心居然悍然動手拆除。七天後,陳時中通令本島各機場國內線建立快篩,反向操作,偏執不改。

最近一再出現家人交叉感染而紛紛確診甚至病死家中的悲劇,問題多半出自輕症收治病床嚴重不足,但長久以來一直到現在,指揮中心都堅持反對開設「方艙醫院」,執迷不改。疫情炸鍋後,醫院負荷超量,出現許多重症患者在走道及帳蓬插管的悲慘情況,更多輕症只能在家隔離。

柯文哲市長建議負壓病房短缺,可以一室二床,陳時中過了兩天才採納,甚至加碼到一室多床。這算什麼「超前部署」?

大陸採行的「方艙醫院」收治輕症者,效益卓著,陳時中一直反對,前衛生署長楊志良說確有必要,如果對於「方艙」的名稱有心結,稱為「方糖醫院」也可以,陳時中才施施然鬆口宣布開設「緩衝區」或「加強版集中檢疫所」,被謔稱為「貞昌醫院」,但實在太晚了,一些未獲收治者已將病毒傳染出去甚至病死。

依據國外經驗,病毒一旦蔓延,必須採取嚴厲管控措施才能緩和病情,重者「封城」,輕者封鎖社區強制普篩。現在台灣疫情已到了如火燎原程度,中央還以為不斷推出「三級警戒加強版」就夠了,就是不願如當初的武漢和當下的墨爾本一樣斷然封城,可以預見,破洞必然越補越大洞,以後更難收拾。

指揮中心在這個「關鍵決策點」上仍然不敢下決心,繼續蹉跎時機。新加坡醫生林韋地早就建議:「一定要先截斷病毒傳播,不然醫療量能永遠跟不上需求,所以一定要最強制的行動管制,可能要全島都封,如果只是封雙北,人民會恐慌外逃病毒,他們會把病毒帶到中南部。」然而,中央仍然一如過往,偏於樂觀看待疫情,只怕將來疫情更加失控也會後悔莫及。

台灣本土疫情近日擴大延燒,最憂心的是苗栗兩家電子廠移工發生群聚感染,近兩百人確診,新竹工業園區也被波及。台大癌醫副院長王明鉅就表示,「封城與停工的警鐘正在響起」,他認為疫情在這個狀態下,以「三級警戒強度」是不可能控制得住。尤其新冠肺炎死亡人數連日劇增,死亡率也攀高,但死亡率的分母卻「嚴重失真」,因為直到現在為止,台灣到底有多少比例的人口感染了新冠病毒,根本不知曉,因為根本沒有大量篩檢的能力,只能被動地等待自認可疑的「病人」來快篩站與醫院接受篩檢。

疫情在這個狀態下,以這樣的三級警戒強度,根本不可能控制得住;但政府為了經濟不頓挫,堅決不封城,只好一直撐,撐到六成以上民眾能打到疫苗為止,時程可能在半年以後。但王明鉅認為,「的確可以持續維持三級警戒不封城,但這個不封城的代價,也就是重症者與死亡者的人數會愈來愈高」;而為了維持台灣經濟不致於跳水,必須立即建立超高通量的病毒採檢與PCR檢測能力,但這又是中央指揮中心不願或不能辦到的,所以只能等著柯文哲說的「死傷慘重」不幸結果臨頭了。他警告:「那個『萬不得已』的警鐘已然響起,而且響得愈來愈急,愈來愈大,你聽到了嗎」?指揮中心顯然還沒聽到或是故意充耳不聞。

最後的救命丹還是疫苗,但這正是台灣防疫的最大短板。一年多來政府在疫苗採購上掉以輕心,其中的致命錯誤是把政治的重要性凌駕於人命之上。無論是BNT採購要繞過上海復星醫藥還是堅持政府要與原廠簽約,都是政治掛帥作祟,延誤進貨時機,還甩鍋中國,不願承擔責任的心態一如川普。至於還想押寶成功,就太不切實際了,簡直是把人民的性命寄託在一個沒有希望即時獲勝的押注上。

川普催生疫苗成功,完全是拜美國製藥科技高超所賜,台灣憑什麼?連二期試驗都尚未解盲就與其簽約,還宣告施打時間,亂到極點。這簡直是在草菅人命,屆時民眾會跟政府一樣拿生命開玩笑嗎?

台灣號稱「民主防疫」成功,博得舉世稱羨,如今情勢逆轉,窘態畢現,宛如波士頓環球報指責川普的那樣:不是天災或外國入侵造成的,而是由於領導層的巨大失敗。往者已矣,來者可追,只有痛改前非,改弦更張,果斷採取必要的嚴控措施,才能免受「手上沾滿鮮血」的譏評。

【作者 陳國祥/政治大學新聞系、新聞研究所碩士,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中央通訊社董事長、中央選舉委員會委員、《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臺北市政府客家事務委員會委員、《中國時報》特約主筆、時報育才董事長。 現為<大師鏈>傳媒顧問】

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