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綁架了台灣!東奧正名到底會不會影響選手權益?

徐珍翔

前體委會主委的楊忠和拿出照片,質疑中華奧會主席林鴻道強迫學生連署反對公投。(攝影/徐珍翔)

針對「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案,中華奧會對外宣稱,最壞的情況,「中華奧會」將被除去會籍,選手權益恐怕因此受損。不過,該說法遭到東奧台灣正名行動聯盟駁斥,「中華奧會只是負責台灣業務的窗口,根本沒有所謂的會籍問題,況且,正名公投只是一種表態,完全符合奧林匹克憲章、1981年洛桑協議的規範與精神,選手權益完全不受影響。」

中選會日前依據《公投法》第17條規定,針對「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案辦理五場辯論會,作為發起人之一的前奧運國手紀政,雖備好運動員、前官員、學者等陣容,卻始終等不到中華奧會應戰;對此,中華奧會主席林鴻道對外的說法是「不想介入這個議題」。

話雖如此,中華奧會卻透過媒體向大眾放話,宣稱已接到國際奧會(IOC)第三度來函,若有外力干預體育等情事,一旦違反相關規定,對方將啟動停權或除權等保護性措施,包括了中止或撤回對中華奧會的承認,最後結果就是──台灣選手無法組國家代表隊參賽。

面對宣稱不介入卻在檯面下動作不斷的中華奧會,東奧台灣正名行動聯盟成員幾乎全氣得跳腳,在22日的記者會上,召集人、也是前體委會主委的楊忠和拿出一張照片,裡頭是一個個低頭簽字的學生、運動員。

「這是11月19日,也就是中華奧會主席林鴻道去左訓要學生連署『反東奧』的時候拍的,……那一晚,很多家長打給我,說孩子被強迫連署嚇到哭,說不連署不行,請問,這有沒有違反奧會精神?」

楊忠和表示,東奧正名公投符合奧林匹克憲章,根本不會影響選手權益,況且,國際奧會真正要保護的對象並非各地奧會,而是選手,因此,即使今天沒了中華奧會,台灣運動員仍有其他管道參賽,而中華奧會應該做的事情,是在公投通過之後,本於職責向國際說明此事的意義,將台灣的民意傳達出去,而不是為了個人利益,綁架選手與台灣人民,甚至製造錯誤消息,企圖影響公投結果。

國際奧會不准正名,妖西:中華奧會搞鬼?

至於國際奧會的函文,綽號「妖西」的東奧台灣正名行動聯盟發言人劉敬文解讀,「根據奧林匹克憲章,IOC根本沒有權力在我們提出申請前就做任何准駁,所以針對國際奧會的來函,我們可以做兩種詮釋,第一種是國際奧會自己帶頭違反憲章,但我們認為這種可能性不高。……另一種詮釋,是IOC在表達他們作為洛桑協議另一方主體的意思、立場,如果是這樣,我們當然絕對尊重。」

「這就像離婚的雙方,一邊想離,另一邊可以說『我不想離』,但到目前為止,我們都還沒正式拿出離婚協議書,甚至對方也沒更明確地表達拒絕簽字,……哪怕是沒有共識,後面也都有法律程序可以走,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不過,我們現在還在一個非常初步的階段,公投根本都還沒有通過。」劉敬文舉例。

他接著強調,中華奧會口口聲聲說會被停權,但在IOC的第三封函文裡卻寫著「IOC跟NOC(指中華奧會)均無意改名」,這令人相當不解,「根據奧林匹克憲章,除非在正名公投之前,中華奧會就已經先跟國際奧會表明立場『拒絕台灣正名』,公投才會被視為『外力干涉』的一種,那我們就很好奇了,公投都還沒開始,難道中華奧運就去表態了嗎,他們有這種權力嗎?」

「我相信大家都知道,中華奧會是由一群商人組成的,他們基本上是一個生意團隊,這些人是靠奧會、運動員,在賺一些過手錢,只是承接政府案子的民間單位,……我們想請中華奧會告訴大家,根據奧林匹克憲章、洛桑協議裡面,哪一條寫到正名就會被懲罰,到現在他們也說不出來,像這種沒有根據的事情,民眾要去相信嗎?」劉敬文說。

支持公投的現役選手不下數十人,只是不敢站出來

東奧正名公投通過又會如何?劉敬文說,政府日前已有表態,將根據《公投法》咨請中華奧會依照奧林匹克憲章去做必要處置,「最立即的效果,就是我們向國際社會傳達一個訊息──台灣人要用台灣的名字。第二個才是政府要把公投結果變成政策、國策,然後再來研議如何實現,我們都知道這很困難,也知道可能被否決,所以我們只希望政府去努力,至少在憲章規範內去做,那就夠了。」

被問起日前表態反對的選手,劉敬文直言可以理解對方的處境,「我們很清楚,體育界的文化是強調服從,他們在那樣的環境下,來自教練、協會高層的壓力、遊說,無論是自願或被迫,有部分選手出來表態反對,我們都可以理解,……但我們要呼籲中華奧會,不要放假消息,不要講錯的話去誤導選手認知,這是我們一再重申的立場。」

「只要我們在符合規則的前提下行使權益,怎麼會被懲罰?我們得到的結論是,台灣有個吃裡扒外的中華奧會,去說自己被強迫,然後讓自己被停權,這我們非常驚訝,幾十年來拿台灣人納稅錢的中華奧會,居然在這種時候做這種事,我們正在研究有沒有法律可以制裁他們,未來也不排除提告。」劉敬文也強調,參與連署公投、有意贊成的現役運動員,事實上不下數十人,只不過礙於中華奧會的壓力不願曝光。

更多信傳媒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