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領導國民黨中興

·5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一著不慎,滿盤皆輸」,國民黨主席朱立倫肯定沒有想到,中二敗選的處理失當,居然會讓自己的政治行情瘋狂下墜至此。前幾天,朱立倫的手下敗將張亞中接受媒體訪問時說,朱立倫「跪也要出來跪一跪,跟人家(支持者)道歉」;隔了兩天,趙少康又為了日本核食砲打國民黨中央,又逼得朱立倫馬上改口。

根據《TVBS》公布的最新民調,朱立倫滿意度在13個政治人物中敬陪末座,朱立倫面對媒體時只能重申「過錯都由我承擔」,並自我緩頰說「我不是候選人,我是要幫候選人民調越高越好」。

這份民調中,朱立倫的滿意度僅有21%,不滿意高達61%,是13人中唯一不僅過半的,而且與滿意度的差距高達40%;整份民調中另外兩個不滿意度高於滿意度的是蘇貞昌跟馬英九,蘇貞昌的兩者差距是6%、馬英九是20%。交叉分析更顯示,即便是國民黨傾向的受訪者,對朱立倫的滿意度也僅有38%,不滿意度高達55%。

朱立倫陷入一個政治人物最沒救的困境,不分藍綠的政客都可以指著鼻子罵他,任何一個藍軍的支持者都可以踹他兩腳;他成為藍綠選民共同的出氣桶,所有事都可以怪朱立倫,做任何事都是「有功無賞、打破要賠」。放眼中華民國的政治史上,還真的找不出這樣的前例,當年的李登輝、「扁維拉」(陳水扁)、「馬維拉」(馬英九)或是深藍痛恨的王金平、綠營和中間選民反感的韓國瑜,都沒有到這個境地。

「破窗效應」一旦形成,就不可能靠小修小補來挽救,更不可能靠話術、文宣、化妝師讓人耳目一新,必須要有大破大立的作為。一個每個人都可以踹一腳的黨中央,對整個國民黨都是災難。

中二敗選後,趙少康曾經建議擴大決策圈,中常委曾建議召開黨是會議,一是改變決策模式,一是重建論述跟思想,都是改變的契機。但朱立倫嘴上說歡迎黨內重量級人士參與決策,實際上沒有任何動作,對於黨是會議的建議更是直接否決,顯然無意做出任何改變,朱立倫跟國民黨中央的困境,也必然將持續下去。

《TVBS》並沒有公布完整的交叉分析,但對比朱立倫的滿意度(21%滿意、61%不滿意)可以想見,整體26%滿意、46%不滿意的馬英九,國民黨支持者對他的滿意度應該也高不到哪裡去,沒列在民調範圍內的趙少康、韓國瑜狀況應該也好不了多少。

反觀台北市長柯文哲,在這次民調中居然獲得國民黨支持者71%的滿意,比起去年4月暴增了22%,藍軍支持者對柯文哲不滿意的僅18%,比去年4月少了26%。藍軍支持者對柯文哲的認同,遠超過藍軍主席級的政客們。當然,這其中也因為柯文哲不是國民黨,所以藍軍檢視柯文哲的標準,必然與朱立倫、馬英九等人不同。

整份民調排名第一的新北市長侯友宜和排名第八的台中市長盧秀燕,是國民黨支持者相對滿意的政治人物,侯友宜公投前的公開信引發深藍的反彈,但藍軍支持者對他的滿意度仍有77%、不滿意度13%;藍軍隊盧秀燕的滿意度則是74%、不滿意13%。但問題是,這兩個都已經確定要連任的首長,幾乎不可能是國民黨2024的候選人。

從2016敗選以來,國民黨幾乎沒有做任何的改革跟改變,只是不斷的在「人」的身上做文章。團結、提出最強的人選、重返執政,選敗了,就呼籲更團結、提出更強的人,然後重返執政,這就是國民黨過去6年不斷重複的話術。

但實際上的狀況是,國民黨每個人都各懷鬼胎,所謂的團結其實是全黨團結在我之下,所謂提名最強的人,就是提名自己、自己就是最強的人,結果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再失敗。國民黨支持者早已看穿、厭倦這種話術,所以對國民黨領導人們的滿意度才會如此之低。

至少從目前的狀況看來,國民黨2024年並無可戰的主將,無論是朱立倫、趙少康、韓國瑜都無法點燃藍軍支持者的熱情,侯友宜、盧秀燕則受限於剛連任的身分難以解套。藍軍內部已經開始有人鼓吹朱、韓、趙、侯身先士卒各選一都,雖是異想天開,但若國民黨真的不願改變「團結、最強人選、重返執政」的那套邏輯,這恐怕是唯一能點燃支持者熱情的方法。

面對未來,國民黨必須拋棄不切實際的幻想,正視無人可選2024的現實,重建論述並進行黨務改革,以集體領導取代對強人的期待,或許還能確保在2024大不至於分崩離析。萬一在2024年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是被支持者棄保的對象,那將是前所未見的災難。

【作者 單厚之/媒體工作者】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