諮詢會議充滿爭議 法官看不下去

·2 分鐘 (閱讀時間)
對廣播電視節目有生殺大權的NCC,動輒以違反公序良俗對新聞報導裁罰,但作成的行政處分,理應受司法監督,NCC不能只是推諉給諮詢會議,對外宣稱已由諮詢會議的公民團體代表等認可,恣意處罰媒體,造成寒蟬效應。(本報資料照片)
對廣播電視節目有生殺大權的NCC,動輒以違反公序良俗對新聞報導裁罰,但作成的行政處分,理應受司法監督,NCC不能只是推諉給諮詢會議,對外宣稱已由諮詢會議的公民團體代表等認可,恣意處罰媒體,造成寒蟬效應。(本報資料照片)

對廣播電視節目握有「生殺大權」的NCC,動輒對新聞報導裁罰,但處罰的標準究竟為何,應該向外界說清楚,講明白,不可黑箱作業應受司法監督,NCC也不能推諉責任,恣意處罰媒體,否則恐造成寒蟬效應,讓新聞自由倒退嚕。

台北高等行政院近2個月針對NCC的判決,揭露了NCC對媒體裁罰的標準及理由,不僅無法讓受處分的媒體信服,連法官都質疑「諮詢會議」內容為何不能公開?且法官查閱後才發現,少數委員的意見竟凌駕多數,裁罰處分充滿爭議。

NCC對外表示,為了擴大公民參與,及廣納社會多元觀點,所以設立諮詢會議,由專家學者及公民團體代表、製播實務工作者擔任諮詢委員,但會議中討論了什麼?如何做成決定?哪些新聞該罰?外界卻不得而知。

少數凌駕多數 NCC竟不理

以中天的「黑衣人入侵校園新聞」遭裁罰案為例,關鍵的諮詢會議紀錄,竟被當成機密資料不准律師閱卷,連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法官也看不下去,強調諮詢會議對媒體裁罰具有關鍵性的決定,應讓遭罰的媒體知悉會議內容。

至於另一爭議裁罰案件,中天新聞台「鳳凰展翅雲」的新聞 ,諮詢會議16名委員中有12人認為不違法,NCC卻置之不理,依另4名委員意見決議開罰,形同少數暴力,更讓外界質疑NCC,是否對特定媒體有針對性考量。

作業遮遮掩掩 應可受公評

自許公正客觀的諮詢會議,如何審查新聞,哪些委員用什麼理由贊成裁罰,又有哪些委員反對,都應該讓受處分的媒體了解,至少可以清楚明白新聞的違失之處,作為改進依循,否則遮遮掩掩的會議紀錄,只是增添人民對政府的不滿及不信任。

廣播電視新聞內容是否涉及違反兒童及少年保護、公序良俗、內容分級或其他違法情節,構成裁罰新聞媒體的理由,這涉及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不是NCC行政機關說了算,應接受公正客觀的司法審查,釐清裁罰是否允當。同樣,司法是正義最後一道防線,法官職司平亭曲直,要顧及兩造當事人權益,不能偏執、偏聽,漠視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