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領導的軍隊,舉槍強迫父女亂倫!衣索比亞人道災難:輪暴、法外處決淪為戰火下的日常

·6 分鐘 (閱讀時間)

衣索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是2019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但在2020年11月,下令政府軍攻向北部提格雷州(Tigray),對掌控當地的「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PLF)發動攻勢,儘管政府軍同月底攻佔首府並宣告勝利,但TPLF拒絕認輸、矢言奮戰到底,外界擔憂戰事恐將轉為經年累月的游擊戰。

如今兩軍交鋒雖暫時平息,但戰火陰霾仍然籠罩提格雷州,逾100萬人流離失所、數萬人逃往鄰國蘇丹,而無力逃離的弱勢族群,更留下難以磨滅的傷口。

英國廣播公司(BBC)引述提格雷州醫師與人權組織說法指出,過去兩個月來,當地有超過200名未滿18歲的少女遭強暴而送醫,大多數加害者身著軍服,禁止被害人向外聲張,因此實際受害人數恐怕遠較官方通報數字為多。

當地在野黨更指控,法外處決與輪暴已成為提格雷州的「日常」,甚至傳出有父親在槍口威脅下被迫與女兒發生性行為的慘痛案例,政府軍侵犯人權的行徑不斷曝光,也令阿比的諾貝爾獎桂冠再度蒙塵。

衣國政府軍在去年11月29日奪下提格雷州首府美克雷(Mekele)的控制權,但安全部隊仍持續對拒絕投降的TPLF成員展開搜捕行動,提格雷州居民指控,政府軍在此期間犯下眾多令人髮指的反人道罪行,但阿比政府全盤否認。

失去右手的18歲女孩

BBC訪問了一名18歲少女,並以匿名形式陳述她的經歷。

由於同住的祖父無法遠行,女孩沒能像其他同學或村民一樣逃至山區,而是與祖父一起留在阿比阿迪鎮(Abiy Addi,距離美克雷東部約96公里)的家中。

她記得,一名穿著軍服的人在12月3日登堂入室,質問祖孫倆提格雷戰士的下落,在搜遍整間房而一無所獲後,軍人命令女孩與祖父躺在床上,並朝四處開槍,「他接著叫祖父和我發生性關係,我的祖父非常憤怒,然後......他們兩個打了起來,」女孩回憶道。

隨後,軍人把她的祖父帶到屋外,朝他的肩膀與大腿開槍,並走回屋內向女孩聲稱她的祖父已經被殺害,「現在沒有人能救你了,把衣服脫下來。」

儘管被揍得天旋地轉,但少女仍激烈掙扎了好幾分鐘不願屈服,軍人甚至憤而對她開槍,「他對我的右手開了三槍、對我的腿也開了三槍。」就在此時,屋外傳出槍響,軍人因此離開;逃過一劫的女孩發現,昏迷不醒的祖父仍然活著。

雖然兩人都身受槍傷,但他們實在太過恐懼,直到兩天後才被鄰國厄利垂亞(Eritrea)的部隊發現。值得注意的是,衣索比亞與厄利垂亞皆否認厄國有涉入提格雷衝突。

衣索比亞瀕臨內戰,圖為前往提格雷州作戰的衣索比亞政府軍(AP)
衣索比亞瀕臨內戰,圖為前往提格雷州作戰的衣索比亞政府軍(AP)

衣索比亞瀕臨內戰,圖為前往提格雷州作戰的衣索比亞政府軍(AP)

雖然祖父的傷勢已恢復,但女孩卻永遠失去右手,如今還住在美克雷的醫院接受治療,右腿依然被石膏包裹。BBC則是從為少女動截肢手術的醫生處,得知了她的慘烈遭遇。

女孩哭訴道,祖父在母親過世後養育她至今,她原本希望在大學攻讀工程,未來從事可以照顧祖父的職業,這場戰爭摧毀了她和許多同學的夢想,祖父則在病床邊安慰著抽泣的少女。

強暴成為戰爭武器

少女的經歷坐實了聯合國特使派坦(Pramila Patten)的擔憂,她曾於1月指出,有「令人不安」的通報指控,「有人在迫在眉睫的暴力威脅下強暴了家庭成員......有些女性被逼用性換取基本物資。」另一名醫療工作者則表示,最近每天都會有5至6名女性因被強暴來到醫院,尋求抗HIV藥物與緊急避孕藥,而這正是觀察衝突中性暴力的指標。

2020年衣索比亞與提格雷自治政駁火衝突,恐將演變為內戰。(AP)
2020年衣索比亞與提格雷自治政駁火衝突,恐將演變為內戰。(AP)

2020年衣索比亞與提格雷自治州駁火衝突。(AP)

要求保持匿名的醫師告訴BBC,醫院收治的案例之中,許多少女的身上遍布瘀傷,有些人甚至慘遭輪暴,還有人被綁架強暴了整整一星期,最後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這裡沒有警察,因此毫無正義可言。」

提格雷女權組織「Yikono」(意為「夠了」)的阿布拉哈(Weyni Abraha)則直指,強暴被政府軍用做武器,「他們是刻意這麼做,目的是要摧殘人民的士氣,威脅他們並讓他們放棄抵抗。」

衣索比亞面積約110萬平方公里(台灣的30倍),人口超過1億(非洲第二),是近年經濟成長最快的開發中國家,但極為複雜的人口型態是一大隱憂。

衣國官方認定的民族多達86個,三大民族奧羅莫族(Oromo)、安哈拉族(Amhara)、提格雷族(Tigrayan)既合作也鬥爭。

提格雷族雖只佔總人口6%,但TPLF是1991年推翻共產主義暴政的主力,以它為核心的「衣索比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EPRDF)曾長期執政28年,2019年12月才被奧羅莫族的阿比掃地出門,族群間的新仇舊恨也埋下提格雷州「地方對抗中央」的隱患。

對於報導內容,甫上任的美克雷臨時市長海爾塞拉西(Atakilty Hailesilasse)反控人權組織援引的數字「嚴重誇大」,衣索比亞國防軍參謀長格拉查(Birhanu Jula Gelalcha)也堅稱:「我們的國防軍不是土匪,我們有道德和交戰守則。」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從伊朗、阿富汗到委內瑞拉 《外交政策》盤點今年全球十大衝突熱點
相關報導》 閻紀宇專欄:逾百萬人流離失所,4萬5000人逃往鄰國 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