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好中國故事 看中共對外宣傳

·4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紐約時報》中文網7月初相當罕見地以「上、中、下」3篇文章,大幅報導及評論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能獲得美國重要媒體這項待遇,趙立堅應該覺得受寵若驚。理由當然是如文章標題所指,趙立堅發出了「戰狼主導的中國外交聲音」。

趙立堅被稱為「戰狼外交官」,他因在「推特」發文指控澳洲士兵殺害阿富汗平民及囚犯,並附上一張漫畫而「一帖成名」。澳洲總理莫里森批評趙立堅此舉「玷汙了中國在世界眼中的形象」。趙立堅應該不會「無的放矢」,但表達的方式卻讓莫里森惱羞成怒。

中共前國務委員戴秉國在他的回憶錄中寫道,「在改革開放以前,中國人對外交往不那麼多,重要的話怎麼對外國人講,周恩來總理都會一五一十地教授給我們。現在情況不同了,不可能有什麼人把講什麼話全都預先教給我們,該講的話要敢於講。」但什麼是該講的話?要敢於如何講?這可是需要幾分火候才能找到答案。

周恩來的確是外交高手。1954年他代表中共出席日內瓦會議,這是中共首次參與的國際會議。周恩來在會中的表現,被西方媒體形容是「一名可以交談的共產黨人」。我認為周恩來的溝通技巧,就在善於「拿捏分寸」,即「硬到不決裂,軟到不喪失立場。」

改革開放40多年後,中共的國際地位已非昔日吳下阿蒙。誠如習近平2014年3月訪問法國時所說「中國這頭獅子已經醒了」;但如何呈現他接下來這句「這是一隻和平的、可親的、文明的獅子」,那就必須擁有哈佛大學教授奈伊所提出的「軟實力」。換言之,中共必須展現對他國的「吸引力」。習近平當然曉得這個道理,他2014年11月在中共中央外事工作會議上指示,「要提升我國軟實力,講好中國故事,做好對外宣傳。」

在國際政治學者眼中,宣傳、外交、經濟和軍事,同被視為國家執行對外政策的工具。共產黨人尤其重視宣傳,不僅透過文字表述,並包含口頭上的「鼓動」。隨著中共外交從「韜光養晦」轉向「有所作為」,北京對於外界刻意炒作中國威脅、對中共體制說三道四,已開始全面反擊。

習近平在中共百年黨慶的「7.1」講話,說到「誰妄想欺負中國,必將碰得頭破血流」,不僅立即贏得全場一片掌聲,還登上微博的熱搜榜,數據顯示點擊量超過1.4億,可見中國大陸人民對習的講話是相當有感的。然而西方媒體的反應卻不是如此,在中共黨慶前夕,美國「皮尤研究中心」公布一項民調顯示,在日本、瑞典、澳洲、南韓和美國,至少約3/4受訪者對中共持負面看法。儘管中共在處理新冠疫情方面得分,但國際聲譽仍落後美國。大多數受訪者選擇與美國,而非與中共,建立更緊密的經濟關係。

中美認知作戰,將反映在雙方長期的戰略競爭當中。中共外長王毅曾表示,中美欲恢復高層對話,「誠意」最重要。美國若想表現誠意,首先必須停止在國際上抹黑中國。我認為王毅的說法「硬中帶軟」,對美國假「反中」之名、行國際宣傳之實深表不滿,但也為中美改善關係,保留了一扇「機會之窗」。

拜登上任後,中美競爭從「單打獨鬥」,改成「拉幫結派」的形式。中共欲改善它的國際形象,就必須防止「中國威脅」變成「中國崛起」的代名詞。所以,講好「中國故事」很重要,因為理直才能氣壯。過去中共曾以自身經驗,對「第三世界」國家提出「反帝」、「反殖民」訴求,收到很好的宣傳效果;現在中共則是以大國身分,爭取國際話語權。「有幾分力量,說幾分話」,此時的宣傳須以實力為後盾,單靠民族主義的宣洩是不夠的。(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