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讓我變成了你想要的樣子

愛的培養皿

撰文/ 今周刊專欄作家  李尚龍

 

那天上午,我坐在電腦邊上,寫著劇本。時而沉思、時而發呆,忽然電話響起,我看到一串熟悉的號碼,卻又沒有存他電話。

滿滿的疑惑,我接了電話,電話那邊一個醉醺醺的聲音:「尚龍……」
我聽出她喝醉了,於是趕緊問:「姐,你誰啊?大白天喝酒。」
電話裡面的聲音忽然變的清楚,她說:「尚龍,三年沒見,你還好嗎?」

電話裡面的那個女生,是我的前女友,現在,在地球另一邊,美國的洛杉磯。她是一個典型的摩羯座女生,平時不說話,我們在一起的時候,經常好個月彼此不打電話,因為每次我打過去,對方不是占線就是沒人接聽。

有時候過了幾個小時,她才打電話過來,跟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問:「找我什麼事情?」

我是個急性子,有事基本上都是打電話,更受不了一條條訊息磨磨唧唧。久而久之,重要的事情,我就不跟她打電話了。

可是,一個人在北京,夜深人靜的時候,總會莫名其妙的想到她,於是,我打開短訊,發給她:「你在幹什麼?」

她回得很快:「在想你。」不知怎麼著,每次電話她都不接,可是短信,她回覆的特別快。

我和她見面的時間很少,久而久之,兩人的關係變成了情感依託,那時她在準備出國的材料,而我除了上課就是備課,兩人都忙。

逐漸,我們都變成了對方的信仰,平時不聯繫,只有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才會跟彼此發上一條短訊。

後來,我們不用短訊了,改成了微信,她從來不跟我朋友圈按讚,自己也從不發朋友圈。一次我問她:「你為什麼不給我按讚?」

她說,以為你想說的,都會直接告訴我。我又問她,那你為什麼不發朋友圈。她說,除了爸媽,我的生活只有你,爸媽每天都能見,而你每天晚上都會跟我說晚安。

我們的愛情,慢慢的變成了柏拉圖的戀愛,甚至有時候見面,連牽手都變成了奢侈。但每天晚上,看到她的晚安我會心安;她告訴我,每天晚上,知道我睡了她會安心。

那時,我在北京一無所有,除了剩下一腔熱血和勇敢的青春,就只有沒命的上課,賺一些錢。

偶爾我會想到我們的未來,可未來畢竟太遠,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上好課去賺微薄的時薪費,那時的想法很簡單,只是希望有一天,憑藉自己的努力,能給她帶來幸福。

後來我才知道,她的父母反對我們在一起,她母親只問了她三個問題:「他買房子了嗎?他買車了嗎?他有北京戶口嗎?」

當知道答案了後,她的母親冷冷的笑了笑,然後告訴她:「不准再交往了。」

她聽話,幾乎不敢跟母親反抗,但又不願意拋棄這段感情,於是不再接我電話,減少了和我見面的次數,可是,那些夜晚,她只能用打字來表達她對我的思念。

其實我能感覺到她家裡的反對,那天是她生日,我問她,你家裡人對我有什麼要求嗎?

她笑著搖搖頭,這是我們談戀愛,又不是他們跟你戀愛,對吧。

那晚的北京很冷,霧霾和黑暗籠罩著這座城市,我看不到前方,就像22歲的我,看不到自己的未來一樣。

我只能依稀看到她的笑容,勉強的觸碰到她的手,昏黃的路燈照著她,很模糊,也很真實。那年她正在讀大三,不知道怎麼化妝的她雙眼皮貼歪了,但她不知道,只是一直笑著,笑的很幸福。

生日快樂。

跟我說分手的時候,是她拿到了美國大學的入學許可的當天,那天,我等著她的微信,等著她跟我說晚安。

兩年不間斷的晚安,我一天結束的標誌已經不再是等到十二點,而是等到她發的晚安。那天,等到的卻是「尚龍,我們分手吧,我們是贏不了未來的。」

看到微信後,我一夜沒睡,因為從那天開始,我開始不知道那天該如何結束。我很想趕緊入睡,希望明天睜眼,這一切只是南柯一夢。可是,連覺都睡不著,哪來的明天。

那時,我已經是個導演,天亮後,我走進片場,忽然覺得心被撕裂,我儘量克制自己不去想這些事情,沉浸在工作中,卻總在安靜的時候,一切都被鬼使神差般的想起,然後摧殘著我的靈魂。

一周後,我們殺青。那天,集體去了一個酒吧喝酒,第一杯後,憋了一周的眼淚「唰」的流下來。

不就是買不起房,不就是買不起車,不就是沒有戶口,為什麼不肯等我一下,隨著我的年齡一天天的增加,這些都會有的,為什麼不肯相信我一次,我能為你賺得這些啊!

就在那天夜裡,我刪掉了她所有的聯繫方式。我開始用瘋狂的工作去彌補內心的洞,那天起,我每天早起逼著自己跑五公里,上完課的晚上接了兩個電視劇劇本的工作,瘋狂的查資料寫作,然後跟江湖上各種人見面談事,考各種各樣的證書。

我不讓自己有休息的時間,害怕自己在安靜的時候,背出了她的電話。

幸運的是,時間,是最好的良藥,一年後,我洗乾淨了所有痛苦,哪怕去了同樣的地方,也不再觸景傷情。

她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已經不是22歲的那個小男孩了。這些年,每天的奮鬥讓我讓我有了足夠的積蓄;彈性的工作讓我有了想走就走的能力;健康的身體能讓我大膽追逐自己想要的生活。接到她的電話,先是有些震驚,但很快,我安靜了下來,聽她講。

「你還好嗎?」
「嗯,挺好的。」
「今天剛回國,就是忽然想到你了,就問你好不好。」
「挺好的。」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其實,就像我們在戀愛的時候,也很少打電話,忽然的一個電話讓我有些不知所措,覺得講什麼都是錯的。

她說:「這些年我有看你的文章,看你寫的電影。」

我說:「謝謝。」
她說:「覺得你過的挺不錯的。」

我笑了笑:「沒有,直到今天,我沒買房子,車子是朋友送的,也沒有北京戶口。我沒有變成你要求的樣子,但是我很開心。」

她苦笑的說,我知道你現在買得起,別記恨了,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

我笑了笑,說,早就過去了,別擔心,我很好。

她說,你好就好,這是我的電話,再聯繫。

接著,她掛了電話。

我打開電腦,繼續寫著劇本,時間一分一秒的走,電腦上的文字一行一行的進行著,很快的,我就忘記了這通電話。

我沒有活成她媽媽要我活的樣子,現在,我有了最寶貴的自由,用一技之長活在這個世界上,雖不是大富大貴,但至少尊嚴、體面著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

那天,寫完劇本,約了幾個哥們兒喝酒,空腹幾杯過後,我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日期,忽然想起:今天,是她的生日。

酒精的作用,讓我忽然想起了三年前,那條街上的我們。

我問她:「你家裡人對我有什麼要求嗎?」

她笑著搖搖頭:「這是我們談戀愛,又不是他們跟你戀愛,對吧。」

我繼續問她:「那你呢?對我有什麼要求。」

她笑的很開心,說:「我希望你每天都努力,有足夠的錢,這樣能更自由;有喜歡的工作能讓你每天開心;更重要的是,有健康的身體,能讓你大膽追逐自己想要的生活。」

想到這裡,我的眼睛充滿了紅血絲,忽然,兩行淚不停的流了下來。

謝謝你,在我的生命裡走過一段路。
謝謝你,離開了我的世界。
謝謝你,讓我變成了你想要的樣子

 

延伸閱讀
越來越虛擬的世界,老派的溫暖總有一天會再流行

 

___________
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