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長廷憶朱高正 不能否定早期貢獻

·2 分鐘 (閱讀時間)
1990年2月13日立法院,左起陳水扁、朱高正、謝長廷。(本報系資料照片,黃子明攝)
1990年2月13日立法院,左起陳水扁、朱高正、謝長廷。(本報系資料照片,黃子明攝)

前立委朱高正先生因大腸癌,昨天病逝。我國駐日代表謝長廷認為,綠色陣營很多人對他看法負面,但不能因他後期的爭議言行而否定他早期的貢獻。

謝長廷在臉書回憶,朱高正在戒嚴時期,曾領導群眾運動,抗議萬年國會,帶動風潮,尤其在民進黨建黨當天。

謝長廷指出,「我們提案變更議程討論建黨時」,有一派人主張太草率,要求先成立一個小組,謹慎籌劃。「當時我和幾位核心同志,內心焦慮不安」,一方面擔心情治人員會衝進會場,一方面擔心好不容易突破情治單位的監控而奇襲,才有這一絲機會,如果錯過就不知要等到何時。

正當兩派相持不下時,朱高正站起來發言,大聲支持當天就建黨,並高呼如有人被捕,就全體退出選舉云云,獲得熱烈掌聲,提案終於通過,這臨門一腳很重要。

謝長廷表示,後來他提議黨名為「民主進步黨」,朱高正反對,建議用「進步民主黨」,理由是「未來還可以分裂出自由民主黨」,坦白説,理論上確是如此。但為趕時間,謝幽默的說「我們今天才建黨就講分裂的事,有點不吉利吧」,全場大笑才把「民主進步黨」的名字給通過。

朱高正自稱是朱熹後代,推崇儒家,但聲稱自己精通康德哲學,謝長廷也自豪「我在日本留學時研究法哲學」,跟他交談較有交集,兩人曾在新文化雜誌第一期對談「新文化運動的起點和路向」,從內文可以看出他的學問底子不錯。

謝長廷回憶,幾年前朱高正來台北辦公室聊天,談到他在中國大陸的生活種種,「我避開政治話題」,跟他談我自創的流體太極,他則打了一套太極拳,相談愉快,不料當時一句再見竟是永別,令人唏噓。祈他一路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