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函/美國學生如何在課堂上認識中國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在學校裡,另一位崇拜達賴喇嘛的美國同事則鼓勵學生研究西藏問題,並邀請帶有明顯政治訴求,展示相關標誌,旗幟和形象的團體來校舉辦西藏「藝術展」,引起一些中國留學生的強烈反彈。

在筆者看來,雖然研究課題的選擇是開放的,但對於並沒有真正掌握中文,只能閱讀英文資料的美國學生來說,貿然進入這個高度政治化的領域意味著只能被英語世界裡固有的偏見引導。

有的中國同事也參與其中,為違背價值中立的取向推波助瀾。一位已經離職的中國同事在設計課程的時候,書面聲稱課程的目的是讓美國學生學習如何對付(cope with)中國,但「cope with」(英文中的定義to deal with and attempt to overcome problems and difficulties)這一短語明顯的負面和對抗意涵,使得一名美國同事聽後也感覺欠妥。

通過多年指導本科生學期和畢業論文,筆者感覺美國學生對古代中國的文化成就和歷史人物更容易產生積極和正面的感受,也幾乎是例行地,每個學期都有學生會對纏足這一現象產生濃厚興趣。在現當代領域,學生則很容易對中國進行苛刻的審視,但也有學生持平甚至欣賞地看待中國。在筆者指導過的畢業論文中,有的學生研究當代中國電影中的女性形象,有的研究毛澤東時代的「黑市」和地下交易,有的研究漢字的歷史,有的研究中國古代的環境問題,也有很大比例的學生研究毛澤東和文化大革命。

一些非歷史專業,也不輔修中國研究的學生,往往是在臨畢業的最後一個學期為了湊足學分而選一門有關中國的課程。一個政治學專業的美國學生曾經上過前述的那位對中國保持對抗心態的日裔學者的,以美國為觀察出發點的課程,但他希望通過上我開的關於中國當代史的課程獲得另一種視角;另一個政治學專業的美國學生則從未上過任何聚焦中國的課程,但出於好奇,希望在畢業以前對中國有所了解;一名在美國出生的第二代華裔男孩學經濟學,但希望通過藉由課程了解自己的父輩曾經經歷過怎樣的中國。

這些選課動機說明,相當一部分美國學生希望通過上課獲得關於中國的更深入的知識和看待中國的另一種視角,特別是在當授課者是華裔的時候。(伍國:美國阿勒格尼自由文理學院歷史系副教授。APAPA俄亥俄提供。待續)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舊金山劫匪破門行搶 華裔女持雙槍防衛
與貝佐斯一起上太空 幸運兒2800萬美元得標
皇家加勒比郵輪首航 全船打疫苗…仍有2乘客確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