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種病毒來襲 疫苗政策要應變

·3 分鐘 (閱讀時間)

面臨快速的新冠病毒變異速度,世衛組織政策要變,各國政策要變,指揮中心的政策也要變。而且變的速度必須超前於病毒,才能從源頭執行控管。千萬不能只會保守的監測國外變種病毒是否入境,這樣只會淪為變種病毒的跟屁蟲,對預防無實質幫助。

病毒的變種來自免疫壓力,自然感染到一定程度就會壓出變種病毒,可以「阻絕病毒擴散」來解決。台灣在去年就是如此,沒有社區疫情就不會出現變種病毒疫情。目前檯面上的變種病毒為英國、南非、巴西、印度都是在大疫情中冒出的變種。

接種疫苗後,疫苗產生的免疫壓力一樣壓得出變種病毒,若在高度流行區域,疫苗、病毒、感染免疫三者共存,更容易壓出變種病毒。英國在打到7成疫苗後又壓出印度變種,就是例子。因此在打疫苗時切忌慢吞吞的,一旦孕育出變種病毒,肯定會讓疫苗減效,厲害的變種還有可能讓疫苗完全失效。所以專家才會要求以三劑疫苗先行湊合,用意在等待二代疫苗。

新冠病毒幾乎半年就變一次,二代疫苗的更新速度也必須半年或一年一次。依據目前世衛組織對疫苗的嚴格審核程度,幾乎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審批出能應付變種病毒的二代疫苗。但世衛是有在因應,目前已公開批判腺病毒載體疫苗以後會退出市場,因為若重複接種腺病毒載體疫苗,已形成的載體抗體會抹煞承載的新冠核酸片段追加產生抗體的能力。西班牙的研究中,二劑AZ的追加效果比不上AZ加BNT就是個最好證明,對於變種病毒混打疫苗也是個可能增加防疫力的選項,指揮中心不要偏狹的排斥。

世衛組織也必須建立一套如流感的疫苗快速審批制度,才能因應病毒的快速變異。流感疫苗因為每年要接種,世衛組織是以查廠合格的方法取代臨床試驗。病毒株每年由世衛核發給查廠合格的廠家,經由世界統一的標準流程製造的疫苗就可販售。這也是世衛因應新冠變種病毒,先由方法學進行宏觀盤整的原因,將來勢必要走向如流感疫苗以流程審核來取代常規臨床試驗的方向,才能應付變局。

在目前能充分應付二代疫苗需求的是RNA疫苗,因為只需在既有的基礎上置換或多加RNA即可。滅活疫苗也有這優勢,就如同流感疫苗一般只需更換病毒就可變成另一個疫苗,多加個病毒株就能成為多價疫苗,都具有應變成為二代疫苗的能力。

此時的國產疫苗同樣也面臨難以進階成二代疫苗的窘境,關鍵也在方法學。次單位蛋白疫苗必須重新找蛋白,重新設計流程純化蛋白,沒有標準化流程可供世衛審核,當然缺乏成為二代疫苗的能力。現在連面對英國變種的三期臨床試驗都在百般推託,就是對自己應變能力的否定,更談不上二代疫苗的應變。

國產新冠疫苗的方法既無法應付現在的英國變種,曠日廢時的研發與審核過程也無法成為二代疫苗的候選人。只能成為在這場賽局中以全民生命當賭注,擺一次爛的玩家。(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