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國安局從軍轉文 陳明通能嗎

施威全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原任陸委會主委陳明通轉任國安局,成為史上第二位文人局長,蔡總統的布局真意為何,媒體只能揣測。人事任命是否人適其所,內部政治、派系爭權常得和國家大局摻雜在一起考量。

2008年時馬英九總統任命賴幸媛當陸委會主委,藍營譁然,齊聲反彈。事後從賴幸媛與大陸交手的專業風格才看出來,馬用賴,因為不想讓國民黨大老們插手大陸政策。賴與社運界淵源頗深,與國民黨毫無關聯,國民黨的三大公九大老無法一通電話打到陸委會,對賴幸媛指指點點;他們在大陸的特權利益,不至於干擾兩岸協商;面對大陸,陸委會可以挺直腰桿。

陳明通的前輩,前國安局長丁渝洲,當年轉入情治界出任軍情局長,更是陸軍內部傾軋的結果。他領軍具智謀,風範受尊崇,為了削除其影響力,丁渝洲身為軍團司令被降調為官校校長,再調為軍情局長,此後出任國安局長、國安會祕書長。陸軍少了一位大將,情治界獲得一把好手。

陳明通任國安局長,其文人背景是否為蔡總統的主要考量,不得而知,但期待陳局長文人治理,與國安局的軍職文化相互激盪,大力改造國安局。

國家9個情治單位的情報都要送到國安局,並接受國安局的統籌指導,作為國家最高情治機關,國安局應該嫻熟財經、產業與科技資訊,有能力蒐集、研析,並預測趨勢。當下中美既合作又競爭,是台灣生存的關鍵課題,國安局必須瞭解,美國牛仔資本主義與中共國家資本主義在各大洲相互衝撞,形塑今日世界格局。國際關係的本質是經濟,早就如此,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美國入侵伊拉克,都是資本主義擴張下的衝突。國安局有如此理解能力者極少,遑論提出未來5年、10年的趨勢判斷。

國安局基層蒐集了前瞻、新穎的情資,長官不懂,只存參,事後才發現其價值,時機已過。類此情事頻發生,證明國安局單位主管們,有人本質學能不足,有行政能力,但沒國際經貿專業。

過去1年多來的國安局,重視幹員們體能、檢查內務,這都沒錯,但不該是優先事項。帶國安局不是帶兵,不需要搞新兵訓練中心那套。台灣役男經歷過新兵訓練者都知道,要捱過那段被操練的日子,生存的方法就是裝白癡。國安局不需要不思考的士兵,反而要藉重弱不禁風的宅男,搖扇子踱方步的鬼才。加上國安局漠視布建工作,重要資訊來源流失,國安局幹員們只能忙著抄網路資訊。當有關鍵情資呈報上去,國安局主管們不懂,只憑藉網路相關訊息來印證,無能判斷情資價值,結果就是不敢採用。

專業技能缺乏,是國安局軍文混雜的結果。國安局甫成立時,軍職升官慢,又有現役最大年限或年齡的規定,軍職人員比文職人員吃虧。後來軍職人員為了自保,希望延續軍職生涯,官缺盡量留給軍職升官用,造成文職人員晉升機會少。這個機制不正常,國安局眾要職,軍官數倍於文官,軍官近親繁殖,山頭派系形成,軍人學長學弟都是自己人,但這些長官們的歷練與智識,很難理解下屬提供的經產特情資。

美國的中情局,英國的MI6,作為一國最高情治單位,都是文人機關,有其道理。情治工作,腦袋重要,體能其次,情治工作不是007電影裡的詹姆士龐德,高空跳傘、尖峰滑雪、躍跳深淵,最後還得與美女周旋,所以體力要好。就算國安工作需要冒險犯難,重點還是在腦袋。

不是軍人不好,是軍事體系的積習拖累了國安局,讓天才也只能裝白癡。丁渝洲就是軍人、優秀的策略家與領導者。軍情局高官龐家均出版了情報札記,批貶歷任情治首長,非常挑剔,但肯定丁渝洲。可見國安局的問題,在領導者,在組成結構。

丁渝洲於國安局長任內研議全面文職化的工作,尚未履行,就離職了。現今的文人局長可以重啟此案,軍人轉文職本就有既定渠道,想進國安局,就先轉文職,所有人員憑專業能力來拚升官,讓最高情治機關脫離軍事體系。(作者為倫敦大學伯貝克法律學校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