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照顧者學會求援! 社區動員助喘息

台北市 / 綜合報導

政府推動的長照2.0,就是要讓長照深入社區,讓照顧者不再一人承擔照顧的壓力。學者說,為了達到這樣的目地,必須積極建設「喘息據點」,像是長兆2.0推動的巷弄長照站,深入社區,幫助照顧者走出戶外,願意主動尋求幫忙,位在新店的北宜社區發展協會,和照顧者就有深厚的連結。然而,學者也建議,政府也必須體會照顧者的心理壓力,做好心理教育,才能讓他們願意主動走出來。

踏著緩慢的腳步,75歲的蔣許玉英,牽著93歲的先生,每天都要到這裡報到,照顧者蔣許玉英VS.先生說:「我自己來,好你自己來。」照顧者蔣許玉英,他一身都是病,眼睛有黃斑,然後耳朵又聽不見,蔣許玉英是家裡主要照顧者,日復一日,老老照顧的重擔,壓力難以想像,照顧者蔣許玉英說:「可能是生病的關係嘛,然後會懷疑人,然後他脾氣不好的時候,他會甩門,就沒辦法睡了,我就來這舒壓。」

許多照顧者像她一樣,揹負對親人的責任感,社會的道德壓力,心裡的內疚,成為一道枷鎖,照顧者蔣許玉英說:「義務,責任,沒辦法,就是中國的傳統。」北宜發展協會理事陳明光說:「換了一種環境,也調節了她的身心,這個我覺得很重要,如果說她,我們沒有這個社區(巷弄長照站)的話,他們整天就待在家裡面了,所以說她把他送來社區呢,對被照顧者跟照顧者,都是很好的事情。」

幸好社區的積極介入,即時接住了她,新店的北宜社區發展協會,利用青潭國小閒置教室,配合長照2.0轉型,成為巷弄長照站,照顧者蔣許玉英說:「你只要2天3天沒來,他馬上就到你家去看,對對對很好。」新北市衛生局高長科科長吳玉鳳說:「以前的一個據點,可能沒有這樣一個專業人力,那我們現在其實對於這樣,只要他在據點的部份有開辦到5天,我們其實會有專業人力,這樣的一個補助,那對於這樣的人力,我們也會在品質上做要求。」

這樣的據點,全台有3169個,然而能像這裡一樣,一到五都開放的並不多,教授建議,人力品質還有地點都要把關,台北護理健康大學長期照護系教授陳正芬說:「有沒有辦法真正,真的連結到這個照顧者身上,我覺得還是回來我們剛剛談到,它跟醫療體系,包括任何可以接觸到照顧者,跟被照顧者,還是需要的,照顧者知道自己有尋求服務的權利。」照顧咖啡館服務員VS.照顧者說:「你好,歡迎歡迎來到我們照顧咖啡館,朋友跟我說,這邊有一個喘息的地方。」

全台各地需要更多喘息空間,像是照顧咖啡館,然而有多少人能夠打開心中的結,走進這個據點,照顧者的心理教育,也是迫切的問題,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教授李玉春說:「你把自己的心胸打開,然後知道說,這個是需要整個家庭,跟整個社會一起來承擔,那第一個剛剛講的,政府的資源,這些服務可以幫助很多。」家庭照顧者總會秘書長陳景寧說:「包括整個社會對於孝順,跟照顧這件事情,好像畫上等號的這個壓力,所以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很多的家庭照顧者,是需要有人跟他談話,然後引導他,一步一步使用資源。」

同樣人口老化嚴重的日本,每年在各地都會發生,照顧者不堪壓力,弒親的悲劇,為了防止照顧殺人,他們連結醫院商家,還有全社區之力,分擔照顧者壓力,台北護理健康大學長期照護系教授陳正芬說:「而且一定要翻轉,大家對長照的觀念,它跟健保一樣,它是你應該要使用,而且政府對於任何的一般戶,都有84%的補助,非常高,也就是鼓勵你,國家已經正式在長照2.0宣布,我國家願意跟你一起使用。」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教授李玉春說:「我們應該是由據點跟長照站的人,更熱心的協助去解決交通接送,以及不知道有這個服務的問題,那先讓他們有機會出到,巷弄長照站跟這個據點,讓他感受一下,當然慢慢比較熟悉,他就會比較願意出來。」

長久以來,政府在長照投入龐大資源,經費更預計增加到600億元,而你我都會老去,身體的功能,也會漸漸退化,這是你我都會需要的長照資源,我們不只要靠政府,也要靠全民動起來,才能打造一個能安養晚年的社會。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