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臉書透明化

彭百顯、吳統雄
·3 分鐘 (閱讀時間)

去年言論自由日,我們在本報呼籲「政府、新聞查核機構、臉書」與人民團體就網路言論問題公開溝通,促成了「唐鳳與全彩對話」,「全彩」是臉書的公共事務論壇,成員有多樣化人民團體,在會中達成3項主要共識:

一、政府與往訪的各人民團體,理念是一致的,即「言論自由、資訊流通、自律優先、平台安全」四項並重。

二、唐鳳政委表明與各平台僅有理念交換,並無實質介入。但唐政委也指出「臉書有演算法不透明」,故與臉書等平台的溝通確有必要。

三、對於是否為假訊息,唐鳳建議以類電子郵件「分匣式」處理,亦即各查核機構認為有疑義的貼文,就送進該機構之文件匣,由使用者決定如何處置。如此各查核機構回歸為評論機構,不致踰越掌生殺之權而可能傷害言論自由。

自2016臉書言論監控緊縮後,5年來我們經由臉書線上管道,提出百次溝通邀請,從未獲得回應。會後我們再請唐政委代轉邀請函超過5次,均無下文。臉書總部去年大格局成立了獨立的全球監察會,唐鳳建議我們改邀請監察會會談,提問如下。

一、臉書現在內容管理不透明,使用者無法得知什麼行為會引起什麼處分?甚至為何在完全沒有任何違規,卻獲得全面性的封禁處分?我們呼籲臉書的演算法應適度透明化。

二、臉書對內容與作者有多種處罰。臉書內部是否存在處罰名單?名單如何產生?且是否變成現代各國都認為違反人權的「預犯」措施?

三、如果達成演算法透明化,各地的內容監管單位有無權力自行改變?當前國際實務上,各國處置並不相同,是否各地自行其事?以後是否應遵守監察會的規畫與判例?

四、臉書當前的內容管理,是否實際創造了許多同溫層、甚至相互仇恨團體,不僅撕裂各個國家社會,也對全球人類形成傷害?應如何避免?

同時計畫會談公開舉行,可惜,監察會雖有回復,經過8度協商說明,最終沒實現。

又逢言論自由日,期望今年繼續再努力,促成「政府、人民、平台」三邊共同展現維護言論自由的具體行動,既然邀請臉書溝通方案一直不能成功,可能必須考慮:號召轉移平台、邀請行政介入、邀請立法公聽、以及最迫不得已的社會運動。

或許有人誤以為臉書是免費的,不能過問,則是忽略了「網路虛擬時代的商業模式」。臉書並非免費,因為使用者付出了「人頭與流量」以及吸引網友來互動的流量,這是臉書主要廣告收入的基礎,也是使用者付的虛擬費用。同理,作者花了知識、經驗、時間所寫的貼文,也是費用,如果原因不明消失,也等於付費而沒有到貨。

迎接社會變遷,我們也必須擴大保護範圍,納入監督像臉書這樣的虛擬服務型商品,是協助平台與使用者共同成長、兩利之舉。(作者彭百顯為國展基金會董事長,吳統雄為大學退休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