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鳳梨走出去 想想美豬怎麼進來

方恩格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大陸宣布暫停台灣鳳梨的進口後,鳳梨已成了台灣媒體這幾周以來的熱門關鍵字,在不少的社群網站上,我們也能看見許多人開心地轉發一些外國駐台機構與台灣鳳梨相關的發文,其中像是美國在台協會到處擺滿鳳梨的照片,和加拿大駐台北貿易辦事處人員跟鳳梨披薩大合照等發文,都在網路上激起了熱切討論。

這幾天在不少節目上或私底下跟朋友聊到這個話題時,我一直呼籲台灣朋友沒有必要對這些發文感到太開心,畢竟光靠外國政府或外國民間組織在臉書發文上寫個關鍵字「鳳梨」或標出「#Freedom Pineapple」這樣的口號,實在不足以解決台灣當前所面臨的貿易危機。

世界上並非每個人每天都在密切關注著台灣與中國之間的發展,當這些人在社交媒體上看到了「#Freedom Pineapple」這樣的關鍵字,他們很可能會以為「#FreePineapple」指的是某地的超市在發送免費的鳳梨。此外,近年來台灣的鳳梨出口有9成是銷到中國大陸,除了中國之外,台灣鳳梨在國際鮮果市場中並不常見,所以當其他國家的人看到了這個鳳梨關鍵字,也不會立刻聯想到台灣。

想要獲得國際間的關注,除了在網路上放一些可愛的圖文之外,台灣還要做些什麼?其實有許多可以喚起國際社會關注的實際行動,例如台灣政府可以考慮以多種外語發送相關資訊、新聞稿給他國,其中可以說明台灣產的鳳梨是如何安全無虞、中國官方的決定是否符合科學的檢驗根據等敘述。

此外,台灣政府也可以考慮推動降低目標出口對象國幾項農產品的進口關稅,換取開發此國市場的一個貿易機會,進而增加鳳梨出口的可能性。

政府同時應該把資源放在將鳳梨銷售給購買可能性較高的國家,最近大家熱烈討論的對象包括澳洲、日本跟新加坡。但這些國家是否真的有實際鳳梨進口需求?以澳洲而言,他們除了本身自產鳳梨,也長期從菲律賓和斯里蘭卡進口大量鳳梨。而早在2005年台鳳公司便宣布要進軍日本市場,但長期以來日本市面上的鳳梨主力都是來自菲律賓。而新加坡則是能以較低的成本從東南亞鄰國進口新鮮鳳梨,如何讓他們捨近求台灣鳳梨?至於美國的難度更高,大部分美國市面上的鳳梨都是來自附近的哥斯大黎加。

這也說明了,台灣政府在推動鳳梨以及其他農產品出口的舉措和目標設定上,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雖然台灣時常被排除在國際組織之外,台灣仍身為亞太經濟合作會議、世界貿易組織、亞洲開發銀行等3個國際間貿易相關重要組織與機構的正式成員,但很可惜,目前我們並未看到台灣利用會員身分,在諸類會議上主動拋球來提出區域貿易障礙的創新解套。以APEC為例,近年來台灣的與會焦點似乎只放在台灣派出的退休企業家、退位政治家能否在這些年度峰會上跟其他國家的領導人拍得上一張照,然後讓他們能放上臉書打卡。

外國駐台協會在臉書上的可愛圖文雖然表達了對台灣鳳梨的支持,但我們並不能期待各國外交官員來幫忙宣傳台灣的產品出口,畢竟宣傳他國產品不在他們的外交工作範圍內。

他們的工作反而是促進自己國家的產品出口來台,美豬議題便是一個好例子。身為美國公民,我認為AIT若真的想表現支持台灣鳳梨的誠意,美國政府應該考慮以買1噸台灣鳳梨來替代1個臉書按讚。

另外,美國也可以用其他更具實際意義的方式來支援台灣對抗鳳梨危機,例如開啟美國與台灣自由貿易協定的對談、派高層級的貿易相關官員來台視察、幫助推動其他國家進行與台灣的貿易合作。

不過目前看來,台灣政府與民眾似乎已經對這些國家的駐台代表處發文打卡上傳的行動感到很滿意了,台灣人似乎比我所想像的更知足。

(作者為美國共和黨海外部前亞太區主席,古達圓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