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利率時代來臨 股神巴菲特怎麼看?

·2 分鐘 (閱讀時間)

如果您想知道超低甚至負利率會對金融市場產生甚麼影響,那你並不孤單。因為沃倫・巴菲特也想知道。明確一點說,他並不感到特別害怕。只是有點煩惱,但絕不吃驚。

隨著美國國債利率創新低 - 10年期美國國債利率跌至0.398% - 許多人擔心負利率(在日本和歐洲已成常態),很快就會降臨到美國人身上。如果真是這樣,那意味著甚麼呢?

三月初,我在奧馬哈的巴郡總部訪問巴菲特時,詢問了有關負利率的問題。

首先,巴菲特承認,擁有超低利率和極度波動利率曲線的債券市場「真的很瘋狂」。但是隨後他明確表示,他和工作夥伴查理・蒙格都沒有任何興趣或相關的專業知識去預測利率走向。

「查理和我專注於已知和重要的事情,」他說。「現在,利率當然很重要,但我們不認為那是可知的。」

巴菲特跟我談論了他的能力範圍:「我的能力範圍不包括由現在開始一日之後、一年之後或五年之後預測利率的能力。在不知道利率走向的情況下,我能如常工作嗎?就像要預測業務會怎樣,股市會怎樣。以上我都做不了。但這並不意味著我不能好好投資。」

「世界上最重要的問題」

至於負利率本身,巴菲特說,這種情況「令人難以置信」。

當我特別問到巴菲特負利率的實際含義是甚麼時,他彷似星戰的尤達「上身」。

「我會說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問題,」這位奧馬哈先知說。「而我並不知道答案。現在,如果我們知道答案了,那將不再是最重要的問題。」

喔⋯⋯

我:「我不喜歡那樣。」

巴菲特:「不,但這是真的。」

我問巴菲特的另一個問題:在這樣的利率環境下,股票投資有沒有發生變化?

「這降低了門檻,」他說:「這就是為甚麼他們(商人、投資者、政府)喜歡降息。它將推高資產價值。」

最後一個問題:「沃倫,負利率會嚇到你嗎?」

「他使我困惑,」巴菲特說。「但他嚇不了我。」

這是一個能給予我們一點點,但不是完全安慰的答案。

撰文:Andy Serwer

內容譯自Yahoo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