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最前線】解封孤兒 暫別夜色打工求生

·1 分鐘 (閱讀時間)
從彰化北上的Maple是台北林森北路一家禮服酒店小姐,靠勤奮坐檯把債還完。她雖後悔到台北、想脫離八大,卻又希望能再上班存錢。
從彰化北上的Maple是台北林森北路一家禮服酒店小姐,靠勤奮坐檯把債還完。她雖後悔到台北、想脫離八大,卻又希望能再上班存錢。

10月6日,上千名酒店從業人員,不懼有色眼光走上街頭,捍衛工作權。這是疫情爆發以來,八大行業發動抗爭,規模最大的一次。壓倒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中央防疫指揮中心宣布八大行業有條件解封,但獨漏酒店、舞廳,北市特殊娛樂工會估計,停業至今光台北市酒店產業就蒸發超過50億元產值。而這群解封孤兒大多也已經5個多月沒有收入。「好像當我們不存在…」一名酒店資深經理激動地說。

網友對八大行業爭取工作權無情地嘲諷。面對長期被歧視,這些酒店從業人員早已不在乎,但他們真的不願意去找別的工作嗎?本刊採訪了3個本來在酒店上班,為了維持生計都已被迫轉業、現形於白天的年輕人。「以前都曬月亮,現在有機會曬太陽…」年輕人沒有太多怨恨,接受了自己的人生。

站工地門口 酒店小姐當保全

一頭染金的短髮,Maple穿著保全制服站在工地門口指揮交通。一輛大車從她身邊駛過,揚起塵土,她碎碎念道:「這不是最危險的,我們還要輪流去開、關每層樓的風扇,有時候甚至要爬過一些鋼筋水泥。」


【到鏡週刊看完整報導】

更多鏡週刊報導
【財經最前線】疫舉成名
【財經最前線】不賺錢也要做 萬華店家自組抗疫團隊拚活路
【群店救艋舺番外篇】不靠政府動員 店家送冰送餐挺醫護接力撐住萬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