販夫走卒也能出頭天 芥川賞得主名利雙收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記者邱祖胤台北16日電)旅日作家李琴峰獲「芥川賞」,長期關注日本文學發展的文學評論家林水福表示,「芥川賞」、「直木賞」名單公布等同日本重大社會事件,販夫走卒得獎也能一夕翻身,成為人人景仰的「先生」,影響力非同小可。

芥川賞全名「芥川龍之介賞」,直木賞全名「直木三十五賞」,二者均由「文藝春秋」雜誌創辦人菊池寬於1935年創辦,以紀念他的兩位作家老友芥川龍之介及植村宗一(筆名直木三十五),前者用來獎勵純文學創作,後者獎勵大眾文學創作,都是頒給新人,一年頒發兩次,得主可獲10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25萬元)及一只紀念懷錶。

芥川賞過去曾捧紅石原慎太郎、松本清張,以及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直木賞得主則包括司馬遼太郎、宮部美幸、東野圭吾等知名作家。

林水福表示,這兩個獎項一開始的威力並不大,直到1955年石原慎太郎以「太陽的季節」獲芥川賞,由於題材創新大膽,隔年就被改拍成電影,「太陽族」成為流行用語,「石原」髮型蔚為風潮,小說引起的話題轟動一時;加上1958年頒給大江健三郎的「飼育」,同樣創造話題,從此這兩個獎的影響力一飛衝天。

林水福提到,100萬日圓獎金並不高,但得獎後卻可以改變作家的人生,他以2010年芥川賞得主西村賢太為例,得獎前只是個打工族,當過碼頭搬運工、酒店門房及警衛,沒有固定收入,得獎後,作品「苦役列車」暢銷19萬本,稿酬、演講及版稅豐厚,年收入來到5000 萬日圓。

2011年的田中慎彌更絕,他是個啃老族,從沒上過班,靠母親供養,得獎後,作品幾個月內就賣出25萬本,成為故鄉「下關」之光,無業遊民成為人人景仰的「先生」(日語,對特定地位人士的尊稱)。

不過,兩個獎項,一個頒給純文學作品,一個頒給大眾文學作品,實則兩者之間的界限愈來愈模糊,林水福表示,1937年就曾發生井伏鱒二的「約翰萬次郎漂流記」原本參加芥川賞,評審卻認為這應屬大眾文學,後來成為直木賞得主;1952年松本清張「某小倉日記傳」原本入圍直木賞,評審卻認為應歸屬純文學創作,最終獲頒芥川賞。

提到李琴峰這次得獎,林水福覺得意義非凡,他說李琴峰在台灣完成大學學業,與之前獲獎的台裔作家以日語為母語的情況不同,加上李琴峰以女同志為素材在日本文壇少見,她對台日文化有相當深入的了解,對文化差異的描寫十分深入,得獎之後能否在日本造成旋風,值得拭目以待。(編輯:陳政偉)110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