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充氣娃娃要躲警察、賣潤滑液先向立委翻桌! 53歲情趣店老闆娘見證 「賣跳蛋罪名比賣淫更嚴重的時代」

蕭婷方
·9 分鐘 (閱讀時間)

198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政治逐漸自由開放,但社會上民風保守,價值觀仍是性道德掛帥,將情趣視為色情,許多產品不能擺在架上賣。 今天在7-11、全家等便利商店隨手可得的保險套,曾有很長時間需要藥商執照才能合法販賣;跳蛋則被列為「淫具」,一被查到就會被以妨害風化罪起訴。連日漸精美、擬真的充氣娃娃,也曾名列政府的禁物清單。 台灣政治解嚴至今30多年,時代風氣日漸開放、道德紅線鬆綁,許多當年難以觸及的違禁品不僅合法販售,還能在網路上隨時公開比價,甚至各式充滿性暗示的促銷,不斷透過螢幕推播到消費者眼前,使實體情趣用品店不敵網路削價競爭,逐一淡出市場。 4月底,位於台南一中隔壁的老牌情趣用品店「鍾愛一生」將謝幕熄燈。 這家店屹立在台南近30年,「啟蒙不少南一中的學子」,如今斑駁店門口懸掛出清特賣的布條。走入10坪左右店面,陳列架上的商品,不難想像當年盛況。 本文隨著老闆娘洪幸枝的視角,帶讀者一窺解嚴後的情趣商品市場。

今年53歲的洪幸枝,個頭嬌小、顧盼生姿,話間透著一股對社會的通達,眾人對她的認識是台南最大家情趣用品店的老闆娘,很難想像她是來自純樸的台南市南化區。

她在甫解嚴的台灣賣起了情趣用品,在刀尖浪口下淘金,背滿妨害風化的各式罪名、多次進出警局,只為扛起前夫的欠下的鉅額賭債、養大一雙子女。

回憶起當年頻繁進出警局的生活,她淡淡地說,只有高風險、才能有高報酬。

▲提起即將關門的「鍾愛一生」分店,洪幸枝充滿不捨。

開張三個月就在女兒面前被捕 賣跳蛋比賣淫罪名更難聽

洪幸枝回憶,當年同業間曾為潤滑液集體北上立法院開會,「連潤滑液也不能賣,說賣了有助強姦犯罪」,同業一聽就跳到桌上大罵,「如果強姦犯還要帶潤滑液,那他就不會想去強姦」。

在幾次激烈談判下,才為潤滑液打開空間。當年,雜誌上比基尼可以穿,但丁字褲、C字褲差點被列妨害風化項目。

「剛開店三個月,警察就上門,因為賣跳蛋我就在4歲女兒面前被帶走」。

洪幸枝說,自己一生因販賣情趣用品出入警局多次,28歲那年,第一次蹲警局、被以「妨害風化」罪名被起訴,就是為了幾顆手指頭大小的跳蛋

洪幸枝對當時筆錄對話還記憶猶新,當年警察還問我「老闆娘,如果有人問你有沒有前科,你要怎麼回答」?她依法回答是妨害風化罪時,還遭到警察數落,當場被糾正,「是妨害風化賣淫具」。

洪幸枝說,當年賣情趣用品有眉角,都要準備一個很大的垃圾桶,將跳蛋等禁品丟在底下、上面鋪著舊報紙,客人有需要就去垃圾桶找,警察來抓,就說那是廠商進貨丟棄的「垃圾」,不算是賣淫具。

她一一細數,吹不熄、低溫的蠟燭,打開沒有火會電人的打火機,手銬、皮鞭,這些都是以「整人玩具」名目販賣;按摩棒做成茄子狀、小黃瓜等造型,「我只是賣了這些玩具,但客人回家怎麼做就是他的自由」。

洪幸枝打趣道,她開的第一間店是「電器行」,賣的大多是裝電池才會動的物品,同一家店的商業登記同時也有成衣店、家用品店與玩具行。

與警察諜對諜 練就一眼看穿「條子」功力

當年業者間對警察查緝有很多「變通方法」,警方慣常以假冒客人上門買違禁品的「釣魚」方式抓人。

洪幸枝提到,當年分店還是從兩位年輕小姐手上頂下來,她們受不了警察天天上門、便衣警察時常暗地蒐證、政府單位時常造訪「抽檢」的生活。

她回憶,就曾有客人上門就說要買跳蛋等違禁品,對方有著整齊短髮,穿著高腰褲與黑色皮鞋與皮帶,氣質一看就是警察。當時她一口咬定自己沒有賣禁品,這位客人還軟磨硬泡,直到自己揭露對方的警察身份。

最後才知道,這位客人是高雄來的警察,特地跑來台南買情趣用品,還有台南警察委託他「順便」購買。

「當年賺錢像流水,一開水龍頭就有,高風險才能有高報酬。」洪幸枝說

講到這裡,洪幸枝的母親洪林秀英在一旁揶揄說,「她(指洪幸枝)賣情趣用品被起訴妨害風化次數太多、累犯太多次不能再被抓,我為了她去警局蹲了兩次,戴上手銬就上警車」。

洪林秀英還說,每年12月警察要結算業績,這時候抓最兇,一次就是罰4萬元。

為「充氣娃娃」合法化讀遍判決書 同業間情意相挺

在封閉社會風氣下,日日與警察鬥智的生意,讓洪幸枝疲於奔命,每日還要應對各式客人,壓力一度大到內分泌失調。

儘管如此,她仍樂觀認為,這個行業還是有光明面,同業間十分團結,會同心協力「對抗警察」。

洪幸枝回憶,以往充氣娃娃不能賣,有段時間警察查抄特別頻繁,同業間風聲鶴唳,每隔兩三天就有人因為充氣娃娃被逮補,自己也被檢察官以妨害風化起訴。

當時,台北已經有相關判例,認為販賣充氣娃娃不觸犯妨害風化罪。她為了拼一口氣,與同業就搭夜車一路北上,輾轉透過同行找到先前判例的法官,並且拿到判決書,開庭時以此向法官自陳清白

▲洪幸枝認為情趣非色情,情趣本意是「先有情、才有趣」,情趣用品只是為男女、夫妻關係添加樂趣。

情趣產業悍姐 拒為200萬元債務賣斷人生

洪幸枝是商場上聞名的「悍女」,與警察、法官鬥智鬥勇,站在店裡的櫃檯前,更是手腕玲瓏,介紹起各式情趣商品來,能讓人快速理解箇中精妙。

不為人知的是,洪幸枝是台灣經濟起飛時期最「典型」的婦女,結婚後多次為丈夫還賭債,一力扛起養兒育女,走入情趣用品產業,全為家計。

「前夫在天公廟前跪著發誓不再賭博,沒多久,法院就寄來賭博罪的起訴書。當晚我就睡在店裡、不曾回家,離婚時身上有前夫200萬的債務。為了兒子監護權,前夫還多要了10萬元。」回憶近30年前,連夜搬家、收拾包袱的日子,她與中透露濃濃的落寞。

近30年前的台南,男婚女嫁仍是難以撼動的價值觀。相貌姣好的洪幸枝,沒多久就有親戚陸續牽線,希望她改嫁「將來有依靠」。曾有人出價200萬,幫她還完身上所有債務,條件是要她將情趣用品店關上,在家安心「相夫教子」。

「我的人生只值200萬嗎?嫁了之後我的人生怎麼算?從此聽命於人、沒有自主權。」最後,頂著母親的埋怨、親戚的不解,她為家計堅持將店開下去。

在民風未開的年代,「單身」女子在令人充滿遐想的產業難以生存,洪幸枝曾遭好友以「下堂婦」的理由斷絕往來。

後來,只要有人問及另一半,她索性回答不在家,直到近幾年才漸為人知她身分證的配偶欄沒有填上人名。說起單身身份帶來的紛擾,洪幸枝僅淡淡地說,「看盡低潮時的各種社會百態,我不說能省麻煩、避免困擾」。

▲這家在台南一中旁的「鍾愛一生」,是洪幸枝經營的情趣用品分店。

風氣開放、削價競爭 傳統情趣用品店4月底熄燈

情趣用品不分年紀、性別皆可能有需求,保守時代即使面臨各種困境,仍是一門「熱」生意。被問起當時生意盛況。洪幸枝笑說,不少人在還沒開店時就來敲門,也有影視歌星在午夜12點店門要拉下的瞬間,溜進來購買。

回憶當時盛況,洪幸枝語中更透露對同業間革命情感的緬懷。她說,以前抓很緊,通路又少,大家都在風險中過日子,彼此雖然競爭、同樣也會聯合抵抗警方查緝,都有「革命情感」,都有默契不會削價競爭,若要打折,也一定是先標上原價,若打折扣是基於店家與顧客的「交情」。

隨著慢慢時代逐漸開放,情趣用品通路增加,也有越來越多人投入情趣用品產業。洪幸枝說,後來的年輕人比較「不守規矩」,時常削價競爭,雖說無奸不成商,也讓開店的利潤驟減。

起家厝四年前收攤 唯一分店4月底也將關門

近幾年,網路電商崛起,不少民眾因價格便宜、隱密性高,轉向網路購買,生意沒像往常一樣好。

洪幸枝說,事業的「起家厝」早在四年前就收攤,自己也轉行求生存,這間小小的分店還能存活,僅為了讓守在這裡超過20年的老母親日常生活有重心,平時能與鄰居、熟客聯絡感情,非為了利潤考量;由於母親最近被檢出罹癌、加上店租實在太貴,才想帶母親回鄉下休養。


更多今周刊文章
美廉社不滿足當「現代柑仔店」 更攜手日商藥妝開複合店、攻外送市場 原來背後算盤是這個
她開台南最大情趣用品店 經營30年看盡人生百態 老闆娘嘆:沒有情、哪來趣?